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三爷的心尖宠妻

2020-05-27 18:04

一周后,唐以眠伤口痊愈,终于可以回去上学了。

“恢复的不错,可以去上学了。”闻人羽在给唐以眠拆绷带。

唐以眠漏出灿烂的笑容:“终于恢复了!”

她反复伸缩胳膊,嘴巴微微嘟着,虽然只是一周的时间,但也把她憋坏了不少,三爷管得紧,她不能出去,可现在,她已经恨不得快点回去找唐清茹了!

学校。

唐以眠和往常一样,让司机把车停在离学校稍远的地方,自己走过去。她把书包往后一扔挂在肩上,走到学校门口停了两秒,暗忖她终于回来了。

“她怎么回来了?!”

“她还有脸回来……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了不知道被谁包走了呢!”

“唉,乡巴佬吗?肯定是讨好有钱人家,或许还给人做那个呢…”

唐以眠走进学校,身边少不了人诋毁,但她只觉得可笑,嫉妒的长舌妇才会用言语这最笨的方法去伤害别人。

“唐清茹,我的好姐姐,你现在还好吗?”唐以眠心里想,嗤之一笑。

殊不知,唐以眠心心念念想会面的姐姐,早已被三爷给叫走。

“路桥,人带来了吗?”雁崤眉头紧皱,语调森冷暗沉,整个雁府都无一人敢说话。

“带来了,三爷。”路桥小心答道。

“把她带到后山喂藏獒。”男人冷冷的开口,发号施令道。

“是,三爷。”得到命令后,路桥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把唐清茹带到后山。

唐清茹清早照常去上学,却突然被人从后面蒙住眼睛就带走了,雁府太大,她又没来过,自然认不出来,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依然摆着小姐架子,“你们敢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那,唐小姐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而负责。”路桥从门外走进来,唐清茹认出路桥,背脊顿时一寒,不安的眨了眨眼睛,连语气都弱了下来:“你……你们要干什么?”

路桥懒得理会唐清茹,直接冷冰冰的吩咐着,“三爷吩咐,把人带到后山喂藏獒。”

唐清茹这下大惊失色,舌头打结:“什……什么?!藏獒!”

她猛地起身就想逃跑,但在男人面前就犹如小弱鸡一样,没有一点攻击力,被人拖着向后山走去,空气都回荡着唐清茹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刚被丢进后山,唐清茹就听见藏獒的嚎叫声,她吓得失魂,猛地后退,便踉跄的摔倒在地上。

好痛,但却感觉到一阵冷风从颈间吹过,像是危险降临的信号。

尤其是路桥还用口哨吹了一下,唐清茹瞬间感觉到有股大力在向她这边奔来,几只藏獒快速的朝唐清茹的方向奔了过来。

“不…不要!”唐清茹冷汗涔涔,连忙爬起来想逃跑,身体却很僵硬,脚底一时打了滑,又重新摔在地上!

“啊啊!别追我!我错了!啊!啊!救救我!”满山都是唐清茹的声音,大到想要把房子震倒。

藏獒流着口水,兴奋的看着眼前的猎物,几只藏獒面面相觑,便迈着壮硕矫健的爪子向唐清茹狂奔了过去。

“啊!”

一直藏獒咬住唐清茹的后腿,尖利的牙齿直接将裤子撕破,露出白嫩的皮肤。口水滴在腿上,吓得唐清茹魂都要丢了。

她甚至不敢转过身去看藏獒张着血盆大口的面目,大哭嚎道:“爸爸妈妈救我!我不要死!快来救我!”

一只藏獒却慢条斯理的用嘴咬住她的另一只裤腿,向后用力,唐清茹便被拖在地上,身体向后拖动着。

唐清茹害怕极了,圆润好看的指甲进了泥土,扣得有些疼,山上的人就这么冷漠无情的看着,没有丝毫动容。

而天上的无人机更是冷酷的拍摄这些画面,无一不在衬托着唐清茹此时此刻有多么的惨!

唐清茹没上学,唐父唐母很快得到了消息,得知是被三爷的车给带走了,先是惊喜,随后又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不对劲,忙打给盛曜,三人一同赶到雁家!

唐以眠在学校里也没见到唐清茹,中间下课时间,便掏出书包里的小手表查着路上的监控,眉心微拧,唐清茹被带去雁家了?

她抿了抿唇,便去向老师请了假,打车赶回了雁家。

好巧不巧的是,唐以眠走进雁家大门的时候,便看见三道熟悉的身影,唐母正在那边请求着:“就让我们进去吧,我们的女儿被三爷叫走了。”

唐母视线微一偏,突然看见唐以眠,瞬间像抓着救命稻草的一样的朝她跑过去,猛地抓住唐以眠的胳膊:“唐以眠,你快去求求三爷放了你姐姐,那可是你亲姐姐啊!”

“亲姐姐?这时候她是我的亲姐姐了?我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唐以眠冷淡的瞥了一眼,冷声道!

“唐以眠!以前我们对你怎么样,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妈妈跟你道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会变的这么冷血无情?!”

明明有求于人,可唐母自始至终话里还是带着谴责,唐以眠的心不禁更寒凉了一些。

她低头,掩饰住眸底一闪而过的情绪,从钱包里抽出钱递给司机,而雁家门口的保镖则面不改色的向唐以眠走来,亲自替她打开门,唐以眠跳下车。

“那就当我冷血无情吧,唐清茹怎么样,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唐以眠不在看唐母,被保镖护在身前向雁家走去,唐母还想在说着什么,却被保镖一记眼神慑住!

向主楼走去的时候,唐以眠莫名有些心悸,心里似是涌着一股莫名的情绪,三爷…把唐清茹抓走干什么?

来到书房前,唐以眠轻敲了敲门,然后缓缓的打开,一眼看见雁崤坐在书桌前,面沉如冰。

唐以眠走到三爷身旁,自然的伸手给他按着太阳穴:“,三爷,怎么了,又头疼了吗?唐家人怎么在雁家门前?”

刚问完,唐以眠便顺着雁崤的视线看向电脑屏幕,心口一怔。

屏幕里的唐清茹正被藏獒当做玩具一样玩弄着,惨嚎声都快震破耳膜,而无人机正好给了唐清茹一个特写镜头,俏白的脸花容失色,大汗淋漓,因为害怕,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