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颜初瑶颜赢小说名字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章节试读

2020-02-11 06:21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

推荐指数:10分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颜初瑶颜赢,由度寒最新创作,目前正在连载中。从出生起,我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的父亲是颜曦,燕国开国最伟大的皇帝,他凭借一己之力攻下周边六国,大统天下——接着,很卑鄙无耻的诈死落跑,带着我的母亲消失无影踪,和我玩起了无休止的追赶游戏,并以此……

《穿越沦为皇宠:倾城帝妃》 第15章 冷妃VS宠妃 免费试读

愁眉不展的正副两名侍卫头一瞧见侧妃娘娘还是被惊动走了出来,两颗脑袋瓜子瞬间就胀痛起来。皇上可是反复吩咐过,绝对要护好侧妃娘娘,在紫霞宫内娘娘不出去还好办,他们拼死阻止住外边的人进来也就罢了。

可是,如果是侧妃娘娘自己要出去呢?他们有几个胆子拦啊。

女人vs女人,正妃vs侧妃,冷妃vs宠妃。

这样的巅峰对决,哪怕光是用想的,也冷汗淋漓,浑身的不自在。

他们几个夹在中间的侍卫是两头不落好啊,若是紫霞宫的这位娘娘和来者不善的吉妃娘娘一样难缠,没有和女人相处经验的侍卫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要她们杠上对掐?开玩笑,损伤了哪个,黑锅都得他们来背。

吉妃娘娘不好惹,难倒这位独获龙恩的紫霞宫娘娘,就会是个好说话的主子么?

可不让她们见面,就凭几个内侍营的小小参将,能做得到吗?

“侍卫大哥,眉头别拧那么紧,皱纹都出来咯。”温若若浅浅轻笑,生动的颜色窘的正副两个侍卫头一起垂下高傲的脑袋,心脏噗通噗通跳不停。

她也不介意别人害羞,压低了声音凑到门前,用巨大的石雕挡去身形,从门板之间的缝隙往出张望,“本宫瞧瞧就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一句话就像暖阳似的射入侍卫们阴霾的心,好想哭,好感动,总算碰到个温柔善良好说话的娘娘了。

奇异的审美观

门缝虽狭窄,却也不至于把人看扁了。温若若的目光最终落在了站在奴才最前边的一个矮胖女子身上,她穿着与若若类似的宫装,只不过更加复杂华丽,圆圆的脸倒是有几分可爱,只不过她头顶上繁复的发型彻底破坏了气质,就连属于她自己的那一份特别都掩盖了去。

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掐着腰瞪圆眼,泼辣又放肆。

若若总是习惯性的忘记她此时的容貌看起来比别人还要小一些,摇摇头,略显老气横秋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吉妃娘娘,本宫还以为至少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人,哪想却还是未成年的孩子,这老皇帝真是造孽,这么小的孩子也沾,他就不怕老牛吃嫩草,咯掉了牙齿吗?”

正副两名侍卫头离的较远,没听明白她含糊不清的嘟囔。

福喜就跟在身旁,再加上几年的相处早就习惯了若若颠三倒四的说话方式,所以听的非常清楚。她脸上立时现出很奇怪的表情,不明白为何在侧妃娘娘口中,年少英俊的帝王总是被称作老皇帝,日冕帝从头到脚的看过来,哪里能称得上‘老’呢?

还不等福喜想好词儿帮主子辩解,若若忽然捂住嘴喃喃道,“吉妃的妆若是画的淡一些就好咯,腮红只是起衬托肤色的作用,她却用来当底粉涂,两腮红的跟猴儿屁股一样,明明唇形很饱满圆润,也弄的‘血淋淋’,啧啧啧,她这是怎么养成的审美观呐?这个样子也敢出门,不怕吓着别人?”

福喜搭眼一瞧,没觉得意外,宫里大多数娘娘都是这样子的,她们拥有内务府每月送来的足额的胭脂水粉,所以可以尽情的往脸上涂抹,倒是那些服侍的宫娥,个个素颜,不是说不想画上去,实在是分到手的胭脂太少了,哪里敢如此浪费呢。

皇家未免也太不挑了

温若若把头收回来,掩不住失望。

在她的尝试之中,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三千佳丽应当个顶个的绝美,环肥燕瘦风格不一才对。

那可是全国人民海选出来的‘超级女生’啊,即便是矬子里拔大个,也轮不到吉妃这样的容貌能入宫吧。

若若也明白有时候甄选后宫的宫妃们,看中的更多是家族的实力,说白了就是政治联姻,强强联合,把皇帝和大臣们紧紧地拴在一条船上,同舟共济,一起把国家治理好。

可如果连吉妃这种相貌也能入宫,那皇家未免也太不挑了。

还有掐着腰骂人,不带脏字的咄咄逼人,这种脾性她是怎么在后宫立住脚的呢?

上一世少的可怜的宫廷剧经验被彻底推翻,若若忽然醒悟,原来千年后的现代人所了解的古代也不过是在yy而已,真实的历史是怎般模样,也只有像她这种莫名其妙穿越而来的人才瞧的最清楚。

假如以后真的有机会回去,她可以出本书,名字嘛,就叫做《我在古代当侧妃的日子》。

越想越好笑,若若斜靠着墙壁缓缓蹲下来,小拳头塞进嘴里,堵住爆笑的欲望。

正副侍卫担忧的偷望着她,心说这位紫霞宫侧妃娘娘是被吓着了?怎么反应如此奇怪,垂着头,碎发遮去眼眸,身子还微微的发着抖,她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啊?

