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重生之娇妻倾城

2020-05-30 21:03

薄沐靳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动了动唇,冷声道:“撒手。”

孟晚吐了吐舌头,从他身上起开:“嘿嘿,三爷,你再考虑下嘛。我告诉你哦,过了我这个村,下面……还都是我的店!”

薄沐靳转过轮椅,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孟晚跟在他身旁,还在喋喋不休着。

不多时。

回到家里的孟晚,忽地想到了自己还没拿回来的相机,虽说相机已经没用了,而且藏的地方也不会被轻易发现。

但拿不回来,可是要赔钱的啊!

想到这儿,她肉疼了几秒。但转念又记起来薄沐靳给自己的那张卡,顿时又眉开眼笑起来。

薄沐靳他也太好了吧。

外界那些风传薄沐靳狠戾无情如同阎王的人,怕不是都眼瞎了。孟晚在心里腹诽道。

“哎……话说,他怎么都不在这儿睡了?”洗漱完躺在床上的孟晚,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她眉头皱了皱:“不行,分房睡也太不利于我们增进感情了。”

今天被薄沐靳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孟晚,这会儿,已经在心底重新制定了面对薄沐靳的方案。

那就是,以身相许。

“嗯,查清楚她的一切。”最东头的卧室里,薄沐靳刚结束完通话,就听见门口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敲门声里还夹杂着那个吵了他一晚上的女音:“三爷!我来给你暖床啦。开下门哦。”

薄沐靳眼神沉了沉,坐在轮椅上一动未动。

“哎,你睡了?”门外,孟晚歪了下脑袋,有些困惑:“睡这么早的么?”

她在门口犹豫着站了半天,最后,骚扰薄沐靳未果,只能抱着一怀的被子,再次回了自己的房。

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走远,薄沐靳的目光,终于从门口处收回。

他仰头喝下多年来赖以生存的白色药片,在剧烈的副作用反应里,冷静的想着——

岑欢,既然你非要闯到我的世界来,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风平浪静的过了两日。

这天,孟晚一大早的就出了门。

她穿着一袭黑衣,脸色清冷的走着,目的地,是一场葬礼。

一场,属于她前世的葬礼。

孟氏集团虽然不是显赫如薄氏,但在本市,也有些分量。

所以,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各路名流权贵,都被邀请来此。

沈厉霆跟孟灵都穿着黑衣带着黑纱,面容看起来很是悲痛招待着客人。

孟晚悄悄的靠近,然后趁着场上人多事杂,拿着拷贝出来的一张u盘,去了放映室。

在喧嚣了许久后,沈厉霆站到了高台上开始演讲起了对亡妻孟晚的追念。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大屏幕也放映出了孟晚生前的一些映象。

“我很思念我的妻子,在她走后,我不止一次的痛恨上天,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沈厉霆语气悲切,听的场下有些感性的人,甚至都忍不住红了眼圈。

可就在悲伤的气氛,被渲染到到最浓时,忽地,身后的大屏幕,场景换了!

一间灯光明亮的房间里,出现了两道纠缠的身影。

“厉霆……你什么时候会娶我?”

“你姐后天就要下葬……不合适。”

“乖,放心,我会娶你。”

随着这些话落下,那对纠缠的人,更不堪的在疯狂欢爱着。

葬礼上所有人都看呆了。

妻子骨灰未葬,丈夫却跟妻子的亲妹妹上了床!

而且看那样子,明显是早就在一起了。

顿时,回过神来的宾客一阵喧哗,有生前跟孟晚交好的,这会儿更是气的指着沈厉霆骂。

沈厉霆早在屏幕出错的时候,就急急的按了关机键。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键像失灵了一样,怎么按都没有用。

后面那大尺度的欢爱,当场直播着。

沈厉霆慌的浑身都出了一身汗,他张嘴,大声的解释着:“误会,不是误会,这些都不是真的,是有人在陷害我们。”

可他的解释,在后面大屏幕上那些场景的衬托下,苍白又可笑。

孟灵看着眼前那些对她指指点点的人,脸色发白,身子摇摇欲坠。

“不……”孟灵捂着耳朵,不想再听这些无孔不入钻入她脑海的辱骂声。

场上乱作了一片,指责声,辱骂声,沈厉霆徒劳的辩解声,孟灵被逼到崩溃的尖叫声……

在那黑白色的灵堂上,像一场可笑的闹剧。

而不远处,孟晚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沈厉霆,孟灵。万人所指的辱骂算什么?声名狼藉算什么?

比起你们对我的背叛,折磨,虐杀。

我给予你们的“回报”,才刚刚开始……

场上还在喧嚣,孟晚转过身,眼底一片冰凉,朝着外面走去。

而此时。

薄氏总裁办公室里,薄沐靳看着陆风递来的几张资料,一言不发。

陆风撇了下嘴:“这就是你让我查的,关于岑欢的一切了。”

“二少爷平日里看着不争不抢,只醉心于艺术。我真没想到,岑欢会是他的人。”

“三爷,你打算怎么办?”陆风说道:“岑欢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如果要处理她,也不能做得太绝……”

想到那天见到的眼神灵动的小姑娘,陆风咋了咋舌,只觉得有些遗憾。

本来还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个小姑娘,啧,原来,都是为了接近三爷,装出来的啊。

真是人不可貌相。

他叨叨了半天,发现薄沐靳都没搭理他。

一抬头,在瞥见薄沐靳脸上那前所未有的冷意后,错愕的当场噤声。

“三,三爷。怎么了?”陆风犹豫着问道。

薄沐靳看着那几张薄薄的资料,淡声道:“没什么,你先出去吧。”

“哦……好。”陆风呐呐应道,转身出去。

而在陆风离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薄沐靳一人。

他一双冷眸微微眯起,将那几张资料,紧攥成一团废纸,随后,他启唇,冰冷的嗓音仿佛从冻土之下发出:“岑欢,我给你的机会,你辜负了。”

当夜。

孟晚抱着被子,再次敲响了薄沐靳的门。

而敲了好半天,里头还是跟前一夜一样,没有动静。

她抿了抿唇,丧气的准备回去。

但就在她转身的霎那,门开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