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司南北极星小说全免读 司南北极星第二章

2020-05-30 06:01

全宇宙你最可爱

推荐指数:10分

司南北极星是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佚名的代表做。下面看精彩试读!智商超高的女科学家司南复原了一个帅气的外星人——北极星,本以为他只是个怪力惊人、头脑简单的“大怪物”,没想到他居然是个“上得战场下得厨房、说得情话修得飞船”的完美男友!甜甜的互宠日常开始啦——司南促狭地看他:“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当然。”司南眼睛亮亮地弯着:“那,吻我。”北极星的眼睛微微睁大,脸立刻就有些红了,他靠近司南,捧起她的脸,轻轻吻上去。他的动作小心轻柔,像安抚和劝慰。

《全宇宙你最可爱》 第二章保护你是他的天性 免费试读

4

司南回到距离实验室不远的隔壁楼栋的单人宿舍内,坐在窗边平静了一阵。她在腕表上点了几下,眼前浮现的全息投影开始播放刚才实验室内的一切。北极星强吻她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在眼前,她本来已经平静的心又快速跳动起来。她伸手截断这一段影像,在弹出的对话框内,选择了“删除”。

本以为删除过后的影像会归于平静,可司南看见北极星一直在砸门,砸了很久,很久。最后,他站在门口,手按在门上,又是很久。之后他往回走,再次走到脉冲仪背后坐下,就看不见他了,只剩下三个机器人站在门口,又变成了待机模式。

司南看向脉冲仪背后,虽然看不到北极星,她却仍然静静看了一阵。

她知道他在那里,似乎他会一直在那里等她,她不出现,他就会一直坐在那里。

司南莫名有些心疼。

她想起自己刚到研究院的那段日子。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即使拥有多项发明专利也没有人看重,因为研究院里最不缺的就是科学家。加上她在其他人眼中尴尬的“身份”问题,没有人愿意跟她交朋友,每天除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就是在宿舍里吃饭睡觉。后来就算获得了很多奖项,专利发明也被应用到实际生活中,院里仍然有很多人看她不顺眼,甚至敌对和攻击她。伴随着不信任和漠视,她竟也在这院里渐渐赢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没有人说话,她就坐在窗边发呆,心里默默地跟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

孤独如影随形的时候,她就更多地心疼自己,对自己好。

可北极星呢?

没有人心疼他。

而他,也不会心疼自己。

研究院里知道这个项目的所有人,都把他当作一件试验品,当作一株草或一抔土,跟其他从X星带回来的标本一样,不过是个研究对象,没有人会真正把他当作一个“人”来看待,因为X星上的那些骸骨跟人类区别极大,从外观和内在来分析都不是地球人的样貌特征。

是司南按照地球人的样子创造了X9,当初这样决定也不过是为了让他看起来平常一些,更方便适应和交流。

如果他出现了问题,所有人都会怪到司南头上,不仅不会有人为他着想,也不会有人维护他。

他在这里,甚至在这个世界,能依靠的只有司南。

但就在刚才,司南逃离了他的世界。如果那个实验室能称为他的世界的话,司南就是将他一个人留在了那个世界里。

不是他的错。是司南让他学习腕表里的一切,他不知道点了什么也不是他的错,模仿那些行为大约是觉得能让司南满意。

司南心里有些愧疚。

全息投影仍然显示着D3实验室里的情景,脉冲仪挡住了北极星的身影,但脉冲仪上方投射出一些全息影像,画面闪动得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北极星错按了快进键。

他在学习?

司南心里更愧疚了。

“不就是初吻吗?司南,你别矫情。”对自己说完这句话,司南站起来向门口走,想去看看北极星。

腕表“嘀”的一声弹出投影消息,司南眼前显现出崔沙阴郁的脸:“怎么回事?D3实验室的监控视频为什么少了一段?你做了什么?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

这个老女人!天天盯着自己!

司南暗暗骂了一句,点击回复说:“有点意外,不过跟研究没什么关系。”

崔沙很快回复:“什么意外?研究过程必须详细记录!你第一天进研究院吗!”

司南咬牙切齿了一阵,回复的时候故意声音没好气:“不小心和X9一起绊倒了,正摔在他脸上,没注意亲了他一口,这也要记录吗!”

