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辟方夏青小说全文阅读-应辟方夏青小说章节阅读

2020-02-11 06:21

应辟方夏青小说全文阅读就在本文学。应辟方夏青是吕_高_所著小说《妻临侯门》中的主人公。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小说试读:云锦依旧低着头,一身子的恭敬状态,仿佛没说过那句话似的。

妻临侯门
推荐指数:★★★★★
>>《妻临侯门》在线阅读>>

《妻临侯门》精选章节

“我能想见什么人?又应该说些什么?”应辟方讥讽的看了眼封轩便收回了目光:“不知道瑞王所指什么?”

封轩看向夏青,挑挑眉:“没什么。”

“不值得去付出的人和事,本王只会弃了。”应辟方说完,转身离去。

封轩嘴角微扬,眼底是说不出的欣喜。

夏青神情淡然,仿佛没有听到应辟方说了什么,只是陪着铃凤公主离开。就在她们离开了封家父子的视线之后,铃凤公主突然道:“我累了,也该去歇会了,夏青姐姐,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你也回去休息吧。云锦,你送姐姐回她的住处吧。”

“是。”贴身侍卫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回去。”夏青淡淡一笑。

“那不行,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她打了个哈欠道:“好了,我先走了。”说着转身离开。

夏青朝着原路返回,但她走得并不快,慢悠悠的,越来越炽的烈日对她来说仿佛没什么影响,直到她走到方才应辟方所站的位置,突然停住步伐,一会,才又继续走。

“夏青夫人倒是好兴致。”那侍卫云锦突然开口,他的声音颇为沙哑,就像是车轮子辗过那细沙般。

他叫她夏青夫人,那便是认得她,夏青转身看了他一眼:“有兴致不好吗?”

云锦的这张脸看不出喜怒,看不出年纪,也看不到他的目光,他虽在说话,却一直低着头,垂着眼帘:“这个时候,夫人还有这样的兴致,却不知封城的老百姓早已把夫人说成了个十足的坏人。”

“什么?”

“想来夫人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封城的百姓说我什么了?”夏青好奇的道。

云锦没再说什么。

“云锦?”

至始至终,云锦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直到护送到她进了殿,夏青一进殿内,就见一名年约四五十的嬷嬷在里面清扫着,见到她来,那嬷嬷赶紧过来行礼:“奴婢是夫人派来服侍青主子的。”

夏青点点头:“你叫什么?”

“奴婢姓董。”

“董嬷嬷,日后就麻烦你了。”夏青淡淡一笑,转身正要让云锦回去,可背后,哪还有云锦这个人。

此时,一名丫头走了进来禀道:“夏青姑娘,我家小姐邀请姑娘下午一同江上乏舟清凉过夏。”

“江上乏舟?”这个倒是新奇了。

“是。姑娘肯定不知道咱们封城大殿山顶是一口天池吧?”这婢女说。

“这山上吗?听过海,听过大湖,倒还真没见过在山上的天池,”夏青亦笑说:“回去告诉庄小姐,说我一定前去。”

直到这婢女离开后,夏青对着董嬷嬷道:“你去趟公主那,就说封城第一富商的庄小姐邀请我和公主共去天池泛舟乘凉。”

“是。”董嬷嬷离开。

就在董嬷嬷离开后,那离去的侍卫云锦突然又出现在了殿门口,他抬眸望着里面夏青沉思的背影,那是一双复杂的黑眸,也是冰冷的,这份冰冷中夹杂着恼怒,痛恨,懊恼,更有着一份深深的挣扎,最终,他又垂下了眼帘,消失在原地。

庄清柔在看到夏青身边的铃凤时,神情僵了下,似没料到夏青会将公主也叫来,下一刻,便热情的迎了上去。

然而铃凤却是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对庄清柔可说连理会一下也没,就连夏青也看得目不转晴,那是一个诺大的湖,合着那蓝天,都不知道是湖印了蓝天,还是那蓝天本就是在湖里的,湖面很平静,如镜子般,又是那般清澈见底,都不忍心去碰一下。

“好美啊——老城主实在是太会享受了,难怪封家先辈们将宫殿修建在这山里,原来上面有这么宝贝的大湖啊。”铃凤开心的像个稚子般,看向庄清柔:“喂,船呢?”

“在那。”庄清柔僵笑着指了指一边,一条二层木楼的小船正停靠在岸边。

铃凤开心的喊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吧。”

“是少主。”有婢女喊道:“少主来了。”

夏青转身望去,果然,就见着封轩在几个侍卫的拥簇之下走来,蓝天之下,他一身青玄长袍,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沉稳许多。

庄清柔迎了上去,温柔的道:“你怎么来了?手伤好了吗?”

“没事了。”封轩淡淡一笑,走近夏青。

“你受伤了?”夏青看向他的二只手,果然,在左手上看到一片被烫伤的痕迹,不禁拉过他的手细看,封轩的手背面很白晰,正面却布满了茧,可见平常是常在练功的。

就在夏青执起封轩的手时,铃凤公主偷看了眼一直跟在身边不起眼的那侍卫云锦,当看到云锦眼底那冰冷如寒潭的森意时,俏皮的吐了吐舌。

“没事,侍女不小心将水倒在我手上而已。”封轩无所谓的笑笑,阳光投射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灿烂。

却听得庄清柔过来道:“怎么会没事呢?都红了一片呢,我命人给你送去的药膏抹了没?”

