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合约娇妻要复仇

2020-05-29 06:03

第二天,苏凛然居然接到了自己大哥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上“苏凛越”三个字,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此刻的苏凛越身体已经康复,也想到屈婷婷的事情,自然是要与自己这个弟弟交代一下的。

“周末回家吃饭。”苏凛越短短几个字,在他看来却充满了命令的语气。

此刻叶子苏就在他身边,她终于意识到苏凛越这个工作狂,才刚刚病好,就立马投入工作。

“喂,那屈婷婷的事情怎么办?”叶子苏也看出来苏凛越的想法,似乎也是没有想到一场病居然折腾出这么多麻烦。

如今他们兄弟俩因为屈婷婷,关系也有些僵持。父母亲一直希望他尽快结婚,这一点他也是清楚的,只是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婚姻随意交托给他人处理。

“这不是有你吗?”苏凛越笑的诡秘,叶子苏也知道,他这是铁了心要让自己给他当挡箭牌了。可是她也看到了,那个屈婷婷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上来便给了她下马威,如今更加是与苏父苏母走的那样近。

“还有,以后若是去见宁烈,要给我提前说一声!”苏凛越的语气带着不可抗拒的霸道,让叶子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苏凛越这人莫不是管的也太宽了吧,他们这合作关系都要吃醋吗?

“不然,扣你工资。”苏凛越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面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叶子苏向来是不为人威胁的,然而听到苏凛越这句话,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些都是她的劳动所得,才不能被他随意克扣!

“好!”她咬牙答应,这面瘫男如今是越来越腹黑了,对着她的时候虽然不怎么面瘫,但是倒是多番设计,也让叶子苏应接不暇。

苏凛越就是知道她心里那点小九九,这才抓住了她的弱点。

对于应得的钱,她是一分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这丫头,要强的性子里,展现出来的倒是较真与固执,不过苏凛越也算看出来了,除了对付继母与父亲这件事上,其他的事情,她倒是个没心没肺的。

夜里,苏家倒是十分热闹,不仅仅是苏凛越与叶子苏二人,还有屈婷婷与苏凛然,而霍欣怡自然也在受邀行列。

叶子苏的到来,是苏明与李然没有想到的,他们本已经安排好,这顿饭,让凛越与婷婷在一起,而凛然便与欣怡一同。

可是如今来了五个人,倒是显得有些复杂。

“凛越,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母亲将苏凛越叫了过去,她以为苏明安排他与婷婷在一起,这件事也是被他所接受的,可是如今看来,倒并不像。

“你要是喜欢小苏,你早些与你父亲说啊,现在这样……”李然一直就担心苏凛越被弟弟抢了风头,毕竟不是她的孩子,她当然更加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一切都好。

“妈。”苏凛越打断了她,前些日子他正是生病的时候,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安排,更何况,那时候他也是想看看叶子苏的反应,这一点他心里也说不清楚,为何这么急着想要逗逗她。

“算了算了,入座吧。”李然面色不好,相比来说,苏明则是更差。

叶子苏没有刻意表现,但是单单只是出现在这里,她就已经吸引了整个家中所有人都目光。

她的长相属于乖巧一类的,很讨长辈喜欢。只是如今让苏父尴尬的是,他此先已经与婷婷说好,如今这般变卦,怕是……

“爸,我与婷婷的事情,实在是个乌龙。”苏凛越笑的坦然,叶子苏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他该怎么应对,说来这祸事也与她有些关系。

“乌龙?”苏父冷哼一声,这大儿子倒是一点也不让他省心。

如今到了婚配年纪,他自然也希望他们兄弟二人都有着各自的家庭,这样公司的事情也会更好分配。

可是他好不容易安排好,都说出去的话,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婷婷她,已经有了凛然的孩子。”苏凛越这句话一说出,在座的每个人目光都聚集到了屈婷婷身上。

霍欣怡今天乖巧安静的模样,在这一瞬间,也化为乌有。

“爸,是真的。”苏凛然听到哥哥这样说,心里也有些释然,至少大哥是不想与自己争夺婷婷的。

“你!”苏父腾的站了起来,李然本还在担心凛越的事情,如今看起来,凛然闯的祸可是要更大了些,心里一下便放了下来。

要说也是凛然与婷婷发生了那种事,这才让凛越不得不反悔,如此说起来,凛越并没有什么过错。

屈婷婷恶狠狠的看着叶子苏,若不是她来了,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下乱掉的饭局让每个人的心里都不怎么好受,尤其是霍欣怡,一下变成了多余的那个人,让她没有脸面再待下去,一句话也没有说,便离开了苏家。

李然则是陪着苏父上了楼。

“婷婷,我们的事情,我爸妈会好好考虑的。”见苏凛然这样说,屈婷婷也冷静下来,只当这些事情都是他告诉的凛越,这才让如今的局面演变成了这样。

“与屈家的事情,我会与屈老说,婷婷,你就先走吧!”苏父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他绝不可能让这么可笑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苏家。

屈婷婷见如今的局面,没有一个人向着自己,她苦心打造的良好形象,也在一瞬间崩塌。

订婚以前怀孕,怀的还是苏家次子的孩子,多么可笑的事情!

“婷婷!”

苏凛然也追了出去,而此刻叶子苏看了看身旁的苏凛越,他的面上倒是没有一点动容。

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只为了反抗一桩家里安排的婚事,苏凛越这个人的心,倒是真的狠。

叶子苏不禁咂舌,如今这一桌子的菜。

“吃吧。”他倒是显得冷静,夹了块鱼肉放在她的盘子里。

“啧,你说那屈婷婷对你也算是上心,你这冰块怎么就不多看看人家?”叶子苏见苏父苏母也没有再下楼的打算,便也吃了起来.边吃,还不忘对苏凛越的调侃。本以为这冰块如今腹黑起来,也多了点人的味道,不想还是与此先面瘫的外表一样,心里仍旧那般冰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