崔沙有一阵没说话,司南以为就这么算了,没想到她刚打开房门,崔沙又回复了一句:“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怪不得跟院里谁都不亲近。司南,我警告你,这个项目是我的,X9除了我谁也不能动!你最好小心点,别给我玩坏了!”

司南简直要气笑了:“行行行,你的你的,你来啊,现在就来,你要亲要摸随意,我特想看看X9有什么反应。你快来!”

“你!”崔沙愤怒的脸庞在眼前放大,“你等着!”

司南愤愤地关闭投影,大踏步向实验室走去。

通往D3实验室要经过两层楼,司南特意没有坐直升梯而是步行在两层楼里绕了一圈。她知道从X星上带回来的标本全都集中在这两层做研究,想来看看究竟。

实验室的门都是密闭的,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司南在走廊上逡巡了一个来回,也没见到认识的人,正想离开,突然听到某个实验室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啊——”

紧接着实验室的门突然打开,两个研究员从里面跑出来,身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像水草又像藤蔓,他们使劲地甩,却怎么也甩不脱。那些东西牢牢依附在他们身上,似乎想紧紧箍住研究员,死死缠绕着他们。

实验室的门很快关闭,但仍然有一个东西钻出来一半。那东西像柳条一样柔韧,被卡住也没有影响它伸出,像是在迅猛生长,追逐着研究员跑走的方向而去,眼看着就到了司南眼前。

司南退了几步被逼到墙角,那柳条跟了过来像是要扎进司南身体里,却在离她还有半寸的地方,停住了。

那柳条一样的东西停在她眼前左右晃动,像是试探,又像思索。

植物也有思维了?!

司南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冷汗透背。

走廊里警报声越来越刺耳,很快有持武器的机器人滑行而来,后面跟着院里的治安人员,都拿着武器对着司南面前的柳条瞄准,但不敢动。

崔沙全副武装地出现在最后面,一身都是最先进的防护装备。她对着司南喊:“这些植物都会攻击人,必须销毁!司南,我一定追认你为最突出贡献奖!”

司南恨得咬牙,虽然害怕还是极力平静地说:“它又没有攻击我!你们……你们就要白白打死我吗?!”

“轰”!

一声极重的闷响炸起,像是在司南头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声音的来源是哪里。崔沙的声音都开始发颤:“楼上实验室也有X星的植物吗?!”

一个研究员战战兢兢地回答:“带回来的标本……都集中在这两层……”

司南对着那条仍然在“研究”自己的柳条发怵,硬挺着说:“标本带回来的时候不都没有生命迹象了吗?怎么活过来的?你们也做了复原吗?”

“你还有心情问这个?”崔沙指着那柳条,“你先把那玩意抓住!趁着它不攻击你你抓住它啊!”

“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司南更闹心,微微伸了伸手,那柳条就迅速地缠住了她的手。司南吓得往回缩,另一只手使劲想剥开柳条的缠绕,却完全没有用。但那柳条没有像刚才对待其他研究员那样使劲缩使劲箍,而只是缠绕在她手上,缓缓地绕来绕去。

司南忽然觉得这感觉,很熟悉。

她瞬间安心。

“轰!”极重的闷响再次响起,司南头顶天花板裂开几条缝。所有人更为惊恐,治安队长开口:“恐怕是这些植物彼此有感应,我们这一层出了问题,上面的也按捺不住。”他停了一停,对司南说,“司南博士,院里下了死命令让我销毁这些攻击性极强的植物——不惜一切代价。对不起了!”他迅速下达命令,“全体战斗人员,攻击视线范围内一切活动的植物,开火!”

杂沓的武器声伴随着之前那种沉重的闷响,一起在司南周围轰鸣。

司南认命地闭眼,临死前不忘诅咒那该死的崔沙。

司南曾被激光枪误伤过,那种灼烧的疼痛感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而其他的武器虽然没有感受过,但在描述里也是惨烈非常。

怕疼,她真的很怕疼啊!

死也死得这么难受,真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

然而脑子里想了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司南仍然没有感觉到疼。她诧异地睁眼,北极星立在她眼前,他用手臂和身躯将她护了个严严实实,挡住了所有武器的进攻。

“啊!”司南反应过来就惊呼,扯住他破碎的T恤到处看,“你没事吗?没受伤吗?你你你是怎么过来的啊?!”

