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都市无敌仙婿

2020-05-27 12:05

原来,融髓果不仅仅治好了他的病,还暗藏着一个惊世骇俗的秘密。

这神秘人赫然是一位绝世高人,融髓果中蕴含着对方的记忆和经验等传承。

治疗吴华丽脸上斑点的病例,就是来自这位先辈的记忆。

根据记忆,这位先辈是传说中的修真者。

“这不是在做梦吧?”

李洛尘手指掐了下胳膊,真切的疼痛感传来,令他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位先辈乃是三百多年前的天纵奇才,在宇宙间纵横叱咤,横扫八方,从无败绩,被尊为无敌仙尊。

只是,在渡劫时遭遇敌人暗算陨落,只剩一缕残魂遁入那颗融髓果种子之中。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修真者?”李洛尘心潮澎湃,恍如做梦。

如果是以前,李洛尘绝对不会相信,但是今天的经历让他不得不相信。

融髓果与无敌仙尊的残魂融入李洛尘体内后,改造了他的身躯,祛除病根,洗涤污秽,伐毛洗髓,重铸肉身。

无敌仙尊的传承包罗万象,囊括各种《汤液经法》等医学典籍,还有修行功法《圣巫诀》,战技《玄天九变》等等。

李洛尘在众多修真武学典籍中挑选了一番,最终选择了最强大的《圣巫诀》。

《圣巫诀》,乃是上古时期人类巫者智慧的结晶,无敌仙尊是其集大成者,是他修炼的功法中最为艰难,但也最为强大的功法,一旦修炼成功,便拥有改天换日,移山倒海的威能。

这《圣巫诀》不是那种冗长深奥的功法,相反,整个修炼法诀只有三百多字,但是每一个字都蕴含着特殊的意义,每一次修炼参悟,都能够从中获得新的感悟。

这样的感悟反应在修炼上,则是让李洛尘更快的进入修炼状态。

李洛尘依循巫法要诀,缓缓调整呼吸,待到杂念全去,心境进入前所未有的宁静状态。

半个小时之后。

空明,宁静。

周围的一切尽数忘却,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一个人。

李洛尘的呼吸变得悠长,均匀,轻微,他全身的肌肉、脉搏等等,俨然遵循着某种玄妙的规律。

身体内部的呼吸、血脉流动、心脏的跳动等等,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变化,都呈现在李洛尘的脑海之中,洞若观火。

上古大巫,以肉身抗衡天灾,守护黎民,勇往无前,锐不可当。

《圣巫诀》便是以这样的精神为执念,淬炼肉身,逐步提升。

呼~

吸~

普通人是呼吸空气后,吸收氧气,然后身体经过转化,呼出二氧化碳。

但是这《圣巫诀》不是,而是将空气中的一切都吸收进体内,经过法诀的改变后,空气中的各种成分,包括氧气等等,全部灌注体内,然后转化为对肉身的淬炼。

至于呼出的气流,则是他体内的污秽杂质。

如此循环,一次次的重复修炼,李洛尘的肉身进一步得到淬炼,不断增强。

在修炼了数个周天之后,感受到身体达到极限,顺利踏入修行者之列,跨入筑基境。

筑基境共有九个小层级,分别是肉力、柔筋、润膜、钢骨、内壮、通髓、换血、百窍、定基。

李洛尘此刻便是在第一级肉力境,而肉力境是指淬炼全身肌肉,让身体力量达到人体的极限。

传闻,达到一级肉力镜巅峰之后,肉身力量堪比大象。

第二天,一家三口乘坐着老旧的桑塔纳,离开诊所。

方武德为李洛尘简单的说了下情况。

他们这次是去一个药材商那里购买药材,

这名药材商是海州市医药这一行颇为著名的人物,名叫苏洪泽,经常进入深山收购药材,贩卖各个诊所和药店等。

半个小时候,桑塔纳在一栋独栋别墅前的路边停了下来。

这座独栋别墅装潢华丽奢侈,设计也颇为讲究,在拐过一幅国画山水的屏风后,眼前豁然开朗,光线明亮,赫然是一个面积颇大的拱顶客厅。

一盏巨大而华丽的吊灯高垂,温和的光线透过晶莹的装饰照射下来,让这座客厅愈发衬托得富丽堂皇。

客厅的主位沙发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长着方脸,皮肤略黑,身材略显精瘦,看起来颇为精明强干,他穿着短衬衫,手中捏着一串佛珠,看起来非同寻常,价值不菲。

他的左手边,坐着一名年轻人,正是张宇昂。

看到李洛尘三人时,张宇昂不禁一愣,眼眸中旋即露出一抹讶异和浓浓的嫉恨。

另外一边,则是名五十多岁的老者,穿着较为古朴的服装,戴着眼镜,留着几缕胡须,颇有些高人的姿态,从容的捋着胡须。

方武德满脸堆笑,快步上前,朝着中年男子恭维道:“苏老弟,这么多天没见了,你的精神头是越来越好了啊。”

端坐着的中年男子,正是这栋别墅的主人苏洪泽,他神色平淡的笑了笑,“方老哥,坐吧。”

“好好。”方武德连忙笑着答应,谨慎的扫了一圈后,自觉的在角落坐下。

“苏总,龙须草能让大伙见一见了么?”

老者对他们一行人视若无物,对苏洪泽问道。

苏洪泽对这位老者颇为尊重,当即笑着点头。

一名手下捧着一个木盒走过来,长约一尺,手臂粗细,上面有一个小锁。

“我对龙须草也是有所了解的,但是这一株不敢确定,所以特意请高老先生过来鉴定。”苏洪泽打开木盒,笑着说道:“如果是真的,那便出售,哪位想要尽可以出价。”

众人的目光随之聚焦过去,落在那木盒内,就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株药草,类似何首乌,但是要形状要瘦长许多。

色泽苍翠,叶上点缀着些许奇异的墨绿色斑点,根须很长,卷曲在一起,上面还有些许泥土。

高老先生仔细的观摩,过了片刻后,他才点着头,目光灼灼的说道:“这是龙须草,最起码也有五十年。”

五十年的龙须草?

苏洪泽心中大定,露出笑容,“多谢高老先生,这株五十年份的龙须草,到底价值多少我也说不准,还要请高老先生你指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