(阅读)陆城左未央免费大结局 择一城长乐未央完结小说

2020-02-11 15:17

择一城长乐未央

推荐指数:10分

热门好书《择一城长乐未央》由知名作者梨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城左未央,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七年前,陆城高冷地对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地说:“我从来都没有一点点喜欢过你。”七年后,高冷的陆城在她面前再无任何骄傲地乞求:“今生今世,我陆城注定是为未央而生的,我头一回居然是那么感激这个世界,让你能够出现在我身边,救赎我,改变我,创造我。”可是啊,这七年里,她也遇上了一个如她爱陆城一般不求回报爱她的少年,心中的城池成了无边的梦魇,明媚的少年为她而死,只留下心脏还在她的胸膛跳动,直到有一天真相大白,就连一向最自若无畏的陆城也无力回天,他失去了一个为他可生可死的人,而他,居然都不知道。

《择一城长乐未央》 第二章 我妈妈不是小三 免费试读

对方冷笑:“呵,我可没生过你这样一个女儿,能让一个男人为你死,一个男人为你拿出3亿,我可生不出这么祸水的女儿。”

笑容片刻的僵硬,好在她真的已经习惯了,要是放在从前,大概还要和她吵,可是现在却绝对不会了。反正她只是按照规矩来一趟左家,反正只是被不伤皮肉地被讽刺一番,她就可以回到母亲身边看望。

左未央继续微笑着,以至于左郁氏那些早就准备好的难听的话反倒一下子说不出来,愣了一会儿,倒是转过身去自顾自坐了下来。

左郁氏未嫁时叫做郁铃,郁家比左家发家更早,左家于左未央的父亲左君沅一代发家,而郁家却是在郁铃的父亲手里就已经富不可言,所以当年左君沅娶郁铃,为的也不过就是身份地位,事实上,他最爱的,自始至终只有左未央的母亲阮好一人。所以当左君沅终于干出一番事业,不需要再看郁家的脸色,于七年前带回了阮好和她的女儿,郁铃自然恨极了这对母女。

郁铃不理会左未央,但出于规矩,左未央很恭敬地走到郁铃身边,笑着问候:

“奶奶和父亲身体都好吗?”

“托你的福,好得很,不劳挂心。”

“他们是我的亲人,我当然应该挂心。”

“左未央……”郁铃见她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反倒被激出心中怒气,阮好那女人也是这样,什么都不在乎是不是?这样就能让男人爱得死去活来?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不在乎!

“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你不过是左家的一个私生女,还真把自己当成左家人了?你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嫁给陆城做牺牲品,现在你的用处已经没了,还回来干什么!”

左未央语塞,完全没有想到郁铃突如其来的撕破脸,怔了一怔,到底还是选择了隐忍。

“出嫁的女儿回门,这不是应有的规矩吗?即便母亲不喜欢,我也应该等到父亲和哥哥回来,和他们见过一面才能走。”

“你倒是很懂规矩?”郁铃阴阳怪气,朝她冷哼一声,“那你不如回去问问你那个亲妈,做人家的小三,到底算什么规矩?”

“我……我妈妈不是小三……”

说到这里,左未央终于再也忍不下去,郁铃的话太难听,让她无法承受。只是她一向不擅长吵架,很艰难地回击,“爸爸是先爱上妈妈,然后,才不得不和你在一起的……”

“放肆!”

啪的一声,郁铃抬手给了左未央一个巴掌,她身体不好,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而郁铃被戳到痛处,已开始气急败坏的咒骂:

“她不是小三,那你这个野种又是从哪里来的?难道除了左君沅,阮好还有别的男人?看来她前夫头上,戴的可不止一顶绿帽啊!”

“你……你太恶毒了。”

左未央跌在地上喃喃,的确,她妈妈在他们结婚之后,左君沅事业刚有些起色之时被偷偷接到的香港,后来怀上了她,为了让她健全地长大,就回到江南的镇上嫁给了一个姓楚的人,阮好实在太美,哪怕怀着孕也有无数的人愿意娶她,养父待她也视如己出。如果可以,她宁愿继续做那个小镇上平凡的女孩楚未央,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姓左。

所以,违背伦理的是她的存在,不是她妈妈的爱情。郁铃可以骂自己是野种,但是,不能侮辱她的妈妈!

左未央死死咬着嘴唇,恨恨地看着郁铃,而郁铃看见她发怒的样子后颇为得意,就像是一只被打得想咬人的小狗,越是不自量力地龇牙咧嘴起来,就越是让人想要继续欺侮。

冷笑着走过去,缓缓又抬起了手,而左未央眼睛也不眨一下地与她对视,眼看着一个巴掌又即将落下,却听见门口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妈,住手!”

能救她的人回来了!

“哥……”

苍白的左未央扭过头,欣喜地小声叫他。左简萧身边还站着他的妻子谢落,两个人见状匆匆走进来。

郁铃的手就此停在了半空中,不敢落下去,又不肯收回来。

左简萧大步上前,把郁铃的手扭了回去,谢落则俯身将左未央搀起来,很是关心地问她:

“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伤着?”

“我没事,谢谢嫂子。”左未央低着头站起来,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她又让哥哥看到了自己和她母亲不愉快的样子,又一次成为他们母子之间的矛盾。

而郁铃中途被打断,很是不服,冷硬道:“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未央今天回家,我和父亲又怎么放心她和你单独见面?”

“那她呢?”

郁铃瞥了谢落一眼,态度也不怎么好看,丝毫不比看左未央的时候少一点嫌弃。

谢落自行上前,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是简萧的妻子,当然是跟着他一起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和我过不去是不是!”

郁铃愈发生气,什么儿媳妇?不就是她那个样样都和自己抢的表妹郁锦的女儿。为了她简萧居然还和自己作对,现在讨厌的人更是抱成了团,他们一个个,阮好,左未央,谢落,郁锦,全都和自己过不去!

郁铃越想越不平衡,她才应该是郁家最有脸面的女儿,应该是丈夫最爱的女人,凭什么样样都被人抢走?

羞愤之下顿时失去了一切大家闺秀的自持,首当其冲把最软弱的左未央当成了泄愤的目标。

“你这个祸水!简萧,这对母女分明就是来破坏我们的家的,你怎么还把她当成你妹妹!”

“她是父亲的女儿,自然就是我的妹妹。”见郁铃又欲向左未央动手,左简萧这回直接扼住了她的手。“倒是您,这么做……只会越来越让人厌恶而已。”

“你说什么?”

郁铃气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到头来就得到这么一句话?

而趁此机会,谢落连忙提醒左未央:

“未央,快走,这里有你哥呢。”

左未央一愣,便往门口走,一边走还一边道歉: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谢落笑得像看一个孩子,冲她眨眨眼:

“说什么傻话?快走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