北极星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虽然他的T恤已经碎成渣,只有一点点丝线还残留在身上。他伸手轻轻抚摸司南的头顶,拂去从天花板上掉落的灰尘。原本缠绕在司南手上的柳条迅速转移对象,向着北极星手臂上缠过去,轻柔且亲昵。北极星知道司南在关心自己,笑得很开心,指了指司南的头顶。

司南向上看去,天花板上一个大洞,非常大的洞。

“你从……上面下来的?”司南难以置信,“打穿了一个洞下来的?”

是因为知道自己正在遭受危险,所以不顾一切地直接打穿地板跳下来了?!

司南震惊地看着北极星。他笑着微微歪头,求表扬。

居然能打穿高强度防激光合金材料,还能抵挡一切武器攻击!

司南没办法得意,也顾不上庆幸自己死里逃生,一把抱住北极星,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盯着他的眼睛压低声音急切地说:“你别跟他们打,等会儿你快点跑!”

5

北极星不出意外地露出疑惑的表情。司南想扒开他把他挡在自己身后,他却不肯,直接背过身子面对走廊上的其他人,把司南挡在身后,还用两只手臂往后牢牢护住她。

司南推也推不开,想把头伸出来看看也被他挡住。

治安队长说:“司南博士,你的研究对象能控制这些植物?你怎么解释?”

“她研究出来了怪物,还能怎么解释!”崔沙的语气恶狠狠的,“她非要主导这个项目,完全不听我的!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

司南不想跟她打嘴仗,直接说:“院长同意我继续研究三个月,开会的时候你在。”成功噎住了崔沙后,司南对治安队长说,“X9没有出任何问题,他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保护了我。你应该追究的是这两层楼的研究员为什么让失去生命迹象的植物活过来,而不是差点无辜丧命的我。”

治安队长本来就对刚才差点要打死司南有些愧疚,这时候也说不出反驳的话,转而说:“司南博士既然没事就可以走了,这个X9,我要带走。”

“你凭什么带走?”司南使劲拍了拍北极星的手臂,终于被他放出来。

她向前走了两步:“他属于D3,你管好你这两层。”她拉起北极星的手臂就往前走,虽然心里忐忑,脸上却很强硬,一副傲然的样子。

所有人仍然戒备地看着北极星和司南,所有的武器都没有放下。治安队长沉默地盯了一阵,说:“把植物留下。”

司南停下脚步,北极星也随她停下。那柳条依旧缠绕在北极星的手臂,蜿蜒而上,停在他肩膀处摇摇晃晃。北极星对这柳条没有任何反应但也不排斥,司南直觉认为他不可能交出柳条。

他跟柳条来自同一个星球,他肯定能感觉得到。

北极星见治安队长一直盯着自己手臂上的植物,抬手轻轻在柳条上抚了两下,对治安队长摇了摇头,眼神里都是警告。

崔沙又开始发难:“司南,你就干看着?控制不了X9,我就换人!”

司南冷笑:“有本事你就换,我没意见。”

北极星立刻握住她的手臂,眼神里全是禁止。

司南有点蒙,这是能听懂她说话了?还是说他的感觉如此敏锐,能从别人的语气眼神中判断出大概意思?

一时间气氛很僵持,治安队长带着人拦在司南和北极星面前,北极星再次挡在司南身前。于是在没有人能看到的他的背后,司南亲眼看着那柳条爬了过来,在他背部慢慢滑动,颜色越来越淡,缓缓嵌入他的皮肤,最后,不见了。

司南震惊地想惊呼,连忙咬住自己的嘴巴。北极星已经听见了她那声憋住的抽气声,一只手背到身后准确地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像是让她安心。

她真的就安心了。

心里就这么平静下去。

很神奇。

治安队长觉得自己明明盯着那串植物,不知道突然跑哪里去了,揉了揉眼睛大声说:“植物呢?植物呢?”

北极星配合地转了一圈,他残破的T恤下***的身躯上,什么都没有。司南趁机说:“你快点去好好找找,谁知道那植物等会儿又从哪里冒出来攻击人?要是跑到院长办公室去了,你可就……”

还没说完,治安队长立即命令所有战斗人员跟他跑步离开,四处搜寻去了。

崔沙呆愣地看着眼前的变故,司南已经步步逼近,北极星也跟过来,脸上的敌意非常明显。

“刚才,想杀我?”司南居高临下地瞟着崔沙。

崔沙向后退,余光瞟着不远处的直升梯,嘴里还是很强硬:“突***况哪里能考虑那么多!你少找碴!”

