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萌宝助攻:爹地,我妈咪呢

2020-05-27 09:04

车上的暖气温度升的很快,没多大一会楚夏就暖了起来,闭着眼睛迷迷瞪瞪的,之后凌风丞说了什么话她渐渐听不清了,只隐约记得车子中途似乎停了一会,然后听见男人下车的声音。

都没力气问了。

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刚到家楼下,她打了个哈欠就要下车:“辛苦你了。”忽而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你那被我吐脏了的大衣,我……改天去帮你洗了吧?”

“不用,都扔了。”

扔了?她咽了口唾沫,酝酿在心里的那句“那我再赔你一件一样的吧”始终都没说出来,那件大衣昨天回去以后她上网查了查牌子和价格。

她有点支付不起。

“那我……”

“没关系。”男人破天荒地冲她弯了弯嘴角,“嘟嘟的事多亏了你,让你提条件你又不肯接受,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就当报答你了。”

还有理有据的,楚夏也没再纠结,“哦”了一声准备下车。

“这个给你。”男人突然从副驾驶上捡起一个袋子递给她,“感冒药,一天三次,温开水送服,我问了药店的工作人员,这个喝了以后不会困,不影响你工作。”

不过是价值才几十块的感冒药罢了,楚夏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有一瞬间的怔愣,她眨了眨眼睛:“凌……丞哥,你这样我多不好意思。”

因为刚才楚夏怕冷,所以车里的温度开的很高,凌风丞甚至觉得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潮湿,他用手扯松了领口的领带。

那骨节分明的手指缠绕在领带上,露出了一小块领子,突兀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楚夏莫名心跳漏了一下,她赶忙避开了视线。

凌风丞眉毛微微抽动了一下,坚持不懈地举着感冒药:“明天嘟嘟大概还会想见你,你要是感冒了,容易传染给他。”

“……”合着是这么个意思。

楚夏干巴巴地笑了一下,接过药道了谢,几步隐没在了黑漆漆的楼道里,直到进了房间换了拖鞋,她的脑子里竟然还是那个男人那双好看的手。

别是疯了吧。

她用力甩了甩头,这么多年都没有对男人动过什么心思,这下也不可能,更何况还是一看上去就让人不爽的男人。

回到家以后她先联系了几个娱乐公司投了简历,然后冲了个澡早早地就躺下了,床的一边还放着那件小家伙穿过的大睡衣,她看的出神,好长时间才从回忆里被手机微信的提示音给拉回来。

是苏以尘,发了一张自己的**,照片里他拿着一束花,下面是一排字。

【今天,第42个女孩跟我表白。】

楚夏笑:现在女孩真主动

【臭丫头你可别搞封建传统那一套,拿出你拒绝男人时候的魄力去接纳男人,比如我】

楚夏发了只呕吐的表情:滚

【不是我也行,您别封建就成】

她没再回,苏以尘的心思她又怎么会不懂,这五年的时间她对异性像是瘟疫一样避之不及,苏以尘几乎是明里暗里想尽了法子想让她走出阴影。

可楚夏固执,从小到大她认准的事儿就很难回头,如今尽管彻底放弃了沈言风,可暂时也没心思去接纳别人了。

这一晚上楚夏做了一夜的梦,乱糟糟的一个接着一个,她看见沈言风站在卧室里满目忧伤地看着她说“对不起”,旁边凌乱的大床上是缩成一团像是猫咪一样楚楚可怜的贝悠然,她看着楚夏,苍白的面色变得更为动人,声音怯怯的叫她:“夏夏……”

楚夏脑子一片空白,抬手想打过去,最终却还是仓皇逃离掉了。

梦境一转,场景又换成了四壁惨白的病房,她甚至能闻见充斥在空气中刺鼻的消毒水味,旁边的婴儿床里空空荡荡,她遍体生寒,哆哆嗦嗦地指过去。

“我的孩子呢?”

没有人应声。

她把病房里所有的东西都砸烂了,任凭医生护士来劝解都没有用,她像是一条长时间处于温顺的小猫,突然浑身炸了毛。

“因为女人在刚生产以后本来就比较脆弱,再加上孩子不见了,受到了极大的**,她的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

她在疯狂地砸东西,苏以尘把她扯进怀里的时候她满脸泪痕,嗓子里呜咽着,苏以尘一声一声唤着她。

“楚夏,楚夏!你听我说,我要带你出国!你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再走不出来你会没命的!”

她从梦里惊醒,眼前一片刺眼的光芒,她似乎在那束光里看见了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身体,笑着叫她“妈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