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的女友是女灵_徐舒_揽月色入怀8d95dd69

2020-05-27 18:04

徐舒是一个商人徐大贵的二儿子,本是一个幸福的五口之家。有着疼爱自己的哥哥,疼爱自己的父母,淘气的妹妹。但是这幸福突然被打破了,一切都因为三年前父母出了车祸。母亲徐兰兰当场死亡,父亲也变成痴呆,宛如儿童。生活的重担一下落在哥哥徐杰身上,妹妹也从淘气变得自立,开始为哥哥徐杰分担生活的重担......当事情慢慢变好的时候徐舒遇到了自己的女灵女友......这将是一种怎样的爱恨情仇......

免费阅读

是啊,他们在讨论以前那个凶神恶煞的自己,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整日酗酒。

徐舒展颜一笑,打趣道:“以前的我这么坏吗?”

说着还做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徐舒坐到餐桌的凳子上,扫了一眼还不明就里的徐杰和依依,像是一个傲娇的小公主一样:“哥,还有多的早餐没,我饿了。”

徐杰和徐依依都一脸吃惊的看着刚起床的徐舒,但是最吃惊的莫过于徐杰。

因为徐杰已经有三年没有听到徐舒叫自己哥哥了,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自从车祸发生以后徐杰和徐舒的关系就不怎么好,以至于徐杰认为自己是不是再也听不到徐舒叫自己哥哥。

徐杰受宠若惊的看着徐舒,愣了愣神,但还是走向厨房,给徐舒做吃的去了。不过此刻徐杰心里也是大大的疑问,徐舒好像变了,像变了一个人。但随即徐杰便笑了起来,这是一个好的兆头,徐舒或许不会像这三年一样自暴自弃。

待徐杰走进厨房,徐舒看着还在震惊中的徐依依,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小丫头,长大了,敢在背后说你哥的坏话。”

没等徐依依回话,徐舒便转过身子,看着呆坐的父亲。抿了抿嘴唇,鼓起勇气叫了一声:“爸。”

徐大贵像是没有听到徐舒的话,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早餐,嘿嘿嘿嘿的傻笑着,口水也顺着下吧流到衣襟上。

徐舒叹了一口气,心里不自责是假的。

看着此刻的父亲,满目柔情。徐舒打心眼里懊悔和心疼,懊悔自己的任性,心疼此刻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

徐舒也很吃惊自己的改变,自从昨晚以后自己变得豁然。

仿佛一切都变了,心态变了,处事方式变了,更爱这个世界了。

不过这是个好的开始。

“哥!你们快来看!有人放风筝!”

“哥!你们怎么不来放风筝!大家都是出来玩的!”

徐舒与徐杰相视一笑,也加入到妹妹放风筝的孤军中。三姊妹一起奔跑,一起疯一起闹,一起追逐逝去的三年沉默时光。

徐依依一到野外,便放飞自我,这是很多年的沉闷爆发,一瞬间孩子的天性便展露无遗。什么要吃好吃的,要玩好玩的,要哥哥陪着。。。徐舒和徐杰看到妹妹开心的样子,也是很欣慰,生活好像回到了从前母亲还在的时候。

不知玩了多久,徐依依突然瞪着圆圆的眼睛指着父亲的方向道:“你看,父亲笑了。”

徐依依拍着小手,欢喜起来。说着看来父亲都出来看看还是有用的,在外面不会像在家一样痴呆的坐着。

徐舒徐杰也看向父亲的方向,昨晚过后,徐舒对父亲的感觉变化很大仿佛觉得父亲不一样,至于哪儿不一样,徐舒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感觉父亲怪怪的。行为上有点怪,有时候说话也有点怪。但转眼一想,父亲本就是不正常了还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吗?

但是看到此时父亲的笑容,徐舒还是很惊讶的,父亲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笑了。以往遇到什么有趣的无趣的,父亲要么是呆坐着,要么是傻笑。现在父亲的笑,很是自然。看着父亲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徐舒觉得父亲没有病。

但随即徐舒这些想法便被抛之脑后,因为此时已经红霞满天,是时候回去了。

这个时候徐舒看着哥哥徐杰眉头微皱,徐舒停住脚步,因为他知道哥哥徐杰有话对自己说。待徐依依继续追逐着风筝走远后,徐杰和徐舒躺在草地上,互不言语。就这样躺着,看着红霞在蓝天上追逐,看着飞鸟掠过天穹,看着时而掠过天空的飞机留下的一条白线。。。

终于,良久,徐杰转头看着徐舒率先打破了沉默:“小舒,恨我吗?”

徐舒愣了一下,以为大哥会问昨晚到现在的改变。但是徐舒转念一想:是啊,恨吗?谈得上恨吗?以前的自己虽然淘气,确是积极向上的。这些年都做了什么自己心里也清楚。恨谈不上,却是满满的感动,因为这是三年的教诲和包容。长兄如父在哥哥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自己为什么要恨!

徐舒转过头迎着徐杰的目光:“不曾有过。”

俗话说血浓于水,兄弟之间如果都要谈恨的话,这该是一段怎样糟糕透顶的兄弟关系。如果要谈恨,恐怕固然已经发展成古装剧里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夺权之争,视兄弟为基石、视兄弟生命为粪土。

徐杰听完徐舒简短的四个字的回答,也是一愣。徐杰能感受到徐舒话语中的诚恳,还有眼神中的坚定。

小舒懂事了。这是徐杰此刻唯一的答案。

过了一会儿,徐依依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因为徐依依突然记起自己的猫咪已经有一天没有喂食,中午出门之前他们一家子都把小妹养的猫给遗忘,没有喂食。要不是徐依依提起来,徐舒和徐杰都不会发现小妹的猫咪今早居然没有叫唤,以至于没有记得喂食。

毕竟今早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他们激动的忘却一些事情。

看着天色,也是时候回去了,再不回去,猫咪就要被饿死了。

父亲此时是坐在轮椅上的,因为父亲虽是手脚健全,但有时候却会像还没学会走路的小孩一样,喜欢攀爬,所以给父亲备了一个轮椅。

徐舒主动去推父亲,因为他想跟父亲多待会,尽尽孝心。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但还是漫天霞光。如果把此刻定格,那一定是一幅美好的画卷。

霞光中,一个少年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父亲,坐在轮椅上的父亲歪着头,像是熟睡又像是正在看着推着轮椅的少年。哥哥拖着行李箱满眼溺爱的看着正在舔舐冰淇淋的妹妹,妹妹左手拿冰淇淋,右手放飞着一只气球。在夕阳的余光中朝着夕阳走去,影子在柏油路上越拉越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