“不找碴,我现在就想揍你。”司南活动了一下手腕,喀拉喀拉地响。

崔沙惊慌地看着她和她身后一脸怒意的北极星,还在叫嚣:“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打上司!你没好下——啊!”

北极星没有耐心听下去,大手随便掐住崔沙的胳膊轻轻一提,对着直升梯摔了过去。

崔沙在惊恐的惨叫中嵌入直升梯门。直升梯受到损坏开始发出警报,并且不断地一开一合,崔沙随着那门来来去去,头总是撞在墙壁上。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崔沙大叫,见司南不理又求饶了几声,看着司南和北极星离开,又叫唤,“司南!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司南的脚步因为这句话略有停顿,北极星伸手搂住她靠在自己身上,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司南惊讶抬头:“新学的?”

北极星笑着歪头,再一次求表扬。

司南给过去一个赞扬的表情,他很高兴。

D3实验室。

进入实验室司南才发现,墙角地板有一个大洞。从大洞望下去,下面一层也是一个大洞,再下面就是刚才司南差点被打死的地方。

这些断壁残垣,是他奋力救她的证明。

司南心里很柔软。

从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这样努力,这样坚持。

长久以来的孤独酸楚都憋在心里,这时像是突然找到了出口,司南长长叹了一口气,觉得舒服很多。

北极星一直在她身边看着她,见她叹气,表情就有点不安,指了指那个大洞,对着司南比画了两下。司南好笑:“你要修啊?”

北极星诚恳地点头。

“不用,机器人会修好的。”司南对着三个待机很久的机器人吹了个口哨,它们的屏幕上炸开烟花,滑行过来围住她。司南随意地吩咐它们,它们很快去修洞了。

司南看向北极星,让他坐在高凳上,凝视着他的眼睛:“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听好。”

北极星疑问地看着她。

“今天的事情有点大,我盖不住。”司南的语气很真挚,“院里对我对你,肯定都会有所处置,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但我会尽力争取,你不要太害怕。”她双手按在他的肩上,“我会保护你的。”

她知道眼前院里没有办法制服他只是一时,如果院里向军方借调高端武器,那不是他能应付得了的。

北极星显然没有完全明白,但对于司南眼神中的诚挚感受很深刻,于是他的嘴角一直弯着,笑意盎然地看着司南,认真地点头。

似乎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点头,都会答应。

司南暗暗叹气,却难以忽视心尖上莫名溢出来的满足和雀跃。她的语气更加温和,点了点北极星的腕表:“在结果出来之前你还是多学点吧,也好应付以后。”

北极星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抬起腕表点了几下,投射出一个场景——有花有草有山有水,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走来走去。

司南想起X星的影像资料,那颗并不遥远的星球看起来被茂盛的植被覆盖,花花草草林林总总,很多都叫不上名字,地球人连见都没有见过。X星像一片原始森林,没有被开发,没有被破坏,保持着它神秘的瑰丽。

司南想了想,轻声问:“你是不是想家了?这地方是植物园,不过现在地球上已经没有这样的地方了,这只是介绍给你让你知道而已。”她无奈地叹息,“地球上也曾经特别特别美,我看过以前的投影。”

北极星也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没在意,指着这个场景比画来比画去。司南被他着急的样子逗笑:“你想去呀?”

北极星连连点头。

也是,从他苏醒到现在就没离开过实验室的范围,肯定憋坏了吧?

无法自由地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司南非常清楚那有多痛苦无助。

何况眼下,她都不清楚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还有没有以后。

“行。”司南豪气地一拍巴掌,“我带你去。”

6

司南带着北极星走出D3实验室,绕过监控最多的走廊,搭乘A级科学家专用升降梯缓缓下落。北极星第一次坐升降梯,司南很仔细地观察他,却还是没有发现他有一丝惊讶或者好奇。他就像是这研究院里的其他搭乘过多次的人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在发现司南探究的目光时,偏头对她笑。

神奇。

司南不知道是第几次有这种感觉。

升降梯下落了两分钟才停下,门打开之后,司南引着北极星穿过一条很长的隧道。她缓慢仔细地介绍:“我们现在去你想去的那种植物园。地球表面已经没有这么丰富的植被了,虽然有保护罩来维护环境,阻断大气污染,但土壤沙化严重,治理起来十分困难且见效缓慢,所以只有在地下数十米天然土壤尚存而且靠近地下水的地方,才能有茂盛的植被存在。”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隧道尽头,司南用掌纹打开门禁,满眼的青翠欲滴霎时映满他们的眼帘。

司南终于在北极星的眼里看到些不同往日的欢欣,那是一种满足感,还隐含期待。

是真的想家了吧?

