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念谣厉薄延《天降鲜妻:老公大人,早上好!》小说

2020-05-29 18:01

天降鲜妻:老公大人,早上好!

推荐指数:10分

独家新书《天降鲜妻:老公大人,早上好!》是来自夜微雨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念谣厉薄延,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十五年前,她家破人亡,十五年后,她神秘归来,游轮上,她复仇未遂身负重伤,误入他的领域。“女人,不管你真实身份是谁,成了我的人,就没人再敢碰你一指!”

《天降鲜妻:老公大人,早上好!》 003、他要帮她报仇 免费试读

003、他要帮她报仇

落地窗外,洒满夕阳的大片花圃闯入视线,虽是美不胜收的景象,念谣却无心去欣赏,她犹记得之前为了给爸妈报仇而登上了那艘巨大的游轮......

结果,她非但没能顺利报仇还受了伤,被那帮人满游轮的追赶,最后情急之下闯入了那个男人的房间......

“厉先生......”刚想到那个男人时,墙壁上的大幅人像壁画就没入了视线,念谣一眼认出那副画上的人,正是昨晚救了她还被她误解了的那个男人。

关于昨晚与这个男人之间发生的种种顿时如潮水袭来,昨晚为了让这个男人别把她赶出那间房,她甚至还情急之下主动吻了对方......

想到这,念谣脸颊不由得滚烫起来,正此时,房门被敲响,她心头咯噔一紧,警惕的看了过去......

“小姐,您醒了?厉先生吩咐过,等您醒了,让我来给您换药!”进门的是一位穿着女佣服的中年女人,正端着医用托盘走来床边。

念谣对于陌生人的接近习惯十二分的警惕,向床头缩了缩,问道:“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儿?”

“小姐别紧张,这里是厉先生的家,今天凌晨是先生把你带回来的,哦,我是这里的保姆,姜嫂,厉先生说小姐受伤了,嘱咐我一定好好照顾小姐!”

“厉先生的家?”念谣回味着姜嫂的话,又不禁转眸望向窗外沐浴在夕阳下的一大片花圃,耳边又响起姜嫂的声音......

“这栋别墅建在山顶,因为地处偏僻所以鲜少有人来,房子四周都是花圃,小姐待会儿换完了药可以出去看看花儿透透气......”

姜嫂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手给念谣打开右胳膊上包扎的伤口,小心翼翼的给她换药,换完了药,姜嫂又下楼端上来一些精致的点心和上等的滋补汤,还有几件崭新的衣服。

念谣没有再拒绝姜嫂的好意,想到一切都是昨晚那个厉先生嘱咐的,她习惯警惕的心慢慢放下了几许。

吃过东西换好衣服后,念谣走出别墅,大片大片的花圃包围着这栋建在山顶的欧式别墅,空气中尽是大自然的芬芳,她在别墅四周转了几圈,找到一个二层凉亭登上。

这里的角度俯瞰下去,正好能看到不远处繁华似锦的南城......

“听说昨晚,陆氏集团董事长,在游轮上差点被一个女贼谋杀了,那个女贼,就是你吧?”

蓦然,一道低冷的声线在背后响起。

念谣一怔,转过身便看到昨晚游轮上救她于水火的男人!

与昨晚那个刚沐浴后只系了一条浴巾的画面相比,此刻的他,一身剪裁得体的高级定制西装包裹着挺拔精健的英姿,高贵、优雅而绅士,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风行国际集团总裁,厉薄延,对吧?”念谣看着在她面前驻足的男人,未答反问。

厉薄延微勾唇角,挑起一丝讥诮的笑意:“看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不!”念谣否认道:“我认出你,是因为刚刚醒来的时候看到房子里你的壁画,让我想起经常能在国际各大商业杂志上看到的报道......”

“厉薄延,南城百年企业风行国际,新的掌舵人,上任五年,将风行国际的名号大肆挺进欧洲金融界,近来几年,你的照片,也常常出现在福布斯杂志的封面上。”

念谣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一一说出来,却见对方好似意犹未尽般环臂挑眉:“就这些?”

“......不然呢?”念谣对面前男人的反应微微茫然:“你还想听什么?”

“说说你刻意接近我的目的吧!”厉薄延收敛起方才嘴角的淡淡讥诮,幽深的鹰眸里尽是犀利的光芒。

而念谣却因他这句问而诧异:“我......刻意接近你?”

看到她的反应,厉薄延不禁眯了眯眸子,脚步逼近,伸手挑起她尖俏的下巴,睨着她秀美的容颜,目光犀利如刀......

“念谣,二十三岁,毕业于加拿大罗特曼商学院,昨天上午刚回到南城,晚上就登上了游轮晚宴,于是,陆氏董事长就在晚宴上遭到了一个女贼的刺杀,随后,那个女贼就带着伤闯入了我的房间里......”

念谣听着眼前男人一番明显经过调查得出的言论,默默攥紧了细指:“所以,厉先生想说什么?”

“你和陆氏董事长陆天奇,有仇,你想要他的命!”

听到男人犀利的得此结论时,念谣一双清澈的皓眸顿时一颤,果然这是一个绝顶睿智的男人,轻易就猜中她的要害......

她其实可以否认,可不知为什么,在面前这个男人那双覆满犀利的目光下,她最终缓缓的点了头,攥紧掌心,咬着牙,几乎从齿缝里磨出这句话来......

“没错!就是那个人,十五年前,害我家破人亡!”

看着念谣咬牙切齿说出这话时清澈杏眸里满溢而出的嗜血之光,厉薄延桀骜的眉峰也不禁蹙了蹙......

“所以,你来南城,就是为了要找他报仇,甚至不惜一个人持刀闯入游轮想要他的命!”

“对,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十五年,只可惜,昨晚没能一举成功......”

念谣覆满仇恨的说着,又不禁为昨夜的失手而沮丧,就在她垂眸黯然之际,却闻......

“所以你刺杀陆天奇未遂,便将目标转移到我身上!因为听说了陆氏集团千金正欲和我联姻的传闻,所以,你闯入我的房间,设计的偶然和无助不过是为了蓄意勾引我,以便于利用我,来帮你实现复仇的快意!”

厉薄延如此犀利剖析之际,脑海里闪现的尽是昨晚在游轮上这个女人勾住他脖子主动献吻的画面......

而念谣却被男人最后这番言辞震慑到了,她错愕的抬眸,睁大的杏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什么?我......蓄意勾引你?”

“怎么?我冤枉你了?”

面对念谣的一脸茫然与无辜,厉薄延勾紧她尖俏的下巴,犀利的盯着她干净如兰的脸庞,嘴角划出了一抹讥诮......

“呵......本来我还打算,成全你的利用,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个必要了?”

念谣又是闻之一震,这个男人,前一秒怀疑她是蓄意勾引他,后一秒,又突然说要成全被她利用......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念谣黑白分明的眸珠不禁迅速流转,直到看见眼前的男人转身要走的一刻......

“厉先生请留步!”

叫住要离开的男人,念谣便急忙追到那高大挺拔的背影后,清晰的问:“刚刚厉先生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愿意帮我报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