福喜颇为不满,这两个侍卫头还真不懂规矩,侧妃娘娘的娇容也是他们可以直视的?重重咳了一声,提醒他们注意场合分寸,紫霞宫是什么地方,岂是可以放肆的。她走到若若身旁,身子隔离开外人的眸光,搀扶起了主子,“娘娘,您想看的也都看到了,咱们回去吧。”

这回温若若没有拒绝,任由福喜搀扶着,头像折了似的贴在胸口,她是不敢抬头,就怕被旁人瞧见了合不上的唇瓣正放肆的笑着。

撞个脸对脸

原来当皇帝,也不是世人想象之中那么美好的。

正副侍卫头刚要松了口气,忽然紫霞宫门外传来一声怒吼,“好大胆的奴才,居然敢非礼本宫,来人啊,拿下!”

伴随着话音戛然而止,二十几个小太监一涌而上,不管不顾的奔着四名堵门的侍卫冲上来,拉扯厮打的最终目的是把他们都推移开,让出一条路来,供吉妃和一群趾高气昂的宫娥们通过。

都已经再紫霞宫的门前耽搁了这么久,若最终的结果还是不得其门而入,怎么来就怎么灰溜溜的回去,她吉妃娘娘以后还怎么在宫里混,说出去的话,竟是连一个小小的侧妃都压制不住吗?

她与侍卫争执期间,身边就有小太监悄悄的溜回去搬救兵,身强力壮的太监多叫来几个,靠人海战术愣是把四个武艺高强的侍卫推到门旁。

而温若若就因为晚走了半步,正好被趾高气昂的跨进紫霞宫门槛的吉妃撞个脸对脸。

尴尬,寂静无声,不管是主子还是奴才,全部愣在原地。

吉妃一眼就望见这个高出自己一头的女子身上穿的正是侧妃宫装,这么说,她就是把皇帝哥哥勾引的神魂颠倒的***了?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不就是个子稍微高了些,看起来也比她年轻了些,其他的地方也瞧不出特别诱人的颜色,想到这儿,吉妃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入云的高耸把温若若刚刚孕育出来的‘小笼包’比下去,心里不舒服的感觉也随之淡了许多。

她并不比这个女人差的,众人有目共睹。

“娘娘,您该向吉妃行礼问安。”福喜瞧见若若愣神,立即悄无声息的贴上去,以两人能听见的音量在她身后用极快的语速提醒。

还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一切按照规矩来,可千万不能留下诟病,让对方能顺着侧妃娘娘的疏忽,顺杆爬上来找麻烦。

温若若的大眼睛咕噜噜转了几圈,笑眯眯的冲着吉妃福了福,“吉妃娘娘有礼了,紫霞宫拜见。”

忠心的福喜

吉妃撞破了若若的躲闪,讽刺的撇了撇嘴,“侧妃妹妹不必多礼,你是皇帝哥哥的枕边人心头肉,本宫虽然是正妃,略比你高一些,但可担不起你这一拜。”

言毕,也不去看若若的表情,头一昂,款腰扭臀地慢慢向紫霞宫正厅而去,她身后那些个侍候的宫娥立即跟上,谁也没多说半句客气话,喧宾夺主的本事已经练至登峰造极之境,就连若若自己都在努力的回想,这紫霞宫到底是谁的地盘呢?

福喜气呼呼的打抱不平,“娘娘别怕,奴婢这就派人去求见皇上,等会有她哭的时候。”

温若若本来真没把吉妃当回事,她过来逞逞威风,说几句孬话,只要不搭理,等她觉得没趣自然会想离开。

若是福喜真的把若若避之唯恐不及的老皇帝给找来,那才是个天大的麻烦,和吉妃站在一起,若若超有自信,老皇帝肯定会立时发觉什么是真正的女性美,万一被能她父亲或者爷爷的男人缠上了,还甩不掉踢不开的,到时候哭都找不到调啦。

扯住埃喜的手臂,若若放缓表情,柔声柔起的说,“陛下日理万机,光是朝廷大事就够他忙的了,这种女人之间的小问题就不要打扰他老人家,本宫自己可以搞定。”

最好那老皇帝早日操劳过度,以身殉国,她会快乐的扬起小手绢欢送他龙驭归天,到极乐世界吃香喝辣大享齐人之福。

福喜刚想答话,吉妃的宫娥没好气的小碎步跑了出来,不阴不阳的说,“侧妃娘娘,难倒您又想让吉妃娘娘再候着半个时辰吗?哼,她在宫中的地位比您可高出不只一阶,这事儿说出去,到了皇上那里打官司您也占不到理。”

若若还没动怒,把个护主的福喜手都气颤了,牙尖嘴利的小***,竟敢这么和主子说话。

“行了,知道了,福喜啊,快去准备香茶招待吉妃娘娘。”再不把福喜支走,她可就要爆发了,里边那位毕竟是皇帝的女人,若若不想让忠心的福喜受牵连,让吉妃能找到机会朝她身边亲近的人撒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