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寸心泪难休

2020-05-28 06:03

顾卿遥没说话,倒是有点想笑。

这个于菡岚看起来并不大,充其量也就是二十岁上下,而她说话的语气也让顾卿遥心底明镜,这个女孩子……想必是个没什么城府心机的。

想必是被家里保护地太好,没吃过什么亏。

顾卿遥淡淡笑道:“于小姐这是在质问我吗?”

“不,我只是想要告诉你,黎先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就不要多想了。”于菡岚咬牙。

顾卿遥笑意更深:“于小姐说这句话,不知道是站在什么立场?”

“我……”

“站在被拒绝了很多次的立场吗?”顾卿遥翻了翻手机,便轻声问道,脸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笑意。

于菡岚简直咬牙切齿!

她根本就没见过比顾卿遥性格更差的人!

一般人听到她刚刚那句话,只会哽住不说话,哪里会这样针锋相对地指责回来?

“我没有喜欢黎先生,”顾卿遥见黎霂言的身影已经靠近过来,这才含笑说道:“于小姐尽可以放心。”

“哼,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于菡岚怒道。

黎霂言的声音却已经响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黎少……”于菡岚低声道:“我明天晚上生日宴,不知道黎少有没有时间过来?我父亲说,黎少和我们家也算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了……”

她的脸上哪里还有适才的张扬跋扈,换做了满满的少女娇怯。

黎霂言微微蹙眉:“抱歉,明晚我这边已经有约了。”

“这样啊……”于菡岚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被拒绝了。

慢慢地好像都成为了习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有勇气一次又一次地问起。

她轻叹了口气,这才道:“那好,日后也拜托黎少了。”

“恩。”黎霂言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于菡岚就笑了,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依依不舍地离开。

黎霂言转过头来,就见顾卿遥正在笑,笑容带着三分狡黠:“明晚?”

“明晚不是有约了吗?”黎霂言含笑道:“明晚你答应我请我一餐,难不成是要抵赖?”

“没有。”顾卿遥只是觉得心情不错。

“岳先生还有事?”黎霂言转头看向岳景峰,眼底的神色冷得慑人。

岳景峰迟疑了一下,这才道:“没什么,没什么。”

他简直咬牙切齿!

顾卿遥肯请黎霂言吃饭,结果和自己吃饭自己主动付账,她还是那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而慈善晚宴很快就开始了,无非是各个企业家将自己的珍玩拿出来拍卖,人们通过拍卖定价,最后价高者得,再将价款义捐给贫困区的学校。

众人和乐融融,顾卿遥忍不住摸了摸肚子,轻声道:“还好今天来之前吃了东西。”

黎霂言忍不住莞尔:“以后也要记得,大多晚宴都要提前吃点东西再过来的,不然会很辛苦。”

顾卿遥深有所感地点头。

黎霂言笑意更深,他想要摸摸旁边女孩子的头,最终还是忍住了。

怎么会有人十八岁还这么可爱?

这种不沾染任何世俗的可爱,再加上偶尔亮出来的利爪,让黎霂言对顾卿遥的兴趣越来越深了。

让顾卿遥意外的是,顾彦之这次主动竞拍了一对耳环,耳环是雕刻成天鹅状的红宝石坠子,看起来很是珍稀可爱。

见顾卿遥盯着那红宝石耳坠看了良久,黎霂言微微蹙眉:“喜欢?”

“也不是……”顾卿遥摇摇头,心底却是在翻江倒海地想。

前世……自己定然是没有参加过这次拍卖会的,而自己的母亲似乎因为照看自己,而也错过了。

那次顾彦之似乎是没有耽搁任何行程,换言之,这次拍卖会自己的父亲也拍了这对耳环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怎么对这对耳环没有任何印象。

自己的母亲真的有收到吗?

顾卿遥微微垂眸。

黎霂言道:“我让人跟拍。”

“哎,不用。”顾卿遥哭笑不得,紧忙去拉黎霂言的手。

黎霂言微怔,侧头看向旁边的人,顾卿遥只好道:“我母亲不怎么喜欢红宝石的,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拍这个。”

“这对红宝石耳坠很珍惜,因为是著名宝石鉴定人之前鉴定过的原石,当时还掀起了轩然**,后来才变成了这般模样,这次能被人拿出来割爱,也是不易。”黎霂言难得多言地解释了一句。

顾卿遥点点头应了,道:“我不是喜欢,我只是有点好奇。”

黎霂言深深看了顾卿遥一会儿,忽然开口:“你让我帮你调查了那个特助。”

“凌筱蔓。”顾卿遥低声道。

“恩,你怀疑她?”

“也不是……”顾卿遥无法去形容心底的感觉。

总说女孩子的直觉很准确,可是顾卿遥无从判断,那样的直觉究竟是从何而来,是自己当真这样想,还是因为病床上听到的一番话。

那一番话,颠覆了她二十多年的人生。

黎霂言平静道:“想要让一个人离开那个职位,并不困难,除非有人情阻碍。”

顾卿遥一怔:“你是说……”

“没有人会不犯错,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没有人是不能被动摇的。”黎霂言道。

“我明白了。”顾卿遥的眼神亮了亮,笑着应了。

黎霂言满意地笑了笑,这个小女孩,总能给他带来无尽的惊喜。

他很期待这次顾卿遥的表现。

而彼端,那对耳坠还是被顾彦之拍下了,顾彦之正侧头和念宛如说着什么,念宛如笑着点头应下,脸上写满了欢喜。

顾卿遥心底微微一动,如果……这对耳环今生出现在了母亲的首饰盒里,那么前世,它究竟去了何处?

顾卿遥不得而知。

散场的时候黎霂言还有事处理,念宛如便笑着走了过来,顾卿遥一怔,就见念宛如已经将那对耳坠戴上了,她甚至为此换了个色号的口红。

顾卿遥忍不住笑道:“真的很好看,很适合妈妈。”

“是吧?我还和你父亲说,说我不喜欢红宝石,现在看起来真的还不错。”念宛如几乎收不住唇边的笑意。

而顾彦之正在招呼媒体过来拍几张**角度的照片,顾卿遥微微一怔,什么都没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