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苏浅寒安奕小说叫什么名字 苏浅寒安奕

2020-05-27 21:01

傲娇冥王领回家

推荐指数:10分

苏浅寒安奕是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文中苏浅寒安奕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千年前,上任冥王为维系各族平衡挑起暝族与月族大战。月族覆灭,冥王寒安奕眼看爱人在自己面前含恨跳崖,终无能为力。执此一念,又是千年。千年再轮回,却恨不识相见。日久生情,缘深缘浅早许冥冥中注定。只当二人互生爱意,前世记忆、灭族深仇重新翻起,接踵而来……“七七你相信我,当年之事非我所愿。我可以弥补。”“拿什么弥补?你的命?还真好笑。够吗?太迟了,你我早与幸福擦肩而过了。”爱若无处安放,情何以相忘?

《傲娇冥王领回家》 第二十章 死里逃生 免费试读

“那么个大活人自然不会凭空消失,只怕,有人在捣鬼。”

也不知道绯夜是何时来的、来了有多久,许是想事情想得太认真,一直到他开口走上前,寒安奕才注意到。

他皱眉开口,“你的意思是……”

也确实,那么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在众人面前凭空消失,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捣鬼,或者是讨厌我的人,或者是与他冥王作对的人。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上哪去找我这么个突然被用什么方法变没了的大活人。

毕竟这种事情上,拖得时间越久,我生命的威胁性就越大。

双手环胸含笑望着他,绯夜挑眉,“虽然对方是如何做到的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等找到了人找到了事发地点,一切自然也就摆到我们面前了。”

希满面愁容,“可现如今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去哪找人?我们又不知道苏小姐被人带去了哪里。”

“别忘了,在外人眼中,她还是个人类。不论是暝族人还是猎魂族人都有明令规定,不得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下手。既然不能明着动手,那能够暗着动手的,就只剩下一个地方了。将她丢进那里尸骨无存,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不是么。”

听到这番话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寒安奕也顾不上别的,就要冲出去,却被硬生生拦了下。

绯夜紧抓住他肩膀,“这里还需要有人主持大局,以免生了其他什么事端。这趟,还是我去吧,你留下。”

虽然不甘心,寒安奕还是强忍了下,“小心行事,把浅浅给我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冰渊之域。

被藤蔓拖着从地上擦除十几米远。

就在我已经精疲力竭,连再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时,后边的拉力突然不见,而我也停在了满是杂土的地上。

强忍住浑身上下的疼痛爬起,我跪坐在地蹭着转了个身,却发现空无一人。

而地上,除了被割断的藤蔓枝外,也就只有一熟悉的琉璃片,与白天在学校时候帮了我的那片一模一样。

俯身捡起那通红的碎片放在手心,我惊魂未定。

刚刚那种我已经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情况下,若不是那个不露面的好心人及时出手,我只怕也就只剩任人宰割的份了。

不过这个三番两次救我又不方便露面的人到底是谁?

坐在地上晃神的功夫,同希一路赶来的绯夜已经飞快的移动到了我面前,蹲xiashen查看我破烂的校服却不敢碰我,“怎么会搞成这样?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伤你!你主要的伤口在哪?哪流了这么多血?”

他怕万一触碰到哪里会弄疼我,我身上的校服被染得到处都是血迹,他分辨不清到底哪里受伤了。

“你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回答了。”

我有气无力开口,但为了不让旁人担心,故作一副只是有点累、并没有受什么伤的样子,我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累赘和负担。

“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绯夜怒,一把将我从地上抱起,大步走向冥馆,“希,我先带她回去清理伤口,你留下处理现场,然后向奕汇报下情况。”

从他们口中所说的冰渊之域入口到冥馆的一路上,我就静静靠在绯夜胸膛。

他身体和寒安奕一样没有温度,让我几次忍不住打冷颤,却又不好多说什么。可是像现在这样被人保护着的感觉,真的让人觉得很安心。

“累的话就闭上眼睛睡吧。”头顶传来轻柔的声音。

“累,但不困。”

我要保持清醒的等着小蕊给我处理伤口,记住那刺骨的痛,待日后要是让我知道今日把我弄得遍体鳞伤的人是谁,我定十倍百倍奉还给他!

寒安奕房间。

“嘶——轻点轻点!”

在酒精沾上手背伤口的瞬间疼得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我一副幽怨的小眼神望着面前亲自动手给我上药的绯夜。

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个女生啊,他下手就不能温柔点吗!

“知道了知道了。”他嘴上虽然很不耐烦的样子,手上动作却明显轻了很多,“有了这次的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跑!”

“那这次的事又不能怪我,还不是寒安奕那家伙……”

还不是那家伙他竟然敢强吻我!

我当时只扇了他一巴掌就逃跑了都便宜了他,要不是看在他身份尊贵我又打不过他的份上,我早就炸毛了。

门‘砰’的一声被从外边踹开,寒安奕光速冲进来到我身边停住。

看着我浑身是伤的样子,他眉头紧锁,“不是说过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吗?怎么伤成这样!夜,你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绯夜无辜,“冤枉啊,我和希赶到的时候,她就这么一身伤瘫坐在地上。”

“你先出去,我有话和她说。”他语气一如既往的让人感觉脊背发凉。

看了看手中药瓶终于还是放了下,绯夜几步一回头,不情愿的离开了房间关上房门,将我和那家伙单独丢在了一个空间内。

突然冲上前紧握住我双手手腕将我压倒在床,寒安奕俯视着我,让我莫名觉得周围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你……你……你干什么……”

“苏浅,你一定要别人无时无刻为你担心吗!这么大个人,连保护自己都不会吗!”

我望着他的双眸,怔住。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认真的眼神看着我,嘴里叫着的是我的名字而不是‘蓝月七’,就好像……他终于开始一点点将我和那个人区分开了。

实在忍受不住腕处的疼痛,我闷哼一声,痛的直咬牙。

寒安奕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快速放开我翻身站起,默默走向了门口,“你好好休息,我去叫小蕊来帮你处理身上的伤口。还有,今后不要再做这些明知道会让旁人担心的事情。”

从床上起身看着他一步步离开,我心中闪过一瞬即逝的温柔。

那温柔的感觉很熟悉,就好像……我曾经在哪里,也同样经历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