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恰逢爱你情深不渝_楚洛墨林子然_梦得

2020-05-27 18:02

恰逢爱你情深不渝第三十三章

无辣不欢?

这怎么可能?

莫离好看的眉头拧了一下,确认道,“我真的不吃。”

“这样啊。”张玲也不再勉强什么,冲一旁的服务员笑了笑,“那就先把刚才那几道菜撤掉,只要一个辣子鸡丁。”

说着,她将手里的菜单推到莫离面前,“你选两个你喜欢的。”

莫离接过看了看,随口报了两个清淡的菜名。

不远处,宫奕琛看着这边的两个姑娘,听着莫离的话,一贯清冷的眼眸闪了闪。

莫离的口味,也是极其清淡。

真的这么巧合吗?

大腹便便的合作商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见宫奕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禁是有一丝的诧异,“宫总……”

“张总,抱歉。”宫奕琛沉着声音打断了合作商的言语,“我有事要处理。”

合作商愣了一下,点头说了声:“好,我先进去等着。”

他看了一眼莫离的方向,然后就先去了包厢。

宫奕琛继续站在那里,带着探究的眼神落在不远处的女人身上。

“对了,在医院也不好问,韩妈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张玲一脸关切询问。

听到这个问题,莫离的眼中瞬间浮现了几缕担忧,“积劳成疾,我妈现在必须要住院治疗才行。”

“住院?韩妈妈怕是不想花钱。”

莫离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我妈的那个性子,怎么可能安心的在医院待着?她现在就算人在医院,心也是挂在孤儿院上的。”

“也是,韩妈妈在孤儿院上花的精力是最多的。哎,如果,要是有人来捐助一下孤儿院,她的负担也不会这么重了。可是现在所谓的慈善家……不提也罢。”

捐助?

听到这两个字,宫奕琛皱了下眉头,不动声色地顿住脚步,看向莫离的背影。

莫离微微沉吟了一下,才缓缓开口说道,“慈善捐助是个办法没错,可……我现在已经辞职了。”

就算没有辞职,她总不可能莫名其妙跑去跟那些有钱人说,麻烦你做一下慈善捐助孤儿院吧?

“什么?”张玲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那韩妈妈知道这个事情吗?”

“她不知道,我不想让她担心。”莫离轻声说道,“另外,我还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你说。”

“我想在本市找一个工作,最好是离孤儿院能够近一些的。我这两年车祸住院,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病成这样,我妈太辛苦了,我毕业以后留在本市可以帮衬照顾她,只是我对这里的人脉也不是很熟悉,所以想请你帮忙。”

莫离一番话说的很诚恳。

“好,你放心。”张玲毫不犹豫的一口应了下来,“你回来,咱们也能做个伴。”

莫离微微松了一口气,“谢谢你。”

话音刚落,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冰冷又有些熟悉的声音:“韩小姐这么说,是不是忘了什么?”

她本能性的一回头,正好对上宫奕琛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你怎么在这里?”莫离的眉头几乎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昨天在医院,你答应了什么?”宫奕琛的声音愈发的冷,却偏偏用一种无波无澜的语气说出来,让人心里面更是无端的生出恐惧感,“这么不喜欢宫氏?”

“没有。”莫离否认了一句,这个男人话语之中的威胁意味十足,他在拿她母亲来威胁她。

“宫氏很好,能在那里工作过是我的荣幸。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能力还有各种不足。恐怕,是要辜负宫总的厚望了。”

宫奕琛蹙眉:“莫离!”

“那宫总,我就先走了,您先忙。”

说完,莫离就一把拉起张玲,不由分说的就往外面走去。

她现在不是很想面对宫奕琛。

看着那个匆匆逃离的背影,宫奕琛面无表情的勾了一下嘴角,却没有再跟上去。

他这次来这里是处理一些要紧的事情,一会儿还得赶回H市去处理另外一件急事。

至于这女人,慢慢来。

H市。医院。

“宋岩,签字。”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将两张薄薄的纸用力的扔在病床上。

半靠在病床上的人带着金丝框的眼镜,他伸手抬了抬,不卑不亢的开口,“宫总,这件事情已成定局,我签字也于事无补了。”

“宋岩,你不要得寸进尺!”宫旭涛面上努力维持着的镇定有了一丝丝的崩裂,说出的话带着几分咬牙切齿,“这个合作案本来就是我们宫家的,我让谁去做,就是谁去做。”

“宫经理这话莫不是说的太过于绝对了?”宋岩虽然是身为下属,但每一句话落得也算是掷地有声,“我也是宫氏的员工,难道合作案在我手上,就不是宫氏集团的案子吗?”

“你!”宫旭涛一时被堵得哑口无言。

宋岩微微笑了笑,之前脸上被宫旭涛打的伤痕红肿一片,但是,并不影响他拿下这个合作案的决心。

“那要是宫奕琛发话了,你是签还是不签?”宫旭涛一双眼睛紧盯着宋岩。

整个宫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位可算是宫奕琛的心腹之一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绝对不能容忍本来属于他舅舅的合作案,被这个人抢走。

这不是简单的合作案而已,它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微妙的立场问题。

宋岩倒依然还是从容不迫的模样,淡淡的开口,“这就是宫总的意思。”

“你!”

“你有疑问?”在宫旭涛又一次无话可说的时候,门口那里忽的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他回头,正看见宫奕琛步伐矜贵的走来。

“我还说,出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的宫总会不来?”宫旭涛挑着眉,脸上又挂上了一贯温和的笑意,“宫总,你在公司只手遮天就算了,非要将我们大房一网打尽吗?这合作案我舅舅跟了大半年,这个宋岩算什么东西?呵呵,你说这事应该怎么解决?”

宫奕琛不语,深邃的眼眸看向了半躺在那里的宋岩。

而后者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轻微的惊讶,随即又立刻收起那些情绪,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见此,宫奕琛才将目光挪到了宫旭涛的身上。

宫旭涛毫不畏惧的看着宫奕琛,“看什么?于公于私,这合作案都轮不到宋岩插手,从宫氏的利益出发,我舅舅更为熟悉水利这一块……”

“大局已定。”宫奕琛蹙眉,缓缓开了口,却是一句不带有任何商量口吻的话,“成王败寇,合作案是宋岩标下的。”

宫旭涛的脸色一变,“这宫氏不是你宫奕琛一个人的宫氏,你这样武断,就是不把我们大房放在眼里了?更何况……”

话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咬着牙继续说道,“更何况宋岩跟你什么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宫奕琛,你不要忘记了,这是宫氏!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宫奕琛眯了眯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