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风华绝代:重生太子妃_楚洛墨林子然_温泊雪

2020-05-27 12:01

风华绝代:重生太子妃第一百章 他没死

孟雲朝屋里深深看了一眼,意味深长道:“这就只有真正下毒的人才清楚。”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氏依旧不依不饶,“孟雲,你别仗着有太子撑腰,就在这里为非作歹!”

她说着微提高声量说道:“太子殿下,你若是不把这事情给我查清楚,我定会搞得人尽皆知,让大家都看看,我们太子殿下是如何包庇罪犯。”

容成晔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朝身后的侍卫瞟了一眼说道:“将人都带上来。”

这时,侍卫连忙将那日追打孟雲的护卫带了上来。

他们跪在地上跪了一排。

容成晔厉色道:“孟雲并没有定罪,你们就乱用私刑,若是她真有罪,你们直接告到皇上那便是,动用私刑,是不是就是不把我这个太子看在眼里?”

孟大老爷和刘氏看着那跪在一排的护卫,脸渐渐有些发黑。

不过他们倒是已经豁出去了。

孟大老爷缓和了神色,正色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将孟雲直接送去刑部,让刑部的人亲自审理,看看她是不是凶手,太子殿下最好也要秉公执法,不要乱用私刑。”

容成晔脸色微沉,刑部的人有一些并不是他的人,他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人在那里面对孟雲不利,微有些顾虑。

孟大老爷看到了容成晔的疑惑,脸色顿时多了一丝得意。

与此同时,孟家的后院内。

孟芊正站在窗旁看着前院的方向,嘴角上扬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时,她的替身丫鬟梦竹走了过来,“小姐,你何事如此开心。”

孟芊慢悠悠道:“孟雲这下怕是想逃都逃不掉了。”

梦竹也看着笑道:“那是自然的,小姐,玉先生那边已经得到消息了。”

孟芊笑着,“得到消息又如何,等他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怕只能是孟雲的尸体。”

梦竹微收了笑容说道:“小姐,玉先生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怪罪我们?”

“怪罪我又如何?”孟芊眉微挑,“到时候孟雲死了,他的心终究会回到我身边的。”

“是,小姐。”梦竹轻点头道。

自从上次孟芊在江南出事后,刘氏便将孟芊所有的丫鬟都换了,这个梦竹原来是刘氏娘家贴身丫鬟的女儿,所以也算是值得信任的人。

孟芊这边正得意,孟雲这边正为难。

眼看着刑部的人就要来的时候。

孟泉突然急匆匆从院子冲了出来,“等等,等等。”

孟大老爷不悦道:“什么事情?!没看到我们这里正办着正事吗?”

孟泉喘着粗气说道:“祖父他,祖父他.....”

刘氏瞪了他一眼,“有什么话快点说!”

孟泉提高了声量,“祖父他没有死!”

众人听了他的话一阵哗然。

孟大老爷直接冲上前,拉着孟泉说道:“你说什么?老爷子没死?”

孟泉脸上带着喜色,“是啊,父亲,祖父没死。”

孟大老爷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转身朝屋里走去,“走,我们去看看。”

刘氏跟在后面,脸上满是不悦。

孟雲略松了口气,看向容成晔,“今日真是多谢太子了。”

容成晔看向她说道:“你不必太过担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不会让你被刑部抓走的。”

孟雲心一震,低着头,“走吧,我们也进去看看。”

一行人来到了孟老太爷的房里。

因为孟大老爷忙着抓孟雲,所以还没有开始准备孟老太爷的丧礼,便将孟老太爷的尸体放在屋内。

大家来到屋内的时候,屋里站着一戴着斗笠的男人。

孟雲一惊,难不成他就是李大夫口中的师弟。

男人正替孟老太爷把脉,片刻后,朝众人说道:“老太爷虽然中毒了,但是还好吃了解药,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便可以痊愈。”

“大夫,我父亲当真没事?”孟大老爷走来问道。

男子背负双手说道:“孟老太爷中毒已许久,所以身体受损严重,这次突然服了解药身体一下受不了,所以才出现了假死现象,大家也不必太多担心,等老太爷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容成晔连忙道:“大夫的意思是说孟老太爷一直都有中毒?并不是这两天被下的毒。”

男子轻点头道:“没错。”

容成晔将手里的药丸递给他说道:“这个便前几日给孟老太爷吃的东西。”

男子接过来,拿到斗笠里闻了闻,说道:“这可是好药,可以解百毒,不知太子殿下是从哪里得来的?”

容成晔缓缓说道:“这药是一位大师给我的。”

男子缓缓道:“这种药大概也只有我师父才能做出来,那人是不是身材矮小头发发白。”

容成晔轻点头,“没错。”

说罢,朝孟大老爷看去,“这下你们可看清楚了,孟雲给孟老爷子吃的药师可以解百毒的灵药,但是孟老爷子中的毒的确是有些蹊跷,要让刑部的人来查一查便是。”

刘氏依旧不甘心,走到孟老太爷的身旁,试了试他的呼吸,果然呼吸平稳,脸上也有了起色。

她愣住,跌颤着脚步朝后退了几步。

孟大老爷连忙扶住她,说道:“夫人,这下父亲起死回生真是太好了,你也别太过于开心。”

刘氏渐渐回神,轻点头并未说话。

孟雲冷眼扫了他们一眼,说道:“大舅舅,大舅母,既然外祖父没事,那我们的事是不是也要算一算了?”

孟大老爷一愣,正色道:“不知孟雲说的是何事?”

孟雲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我不是凶手,那动未来太子妃动用私刑一事该如何算,我现在被踢的脚可还痛着,我身边的两个丫鬟,可是到现在还下不了床,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孟大老爷阴沉着脸,朝刘氏瞪去。

刘氏连忙说道:“孟雲啊,这我不也以为你是凶手吗?现在既然是误会一场,那也就此作罢,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何必为这些事情伤了情分。”

孟雲冷声道:“你们说要打死我丫鬟的时候,可有看在是一家人的情分?”

容成晔也跟着说道:“这事必须要有个交代,不然我的脸往哪里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