“抹了。”

庄清柔噗嗤一笑:“轩轩,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你身上经常会有小伤,每次受伤了又不敢跟夫人说,就偷偷让我给你上药的事吗?”

说到这个,封轩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怎么会忘了呢?小时候,可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身上会留下不少的疤痕。”

庄清柔笑得更温柔了:“我们是朋友,应该的。”

一侍卫突然说了声:“少主,你快看,是大公子。”

夏青顺着侍卫所指,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着藏青长袍的年长男子站着,国字脸,与封轩的俊美相比,他更像封城主,显得粗犷,不过身上却并没有封城主的豪爽,略微阴沉,他朝这边看了一会,转身离开。

“轩轩,”庄清柔紧张的走进封轩身边:“他是不是又对你出手了?”

封轩摇摇头:“他不敢。”

想了想,庄清柔突然对着夏青道:“夏姑娘,你可千万别去惹那个男人,要不然会给轩轩惹来祸事。”

铃凤身后的云锦拧了拧眉,看向夏青,却听得夏青一声:“哦。”

哦?庄清柔脸色微僵。

铃凤倒是没憋住:“夏青姐能惹什么事啊?什么叫会给封轩惹来祸事?你怎么讲话的?”

“公主恕罪,”庄清柔似被吓了一跳,朝着封轩这边挪动了小步,“清柔只是担心轩轩,并没有别的意思。”

铃凤怔了下,随即眼底多了丝厌烦,她记得那贵妃刚进宫那会跟这庄清柔简直一模一样,一副怯生生的模样惹人怜,她那时就是被她那表相蒙骗了,如今一看到这种女人,只叫她作恶。

显然,这个庄清柔也应该是这种人了。

见到铃凤眼底的厌恶,庄清柔委屈的看向封轩:“轩轩,你快帮我向公主解释,我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担心夏青不知道你在这里的事才说的。”

“我知道。”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到的青梅,封轩自然是信任的,便对着铃凤道:“公主,清柔是个单纯的女子,并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我能往心里去什么?”铃凤瘪瘪嘴,心里却暗付:又一个被女人外表蒙骗的男人:“只要夏青姐姐无所谓就好了。”

见所有人的目光突然转到她身上,夏青淡淡一笑:“只要别人不来惹我,我又怎会惹出麻烦来呢?”她的目光望着庄清柔依偎在封轩身边的模样,对于她的依靠,封轩并没有推开,似乎习以为常了,青梅竹马的情谊,连男女之忌讳也可以不用在意。

“别说了。”封轩拉过夏青就开心的朝船中走去:“今天是出来玩的,开开心心最好。”

云锦的目光在封轩的手拉上夏青时闪过一丝阴郁,但很快消失,只是跟着铃凤公主走向那那只船,可目光却始终粘胶在那二只牵在一起的手上。

然而,就在几人要登上船时,一侍卫匆匆跑来禀道:“少主,庄姑娘的父母来了。”

庄清柔脸上一喜:“他们怎么来了?”

“好像是来谈您和少主的婚事的。”那侍卫禀完就离开。

“婚事?”封轩讶异。

就见庄清柔跺跺脚,脸色已经绯红了:“长辈真是乱来。”说着,便朝山下走去。

封轩这回却是急急看向夏青:“青,你别误会,这是长辈们擅作主张,我和清柔只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我知道。”夏青笑笑。

“真的?”

夏青点点头。

“那就好,你和公主先游船,我去跟父母说清楚这件事。”封轩说完便急急离开,离开时,他突然转身看了眼侍卫云锦,不过后者低垂着脸,什么也看不到。

封轩和庄清柔一走,铃凤就对着夏青道:“夏青姐姐,我看这个庄清柔不是省油的灯,你要小心她才好。”

夏青看着铃凤笑了笑。

“你笑什么?”

“你方才突然间这般生气,倒把她吓了一跳。”这个公主,虽是公主,这性子还真是暴烈,夏青没想到铃凤的性子是这般的直白。

一旁的云锦突然开口:“真是吓了一跳,还是装模作样,你看清了吗?”

夏青与铃凤同时看向他,云锦依旧低着头,一身子的恭敬状态,仿佛没说过那句话似的。

“夏青姐,你真喜欢封轩吗?”铃凤突然问。

同时,云锦也抬起了头看向她。

“他不值得我喜欢吗?”夏青反问。

“他哪里值得你喜欢了?”

夏青想了想:“至少他现在对我挺好的,也不会为了别的事而牺牲我,就算他要一些东西,但也不会选择用伤害来换取。因为我在他心里。”

随着夏青每说一句话,云锦的面色就黑一分,他看向封轩消失的方向,眼底已多了无数的小箭。

“夏青姐,你别怪我多嘴问,那瑾王呢?你真的忘得了他吗?”铃凤好奇的问道。

夏青想也没想,很自然的回道:“不会忘,不用在意就是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