司南不知道北极星是不是想起了关于X星的记忆,也许他只是单纯地看见植物园的场景觉得亲切才会执着地想来。可不管怎么说,北极星身上的一切原本就是个谜,是上天赐予的眷顾,才会让他虽然一切宛如新生,却又通透慧达得不像话,好像没有什么情绪能逃离他的眼睛,即使他听不懂地球上的任何语言。

北极星从进入植物园开始就四下查看,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司南起先没有注意任他随便看,后来发现他蹲在一片花圃前,很认真地在看。

司南走过去蹲在北极星旁边:“你喜欢这花?”

北极星头一次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指向面前的花。司南知道他的意思,回答:“这是橙色玫瑰,地表已经绝迹了,只有在研究院里才有。”

北极星伸手摸向离他最近的玫瑰,偏头看向司南,带着询问。

司南摇头:“这里的花培育出来十分不容易,不能摘。”

北极星有些失望,但没有坚持,松开了手。只是他蹲在橙色玫瑰前面不愿意走,像是有什么难题正在发愁。

“怎么了?”司南不明白他在苦恼什么。

北极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手掌轻轻按在靠近橙色玫瑰的地面上。很快,司南就看见那条隐藏进北极星身体里的柳条钻了出来,缠缠绕绕地从北极星手臂下滑,很快缠绕在那株橙色玫瑰上。

北极星开心地看着柳条在橙色玫瑰上不断缠绕,绿色的柳条渐渐开始泛红,红中又发橙,最终变化成与橙色玫瑰一样的颜色。而柳条本身也发生了变化,上面的枝叶开始长大,明显是参照着橙色玫瑰的模样在长,不过半分钟的样子,柳条在司南眼前生生变成了一株橙色玫瑰。

司南张着嘴合不拢,北极星拿着这株由柳条变成的橙色玫瑰站起来,顺手牵着司南也站起来,十分郑重地用双手把玫瑰递给她。

在递给她的前一秒,玫瑰枝条上的刺全部收敛,变得很光滑。

这下司南的嘴巴更是合不上了:“送、送我?”

北极星点头,拉起司南的手打开,把玫瑰放在她手里让她握住。

司南拿着玫瑰发呆:“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北极星歪着头似乎是想了一想,指了指腕表。

“又是新学的?”司南很诧异,“这次又看了什么?”她伸手,“腕表拿来。”

北极星伸手取腕表,没等取下来就听见尖锐的警报声忽然响起。这警报声跟之前听到的都不一样,尖锐地鸣响两声就停了,一个压迫感极强的男声回荡在植物园上空:“司南博士,请带着X9立即返回D3实验室,立即返回,立即返回!请不要做无谓抵抗,否则就地处置,否则就地处置!”

司南并没觉得怎么样,她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警报。而北极星浑身上下立刻被戒备和戾气笼罩,直接大力地将司南搂进怀里,强壮高大的身躯牢牢把她包裹在内,像是为她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

司南抬头看向北极星。

他的下巴近在咫尺,透着坚毅的味道,眼神警惕地盯着四周,像一匹孤绝的狼。司南想起那些骸骨,头骨的部分相对完整,所以她基本上复原了他原来的容貌,只是那些骸骨十分硕大,她复原容貌之后按照比例缩小了骸骨,才让他有了类人的外表。

在X星上,他也会有这样的状态吗?也会这样护着什么人吗?

