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上岸

2020-05-31 15:05

夏禾握着手机的手,顿了下,头昏脑涨,心里有点烦躁,没理会苏烟儿的话。

起身站起来对众人说。

“中午了,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余光扫到陆司岸还坐在那,懒散的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真是闲,半天都不用去公司。

她连拒绝任务都不能,这就是差距。

夏禾收拾好东西,背起包,打算离开。

片方客气道,“一起吃个饭再走吧,这马上就到饭点了。”

夏禾摇头,“不用了,我回去赶稿,尽快把图发给你们。”

语毕,就直接走了。

……

出来的瞬间,她以为陆司岸会像偶像剧中的男主角一样追出来。

在启动车子之前,她一直有所期待。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

陆司岸没有出来,她的期许也很可笑。

鼻子有点酸,夏禾吸了吸鼻子,感冒还挺严重,酸的人想哭。

……

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车回了公司。

一下午,全身心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设计图上。

直到夜色初上,到了下班时间。

抬头时,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个人。

电脑放到包里,拿起手机,屏幕上什么都没有。

外面灯火璀璨,她忽然觉得有些孤单,心口空空的。

……

开车在纷繁的城市转了一圈又一圈,她摸出手机给自己闺蜜打电话。

“出来吃饭。”

许荔惊讶,“啊?”

“来不来?”

“来,告诉我地址。”

“就经常去的那家湘菜馆吧。”

许荔到包间时,看到桌子上的菜品时,打趣道,“谁欺负你了?心情这么差?”

夏禾双目无神,给自己倒酒,“没有。”

许荔坐到她身侧,“我还不了解你?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出血请我吃饭,照今天这桌的豪华程度……”许荔啧啧两声,“你被谁欺负的这么狠?”

的确,夏禾心情很差,一下午就算是注意力全部在工作,仍觉得心口闷疼。

实在是堵的难受,加上生病,整个人很脆弱。

话未出口,眼泪先流了下来。

许荔见她哭了,忙将她揽在怀里,抽纸给她擦眼泪,“怎么了?怎么了??陆渣男欺负的?”

夏禾彻底崩溃。

初时还能克制的泪,顿时如狂风暴雨,席卷而来。

就连渣男和绿茶同时背叛,她都没哭的这么狠过。

许荔慌了,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抚,“不哭了,小禾,咱不哭,你不说过,这世间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

夏禾不说话,只觉得心底的疼更浓。

或许,他比生死更重?

怪不得,会有生死相许这句话。

蚀骨焚心入灵魂,便让人所有感官麻木,死还有什么可怕。

夏禾端起酒杯,“陪我喝酒吧。”

……

深夜,两个女孩子你一杯我一杯,扬言不醉不归。

最后,如她们所言,醉趴下了。

在包间睡了半小时,夏禾被冻醒。

揉了揉发疼的头,推了推身侧的许荔,见她没反应。

夏禾拿手机找代驾。

代驾还没来,她想吐,先起身去了洗手间。

冷水扑在脸上她清醒了几分,扶着墙壁,缓缓回包间。

“夏禾。”

迎面有人扶住她,夏禾一抬眸,顿时僵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