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情醉才知爱已凉_沉舟、林辞裕_柚梓

2020-05-29 15:03

她离开了五年,再重逢时,她带着他的女儿,却是出席在他的婚礼。 这场爱情是沉舟一生中最大浩劫,他们的相逢仿佛就是一场错误, 可不疯魔不成活, 她一心求安稳,却终究还是逃不过自己的劫难林辞裕, 人世间的缘分原本就是一种千丝万缕的关系, 世间八苦,爱恨嗔痴, 除了他,她什么都不想要了。

免费阅读

等任雪落带着林黎离开以后,林辞裕出现在了沉舟的病房门前。

林辞裕刚打开门,就看到里面的母女俩抱在一起,沉舟脸上挂着明显的泪痕。

林辞裕皱着眉:“发生什么事了?”

母女二人闻言,便放开了。

还是小妄辞先开口对辞裕说道:“叔叔,刚才有个坏阿姨跑进来,不仅推了我妈妈,而且对我妈妈说话还特别的难听,她还说我妈妈是第三者。”说完,妄辞便哭了起来。

林辞裕看见小妄辞哭了,连忙上前去把她抱在了怀里,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轻轻的说道:“妄辞乖,有叔叔在,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沉舟看着林辞裕和小妄辞拥抱的模样,骤然想起任雪落拉着林黎在自己面前说着破坏他们感情的样子,心里发紧。

沉舟开口沙哑的说道:“林辞裕,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沉舟的话刚说完,林辞裕的脸上一下子便多了几分戾气。

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连我进病房都觉得排斥吗?

林辞裕脸色顿时黑了:“沉舟,你有没有心的?我……”

我是妄辞的父亲,你不仅让别人当她的父亲,连我想尽一个父亲的责任,都不给我吗?

林辞裕扶着妄辞的背将她推开一点儿,看着沉舟的眼眸很受伤。

“够了!林先生。”沉舟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们挺好的,你以后不用来了。”

沉舟刚说完,林辞裕就把小妄辞放在了一边,把她拉出去说道:“沉舟,你又在发什么疯?”

而沉舟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把林辞裕的手给甩开了。

然后,凭着自己最大的毅力看着他:“你有未婚妻,有自己的孩子,为什么非要和我抢妄辞呢?”

为什么,要来一次又一次地给我希望,又在我独自徘徊的时候守候着一个虚无的希望呢。

“那你和林辞言在一起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林辞裕眼睛通红,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紧接着一拳砸向了沉舟身旁的墙。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沉舟不禁打了个寒颤。

两个人一见面就如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退一步。

由于,林辞裕离沉舟很近,身上的酒味和淡淡的烟草味,让沉舟有些意乱神迷。

沉舟伸出手轻轻的想把眼前的男人推开,推了几下没有推动,男人反倒离她更近了些。

只要她稍微一抬头,自己的头顶就会碰上林辞裕的下巴!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段时间,林辞裕的头搁在了沉舟的肩膀上,鼻子以及呼出的热气喷洒在沉舟的脖子上,弄得她脖子痒痒的,脸也有些微红。

沉舟小声的叫了两声面前的男人,却没有得到回答。

于是,她小幅度的扭了几下自己的身子,这一扭面前的男人却皱起了眉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

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抱着你了。

林辞裕的一句话,让沉舟一下子崩溃了。

她推开林辞裕,拼命挣开这个怀抱,开口尖锐:“林辞裕,我没有心,但是我知道要脸。”

你走啊,不要再让我徒有希望,像个傻子一样。

本来还想假寐的林辞裕听完沉舟的一句话,便睁开了眼睛。

用手狠狠的捂住沉舟的嘴,迫使她不能说话。

林辞裕瞪着她,双眼通红:“是吗?现在连碰你都不行了。那么多年,就算没有联系,旧情说忘就忘,沉舟,你够可以的啊!”

说完之后,林辞裕吻上了沉舟。

林辞裕紧紧禁锢住她,因为力量的悬殊,沉舟挣不开。

林辞裕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还想要更多。

原本属于他的妹妹,他的宝贝儿,一声不吭地离开,现如今变得这般冷漠,他快不认识了。

只能通过这带着血腥的温度感知,让他有一丝安心感。

沉舟感觉空气被剥夺,窒息的脑涨感不停冲撞着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眼睛沾满了水雾,沉舟感觉周身处于沸腾又冰凉的矛盾里,想推开,又想沉迷。

二人情绪上来,没注意到小妄辞从病房里面出来了。

她在病房里等了半天,妈妈也没有进来,她怕坏叔叔欺负妈妈,就跑了出来。

刚开门,就看到两人拥抱在一起,然后做着一些羞羞的事情。

小妄辞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吓得一下子惊呼出来。

热闻中的两个人听到小孩子的声音,一下子就停止了动作。

此时,沉舟的脸红的跟个苹果一样,嘴唇也被眼前的坏男人给咬破了,头发更是乱糟糟的,根本不能看。

还好,林辞裕一把沉舟的头摁在了自己的怀里,才没有被女儿看到她妈妈这副狼狈的样子。

小妄辞有些不解的问着面前的坏叔叔:“坏叔叔,你是不是又在欺负我妈妈!哼!我不要跟你玩了,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大坏蛋。”说完,就跑到林辞裕的退边,张嘴就冲他的腿咬了下去。

小丫头,可是一点都没留情,直接在自己老爸的腿上咬了一个深深的牙印子。

林辞裕吃痛的叫了一声,然后,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丫头,这么暴力,长大以后会没有男朋友的,人家不要你。”

小妄辞虽然小,但也通小一些爱情故事。哭着说:“你这个坏人,你才没人要,我这么可爱,一定会有男孩子要的。”

而躲在林辞裕怀里的沉舟,闻言低落的情绪消散,嗤嗤的笑出声。

林辞裕拧了一下她的腰,然后在她耳边只用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你这个当妈吗的,都教了孩子一些什么?”

沉舟回过神:“不用你管,我爱教什么就教什么,不劳您费心。”

无论谁和林辞裕抬杠,总是必输无疑,沉舟也一样。

沉舟说完以后,林辞裕低下头咬了一下她的耳朵,然后沙哑的说道:“没有我,你自己能生出孩子?嗯?”

沉舟冷着脸,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等沉舟平复好了以后,一下子把眼前的男人推开了。

她总算想起来对方现如今的角色:“林先生,你这样,我可以告你骚扰的。为了你的家庭,请你回去吧。”

林辞裕看沉舟瞪着圆眼,弥漫朦胧的水汽,咬牙切齿的模样,像极了一头维护自己领地的小兽,没有生气。

他有些好笑,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是不是吃醋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