司南不由有些呆愣。

虽然那个压迫的男声一直发出警告,但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动。北极星稍微放松了一些就低头看向怀里的司南,只是他们距离太近,司南又一直发傻一样地抬头望着他,他这一低头,那两片闯祸的唇再次冒险,擦着司南的唇堪堪而过。

司南从发傻变成了呆滞。

北极星的眼睛微微瞪大了一瞬,立刻紧张起来,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唇。

司南觉得自己应该发作应该发火甚至发难,但她看见北极星唇上那还未愈合的被自己咬破的伤口,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北极星的凝视太过直接,像是要看穿司南的眼睛,直看到她心里去。司南的脸开始发烫,不自然地回避北极星的目光,挣脱他的怀抱却再次没挣开,小声说:“回去吧。”

北极星点头,拍了拍司南手中的花儿,那橙色玫瑰的枝条就顺着司南的手臂缓缓上游,一直爬到她的肩头沉下去展平,从立体的花变成了平面的花,贴在她的衣服上,很快与她衣服的颜色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司南的惊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明显,虽然还是觉得太奇特。她看向北极星,想说这植物园里也有很多监控设备,但她发现北极星站立的方向刚好挡住了两个监控,刚才那玫瑰在她身上爬行的诡异现象并没有被发现的可能,而刚才他放出柳条去模仿变化成玫瑰,也因为他高大身躯的阻挡,没有被拍摄下来。

是敏锐,还是巧合?司南直觉并非巧合。哪能次次都这么正好?

她玩味地看着他:“你怎么发现的?”

他又不太懂了,疑惑地看着她。

“难道说外星人的骨头里有着什么神秘的基因,就算是跟重新出生一样,脑子已经发达到成年人的标准了?还能无师自通地适应地球上所有高科技设备?”司南眯眼盯着北极星,“你听不懂我说话,不会是装的吧?”

北极星不出意外地疑惑了。

司南料到是这个结果,笑了笑就想往前走,没想到北极星非要搂着她一起走出去。司南没有再挣脱,她知道他不想放手的时候,她根本挣脱不了。

两人走进刚才来时的隧道,又搭乘升降梯上行。回到D3实验室的这一路,北极星都没有放手,像是怕她生气跑掉。

司南有些想笑,心里又莫名欣慰。除了北极星,这世上再没有别人如此在意她的感受和情绪,看不得她有一点不高兴,害怕她生气怕成这样。

进入实验楼以后,司南觉得不太对劲。平时虽然安静,但有研究员的走动声和交谈,以及实验器材发出的声响,但现在一点声音也没有,寂静得瘆人。刚才那些攻击人的植物也没有了,走廊里一点曾战斗过的痕迹都没有,一切完好如初。

机器人修补过了?

司南有点惊叹这速度和效率,这起码得有四十五个高速机器人一起修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并且清扫干净。

司南被北极星搂着缓缓地走,一路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她有些不安,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一直走到D3实验室门口,她都没有再跟北极星说话,想着最坏的可能和脱身的办法。

北极星显然很不安,眼神在司南脸上来回流连,想看出她的一切情绪想法。D3实验室的门关闭后,司南再次打开想试试有没有被大楼系统强行锁住,刚把手放在门禁上就被北极星握住带回他怀里,在门开启以后,他把她的手握得很紧很紧。

司南奇怪地抬眼看他,他眼神里有禁止也有担忧。司南反应过来,轻轻一笑:“我不是要走。”

北极星手上的力气小了一些,却还是不肯放开。司南任他握着,指了指已经闭合的门,他才慢慢松开。

司南看向角落里待机的三个机器人,刚想吹口哨,就看见墙壁投射出光亮,在她面前显现出一个真人同等大小的全息影像,院长站在她眼前,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该来的总会来。

司南心里还算平静。可北极星已经站在她身前,整个人再次进入戒备状态。

院长的表情有点难看。

“全息投影伤害不了我们。”司南拍拍北极星让他放松,“这个人就是要跟我说话而已。”

北极星稍稍让开了一点,眼神里的戒备却没有减少。司南也不再多说,对着院长客气地打招呼:“院长好。”

“不太好。”院长直截了当,“司南,现在这实验楼里只有你和X9,其他人都转移了。之前与你谈过的研究继续,现在还要加上两条。”

7

司南没接话,院长也没客气,继续说:“一、攻击人的植物都还留在楼下两层实验室里,你可以随意取用研究,但必须让X9告诉你控制的办法;二、在教会X9与我们交流的同时,必须让他为我们所用,要听从我们的安排和调遣,不能再随意伤害我们的人。”

北极星没有听懂,他只观察司南的表情。司南看起来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语气冷淡:“院长,他伤害谁了?”

