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最初的眷恋_姜烟、傅司眠_六月雪

2020-05-27 15:02

姜欢欢咬牙,指尖在身侧一点一点收紧,眼睛紧紧盯着她领口的花,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你怎么回事?”她道。“姐姐……”姜烟停下脚步,声线惊惧。“这花哪来的?你就这么糟蹋我给你的礼服?!”姜欢欢眼里的嫉妒即将喷薄而出,压低着声音道。

免费阅读

“姜欢欢,别惹事。”叶柳珍低声警告,第一时间笑开了,“真好看,这是你自己改的吗?没想到阿染还会这手艺,改天可以教教家里的佣人,以后我们的礼服也都可以别致些。”

“这不是我改的,刚才在门口的花圃里遇见一个姐姐,她说衣服太大了,所以帮帮我。”姜烟笑了笑,眉眼弯弯。

原来是这样。

叶柳珍暗暗松口气,但余光瞟到众人的视线焦点还是集中在这边,心里也堵得慌。

姜欢欢立刻瞪眼,上前拽着她的衣裙咬牙开口:“不可能!门口随便一个仆人都有这个手艺?你……”

“欢欢姜烟,过来。”姜树恩的声音在另一侧响了起来。

姜欢欢瞬间松手,但眼睛还不甘地盯着姜烟。

姜烟突然抬眼,微微颔首斜了姜欢欢一下,笑意在脸上一闪而过,随后迅速恢复了怯怯的眼神,一切不过几秒时间,这个角度也只有姜欢欢能够看见。

“你!”姜欢欢一把将她拽住了,“你很得意是不是?在我这儿耀武扬威呢?!妈!你看见没!看看她这样子!”

“姜欢欢!”姜树恩提高了音调。

众人互相交换着眼神,交谈声渐渐小了,视线本就被姜烟吸引了大半,此刻更是偷笑声四起。

姜欢欢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在什么场合,脸色一阵青白,松开了手,恨恨地剜了姜烟一眼。

“姐姐,爸叫我们过去呢。”姜烟道,声音软得不可思议,带着不同的音调,却也格外别致和好听。

这是姜烟第一次开口叫爸,叶柳珍和姜欢欢的脸色都更差了。

“这是你那个二女儿吧?”楚培章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走上前来,笑眯眯道:“叫什么名字?”

“姜烟。”姜烟低头,轻声道。

楚培章是楚家的掌权者,楚墨的爷爷,虽然年近八十,但性格还是十分爽朗。之前楚家选定和姜家联姻,看上的是更加乖巧好拿捏的姜曼,人选也是由楚培章敲定的。

众人眼神微变,听见“姜烟”两个字时,表情顿时有些异样的暧昧——早先姜树恩就已经将姜烟的消息放出去了,现在不用想也知道这样貌是用来做什么的。

“名字也好听。”楚培章点点头,随即转向了姜欢欢,“好久不见欢欢了,还是这么个直脾气,过来和楚爷爷说说,刚才生什么气呢?”

“哪有生气呀……”姜欢欢迅速上前,撒娇地小声道:“姐妹之间还有不拌嘴的?”

楚培章被逗笑了,乐呵呵看着姜树恩道:“你看看这妮子,嘴皮子一天比一天伶俐。”

姜树恩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些,抬眼道:“她从小就是这样,楚墨是和她一起长大的,最清楚她脾性。”

楚培章眼神一动,转眼在楚墨和姜欢欢身上打量一番,随后笑意深了深:“是啊。”

姜烟眯眼。

看来这联姻非但不会取消,甚至有可能遂了姜欢欢的心愿。

台前的乐队换了首曲子,变成了三拍子的舞曲,气氛顿时重新热络起来,不少身影转进舞池,随着音乐变换舞步。

“诶,这首曲子是楚墨最喜欢的。”楚培章突然道:“楚墨,之前你不是和欢欢练过四手联弹吗?每次都是跳舞,今天要不要上去来点新鲜的?”

姜欢欢眼睛一亮,眼神迅速在场内一扫,定在了姜烟身上,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我前两天被琴盖砸了手,现在还疼呢,今天恐怕是没法表演了。”她转眼笑道:“不如让妹妹替我吧?妹妹,你别怕,那儿就有谱子,实在不会就弹单音也行。”

“哦?姜烟也会弹琴?”楚培章讶异道。

“欢欢,你又胡闹什么?”姜树恩低声呵斥。

姜烟在那种地方长大,上哪儿学的琴?

“爸,妹妹早晨和我说她学过一些的,放心吧——是不是妹妹?”姜欢欢笑着转头。

“我……”姜烟低头站着,满脸慌乱,手指都快把衣摆绞碎了,被姜欢欢硬生生推到了台前。

“去吧去吧,今天穿得这么美,给他们露一手,好让他们知道我们姜家的女儿不是徒有其表而已。”姜欢欢道。

姜树恩表情微微一动,嘴唇抿着,却没有再阻止了。

姜欢欢这话说得没错,如果姜烟真的会,就算只是做个陪衬,也会给她的身价加上不少筹码……

“楚墨?”楚培章又叫了一句,敲了敲拐杖。

楚墨扫视这一小圈的人,表情漠然地上前,垂头看了姜烟一眼,触到她脸上的神情时明显皱了皱眉。

“走吧。”他道。

两人坐上了琴凳,姜烟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琴谱,冷冷勾唇。

“你糊弄糊弄弹几个音,我把控。”楚墨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清冷寡淡,没有情绪。

姜烟转头,视线定在他精致的下巴弧线上,笑了起来:“楚墨,你不想娶姜欢欢吧?”

楚墨手指一顿,这才转头仔细打量起姜烟。

她声音很轻,乐队离人群还有一段距离,这话除了他,没人能听见。

“是。”楚墨道,倒是坦诚。

“但楚家和姜家必然联姻,这事情没得选择。”姜烟将手放上了钢琴,脸上的笑容笃定而张扬,“那就选我,我会让你满意。”

楚墨抿唇,眼神定在她脸上久久没有移开。

“陆家的人来了。”一个侍者进了场,说话声音不大不小,顿时引起了一片惊呼。

陆家?

姜烟眉头一动,顺着骚动朝着门口看去,这一眼便僵住了身子。

厚重的大门从两头拉开,黑色的裤腿一晃,暗纹在阳光下微闪,颀长笔直的身形从门外走了进来,步伐有些慵懒,墨色的眸光率先朝着钢琴凳上的男女投来,随后缓缓定在了姜烟的脸上。

她眼底的惊愕几乎隐藏不住——竟然……是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