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宠妃有道:殿下,请振夫纲

2020-05-30 15:04

众人全部跪了下去。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墨景明声音孔武有力,他已经四十多岁,因为长期处于上位,让他的身上也带上了上位者的威严,不怒自威。

“谢过皇上。”

众人起来之后,墨景明才看向一旁的叶筱璃几人,道,“今日是百花宫宴,朕方才来的时候,就听见这边很是热闹,太子,二皇子,你们怎么都在这里,也不去前面?”

墨澈疏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墨瑾凉就先一步开口了。

“回父皇的话,儿臣在这里,遇到了一个仙女姐姐!而且儿臣还救了这个仙女姐姐,仙女姐姐也答应了要做儿臣的太子妃!”

“哦?”墨景明一时之间来了兴趣,“是哪家的姑娘?”

墨瑾凉把叶筱璃拉了过来,“父皇,是叶儒领将军的女儿,叫做叶筱璃,您看,是不是很漂亮?儿臣已经把母后送的玉佩给她啦,所以她现在已经是儿臣的太子妃了!”

这话若是旁人说起来,就是大逆不道。

皇帝都还没有赐婚,哪有皇子,甚至是太子,就这样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正妃给定了下来的?

可偏偏墨瑾凉是个傻子。

皇帝墨景明的视线滑到叶筱璃的身上,叶筱璃谦恭的看着他。

她还记得,前世的时候,因为墨澈疏的缘故,她也是恨着墨景明的。到后来墨澈疏兵变成功,给墨景明喂了毒,将他活生生的折磨死在了自己的寝宫里。

那副惨状,当时的她看着,都觉得于心不忍,只不过是劝说无果罢了。

“果真是个标志的人物,叶儒领的嫡女,配给太子,身份也算是合适。”墨景明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点点头笑着。

见他满意,墨澈疏当即跪了下去,对着墨景明道,“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

“哦?你有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回父皇的话,儿臣对叶小姐一见倾心,想要求娶叶家小姐,还请父皇成全!”

墨景明脸上的笑意没变,只是眼底的情绪沉了下去。

他看了墨澈疏半晌,又看了旁边的叶汐舞一眼,才慢慢道,“朕方才来时,就听说了你今日英雄救美,救了叶儒青的孤女。既然你对她一见倾心,那朕就许了你娶了她为正妃。”

叶汐舞闻言,心中顿时一喜。

墨瑾凉的生母虽然贵为皇后,但是早死,现在的皇后是二皇子墨澈疏的亲娘。而且太子痴傻,朝中人都看得出来,如今最得势的,就是二皇子。

虽然说皇上一时之间还没有改立太子,但是在旁人眼里,这都是迟早的事情。

倘若她嫁给墨澈疏为正妃,那就意味着,她会是未来的皇后!

可墨澈疏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的心凉透了一片。

“不是!儿臣喜欢的,并非是叶儒青将军的女儿,而是叶儒领将军的嫡女!”

墨澈疏跪在地上,心中焦急一片。

叶儒青和叶儒领是亲兄弟,可是叶儒青早年就战死在了沙场上,只留下一个孤女交给叶儒领抚养。

一个孤女罢了,就算大伯是叶儒领,家族势力怎么比得上叶筱璃?

墨澈疏心急于墨景明不改立太子,就动了拉拢叶儒领的心思,毕竟叶儒领手握西北兵权,又掌管陈国要塞之都,试问何人不心动他手中的权利?

“二皇子,今日百花宫宴,朕知你开心,喝多了也无妨。”

墨景明的声音沉了下去,但是还在给墨澈疏台阶下。

倘若墨澈疏够聪明的话,便能知道墨景明已经不开心了,会顺着台阶下,可他偏偏不够聪明。

“儿臣没有喝多!叶将军为我朝立下汗马功劳,父皇你怎么能将他的嫡女嫁给皇兄,你明知皇兄......!”

“住嘴!”

此话一出,叶筱璃就想嗤笑出声。

敢在皇帝面前说这些话,是生怕皇帝看不出来他狼子野心,对太子不敬,对皇位有所图吗?

真是个没有脑子的蠢货!

她前世果真是瞎了眼,才能被这种卑劣的蠢货给迷了一颗心!

“澈疏,你可知你方才说的,是什么浑话?”墨景明此时的神色已经完完全全沉了下去,不见来时的一分笑意。

墨澈疏此时才后知后觉的觉得害怕,他慌慌张张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父皇恕罪!儿臣实在是太心悦叶小姐了,唯恐她嫁给别人,这才一时失言。”

可墨景明的脸色依旧没有好转。

他沉着一张脸,“你与太子都已经到了指婚的年纪了,也是时候把正妃给定下来了,刚还趁着百花宫宴,朕就替你们二人赐婚!

太子既然心悦叶筱璃,也将先皇后的玉佩给了她,那便赐她太子正妃之位。你既然今日也救了叶汐舞,朕便赐她二皇子正妃之位,你看如何?”

墨澈疏依旧不死心。

“父皇,你何不问问叶小姐的心意?”

他话音才落,墨景明的脸色就更黑了。

“朕是皇帝,难不成赐婚,还要问过旁人的心意?”

“父皇,倘若叶小姐不愿意,您岂不是成了一对怨偶?”

这下不等墨景明开口,叶筱璃先跪了下去,不卑不亢的开口。

“臣女多谢皇上赐婚!叶家世代忠良将,自然不会违抗皇上的旨意,更何况......”叶筱璃顿了一下,抬眸看了墨瑾凉一眼,一双剪水秋瞳全是柔意。

“众人皆知,臣女害怕老鼠,方才臣女惊慌逃窜之时,只有太子殿下相救,臣女愿意嫁给太子殿下!”

这番结果是墨澈疏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他让墨景明询问叶筱璃的心意,便是在心底笃定了只要是个有头脑之人,必定不会选一个傻子!

“叶小姐!”

“闭嘴!”墨景明呵斥了一声还准备开口说话的,又将赞许的视线投在了叶筱璃的身上。

“好,好,朕早就听闻叶将军的嫡女智谋不输男子,却不想还如此深明大义,既如此,你等宴席散了,就回府去等圣旨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