“被他随便丢在墙上的研究员你都忘了?还有你的直属上司崔沙博士。”

“呵,”司南轻笑,“他们都是活该。”她见院长还要说什么,抢先说,“院长,你的这两点要求,有些问题我必须弄清楚,希望你诚实回答,否则我不保证实验效果。”

“知道你会问。说。”

“X星上的植物被带回来的时候都是死株,是你下令重新培育成活的?”

院长没有隐瞒:“是。”

“植物攻击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是你看见的那个时候。”

“也许不是X9能控制植物,只是那些植物不会伤害他,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星球。”司南看着院长,“很有可能是这样的原因,所以我不一定能知道如何控制那些植物。”她见院长没说话,趁势补充,“就像X9不会伤害我还会保护我一样,我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他真的很愿意听我的,还是因为他觉得我身上有他熟悉的气息。”

司南说的都是实话,但她从骨子里排斥控制其他人,并不愿意接下这种任务。

“这不是商量。”院长的语气变冷,也不多说什么,把画面转移到另一个场景,似乎是另一个实验室,两个研究员正在疯狂寻找出口,各种呼喊求饶,但不过两三秒的时间,他们突然原地自爆,被炸成粉末。

没有任何外力,应该是体内炸弹。

司南记得这两个研究员,是那天植物攻击人的时候从实验室跑出来的两个人。

司南全身发冷地看着这一切,地上四散的粉末很快被机器人清扫,干净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北极星感受到司南的僵硬,重新站回她面前,挡住全息投影。司南的手臂微微颤抖,她强硬地紧握拳头忍住。

“不用我多说,实验失败是什么下场你清楚。”院长冷冷地说,“何况军方也已经介入,你没有权力和资格拒绝。”见司南好一阵没说话,院长认为她已经默认,语气缓和了点,“实验楼里的资源随你使用,你的衣食住行都更改为最高等级,有什么需要还可以随时联系我。”院长顿了顿又说,“直接联系我。”

全系投影的光芒暗淡了些,这是对方正在关闭的征兆。

“等等!”司南有些急切,看着那光芒又亮起来后快速说,“如果实验失败,你们打算怎么处置X9?”

“参照其他失败的实验样本。”

司南的心冷下去。

“我会努力进行实验。”司南再开口时已经冷静,“你刚才说的那些待遇,对我这个实验还不够,我需要更多权限。”

“说。”

“关闭所有监控,还有带X9出去的权限。”

院长没有犹豫,立即拒绝:“不行。”

司南没有慌张,不紧不慢地说:“我治疗那位姓列的女士的时候,你曾给过这样的权限,事实证明这样最能让我发挥能力。你知道我很讨厌这些无处不在的监控。何况,”她鄙夷地笑笑,“你还怕我跑了?”

院长陷入思索。

司南紧张地盯着他。她在赌,赌院长输不起这场实验,为了达到他想要的结果,他一定愿意付出一些在他控制范围内的代价。

院长的眼神似乎看向另一个方向,也许他那边还有别的全息投影在暗中操控他的回答,可惜司南看不见。

“好,我答应你。”院长松口。

司南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院长又说:“针,你亲自给他打。”

司南的心怦怦直跳,脸上波澜不惊:“好。”

院长的全息影像渐渐熄灭,司南腿软地歪了一下,立即被北极星牢牢接住,他蹲下用腿当作凳子让她靠坐,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司南安心地坐了一阵,扯出一个笑容:“别的没学会,哄女孩子的方法倒是会了不少。”

北极星笑起来,温柔地看着她。司南沉浸在这目光中只一小会儿就站起来,因为她发现室内三个悬浮监控的指示灯都熄灭了。她立即吹口哨唤醒在墙角待机的那个机器人:“去,检查这栋大楼里的所有角落的监控,看是不是都关闭了,把没有关的都关上,关上的都给我锁死,除了我不许任何人再打开。”

“好的,主人。”三个机器人异口同声,首先开始检查实验室内部。司南清楚地知道这栋楼里每一个监控在什么方位,也知道如何控制和锁死这些监控,只是她之前没有任何权限,如果贸然关闭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北极星见司南一直微微皱着眉头像是不太开心,打开腕表又研究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四下看了看,走到桌边拿起一个杯子就往地上使劲一摔。然而杯子一点损坏都没有,他有些愣。

司南走过去:“摔杯子干吗?这种材料你要是想摔碎,那要从二十楼以上往下扔。”

北极星想了想,直接蹲下随意用手使劲一按,地板立即下陷出现一个凹痕,他顺着凹痕掰开地板,拿起了一大块放在地上,三下两下就锤得碎成了八瓣。

司南看着他,不清楚他到底要表达什么。他站起来对司南笑了笑,忽然就往那堆碎裂的地板上跪下去。

双膝跪地,跪在尖锐的碎裂上,瞬间血液迸出。

司南惊呼:“你发什么疯?!”她要拉他起来,他却不肯,把腕表按了几下,司南眼前飘过一行字:宝宝别生气,我错了。

这行字还不断变换颜色,像是生怕司南没看见。

司南觉得自己可能要抽搐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

“起来。”司南对北极星命令,他果然很快站起来,也不管腿上的伤,只看着她。司南招来机器人咚咚给北极星包扎,她取下北极星的腕表查看,发现他看过的东西非常多,很短的时间内已经看过腕表里资料的十分之一。要知道这腕表相当于多年前的百科全书,还是囊括地球百科的那种,平常人戴着腕表主要就是用于搜索和翻译,里面的资料有可能一辈子都没看完。

更何况现在腕表里的阅览时长表示,北极星还不是走马观花浏览完的,是认真看完的。

神奇,这个人真的很神奇。

司南查看到腕表最近几个小时的记录,发现北极星看的内容居然是“惹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和“哄女朋友开心的十个招数”这类信息,随便翻翻就有送花、拥抱、道歉等等,最离谱的就是他刚才表现的那一招——跪玻璃。

而这些无聊的内容都是司南自己曾经浏览过的,忘记了删除,有些当时觉得很可笑还圈了起来。

北极星不会是误会这些被圈起来的部分是她喜欢的吧,尤其是跪玻璃她圈了好几个圈。

苍天!

司南很想号叫。

咚咚包扎完毕开始报告:“报告主人,X9腿上的伤不重,碎渣都清理干净了,洗澡的时候注意避免碰水。”

司南点点头,把腕表重新戴在北极星手腕上,告诫他:“下次不许这样了。”

北极星想点头,又有点担心的样子。司南理解他的意思,拍拍他的手:“我没生气。不过你这些道歉是为了什么?”

北极星抿了抿唇,微微低头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司南看着他等答复,他半天也没任何表示。

司南满脑子都是如何应付院长的任务,没什么心情继续猜,语气就有点着急:“到底是什么?”

北极星听出她的情绪,大手伸过来扣住司南的后脑,没有犹豫地把唇印在她唇上,像上一次突然模仿的壁咚一样,只不过没有那么用力,带着很多小心翼翼。

司南蒙了。

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北极星道歉的原因,是之前他壁咚强吻她,被她咬破嘴唇,被她抛弃在实验室里。

他一直惦记着她在生气,想要让她开心。外界的种种变化并不能影响他的判断和想法,那些已经发生和即将到来的变化,他不在意也不关心。

司南有一种直觉,即使他真的完全清楚院长的意思,也不会放在心上。

司南轻轻推北极星,他立即松开她,又抿了抿唇,似乎担心她会咬他,又不明白她这次为什么没咬。

司南咬着自己的唇看着北极星:“女朋友的意思,你清楚吗?”

很意外的,他点了点头。

司南弯了眉眼:“是什么意思?”

北极星双手展开,从司南头顶隔空滑动到司南脚边,像是给她划出一个保护罩,然后抱住了她。

轻柔,小心,力道却很足。

司南在他怀里笑:“不该让你自己学的,这都看了什么重点……”

北极星没有理会这句话,抱得又紧了些。

“也挺好。”司南轻声呢喃,“你大概,是上天送给我最后的礼物吧。”

北极星看向司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像在做保证。司南心里温暖,安然地被他抱着,很久都没有动,直到她听见北极星的肚子叫了两声。

司南笑着抬头:“饿了?”她见他点头,不好意思地说,“是我疏忽了,你从醒来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吧?”

北极星笑笑,一点都不介意她的疏忽。

“跟我来。”司南牵着北极星的手向外走去,同时吩咐机器人,“去三号饭厅准备中餐,五号浴室准备洗澡用的东西,再拿干净衣服来。”

“好的,主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