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女老板的特种小职员

2020-05-22 21:05

赵三喜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是,王局”王万山拧开门,说:“那行,进来吧,对了,以后叫王总就行。”

王万山的职务前面挂着个副字,让他觉得别扭,习惯让别人叫自己王总。

赵三喜挠了挠头,连忙笑着点头,“好的,王总。”

赵三喜挽着王万山的胳膊生怕他磕磕碰碰了,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来。

这是一间足足有五六十平方米大的办公室,外面放着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实木大办公桌,黒木文件柜。

里面还有一件摆着席梦思的套间。

这让赵三喜不由得有些遐思起来。

王万山说:“小赵啊,你以后就在这里办公。”

赵三喜一看这环境,心里乐开了坏,好家伙,这么宽敞,对王万山满脸微笑,点着头。

王万山揉了揉鬓角,闭了闭眼睛,说:“小赵,我进去休息一下,你就在外面先熟悉一下环境,没我允许,不准任何人来敲我房门。”

赵三喜点头哈腰的说:“王总,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一下吧。”将王万山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不忘记关心道:“王总,您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就是了。”

王万山进了套间,关了上门。

赵三喜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这环境也太好了吧,这么大的空间,难道就我一人呆在这办公?他站了站,就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去,陷进了半个屁股,真他妈软!

王总在休息,他不敢作声,随手拿了茶几上的报纸翻阅起来。

有点百无聊赖,赵三喜掏出了手机玩。

“砰砰砰……”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赵三喜怕吵着王万山,忙轻手轻脚过去拉开门出去,一出去在走廊里就迎面撞见了一个漂亮女人。

靠!不会吧?

她竟然是……是视频中的那个少妇?

两人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女人有点花容失色,随即又恢复到那妩媚的神情,轻声问:“怎么是你?你在总办公室干什么呢?”

赵三喜说:“我是王总的秘书,在这上班啊。”

女人莞尔一笑,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赵三喜笑眯眯说,“我也没想到,这应该是缘分吧。”

女人温柔的笑了笑,说,“算是吧,你在这里上班,很不错,这个单位,很多大学生挤破了头都进不来。”

女人的话,让赵三喜更加深信不疑这份工作对自己的重要信。

“你来这里做什么?”赵三喜好奇地问道。

她会不会是王总的妻子或者?要是这样的话,绝对不能让王总知道他们是网友,否则王总在以后的工作中,绝对会给自己穿小鞋。

女人微微一笑,道,“我公司里和你们煤炭局有交集,来找王总办点事。”

这女人家里是搞煤炭生意的?难怪从视频中看去,家里的装修和家具那么高档呢。

赵三喜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有机会再聊,我去找王总,王总在吗?”女人一双美眸随着轻轻一笑,透出一丝很妩媚的眼神。

赵三喜心神一荡,嘘了一声,小声说:“王总喝酒了,正在休息,不让任何人进去,你找王总有什么事?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

“不用了。”女人轻轻一笑,扫了他一眼,拉开门就径直走了进去。

赵三喜赶忙跟在身后去拦,但她已经走到王万山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赵三喜心想这下完了,上班第一天就没办好王总交代的事情,不责备自己才怪呢。

谁知这个这漂亮女人拉开休息室的门进去以后,王万山并没发火,从里面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声。

片刻门打开了,王万山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说:“小赵,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就先不用上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开始上班吧。”

赵三喜有敏锐的洞察能力,很能察言观色,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随即点头说:“好的,王总。”

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王万山交代他:“小赵,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上,我谈点事情。”

赵三喜心领神会,点点头,从门口把手上取下请勿打扰的牌子,拉开门出去挂在门把手上,拍了拍手,就走下了楼。

赵三喜心想,那个漂亮的女人肯定和王万山的关系不一般,要不然一般人怎么敢不经王万山同意,连门敲都不敲一声就拉开休息室门进去了呢。

赵三喜是个聪明小伙子,一想就知道王万山和那个女人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一想到那女人那一双能放电的眼睛,那高挑曼妙的身材,他的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感觉,既感到心惊肉跳,又有些同情她。

赵三喜心里想着那个身材很好的漂亮少妇,有点浑身不得劲儿了,工作也搞定了,二十四岁的大小伙子,正当血气方刚之年。他今儿也想给自己一份礼物犒劳犒劳——去喝个大酒,找个乐子什么的。

这个女人叫任紫兰,在榆阳市商界,有煤炭女皇之称。

三十五岁的女富豪任紫兰有着少妇独有的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河西省是出了名的徐老板娘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和漂亮的长相所折服。加上女人到了三十多岁年纪时身上那股高贵典雅的气质,相信功能正常的男人们,没有几个不会心生爱慕之情,就连那些鞠躬尽瘁的人们也不例外。

在这十多年来,倒在任紫兰石榴裙下的男人不在少数,因此心甘情愿为她在政策上进行暗中扶持。

但多年来,任紫兰却没有对任何一个男人有过心动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这些男人想要的又是什么。

可是在刚才与赵三喜开门后相见的一刹那,她的心里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二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七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任紫兰从一介小小的市委办公室秘书,迅速成为手握数亿资产的美女富豪。

初秋季节,任紫兰穿着一件米黄色长上衣,里面套着见件黑色打底衫,皮肤还如少女一般,脖子上带着一条闪烁着璀璨光泽的钻石项链,那是她去年去香港扫货时花了十八万元买的钻石吊坠链子,像这样的链子她在首饰盒里放了不下十条。

三十五岁的任紫兰是任何到了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无法企及的极品,天生姿色不凡加上有雄厚的经济后盾,各种保养品护肤品加上一周一次的美容,偶尔拉皮抽脂,让她的皮肤和身材依然保持的非常完美。脚蹬长筒黑皮靴,打扮的花枝招展如少女一般,时髦又典雅。

任紫兰打开休息室的门时王万山正躺在休息室里休息。

王万山中午出去和林氏矿业的老总林广财,还有单位一把手张淑芬他们吃了顿饭,给林广财一番甜言蜜语的恭维,灌了他一瓶白酒,喝的有点红毛绿眼,脸色红润。

听见办公室门响,王万山迷迷糊糊的斜过脸去看,以为是赵三喜这初来咋到的小子不听话,阴了脸想批评。

一看是任紫兰,立马脸上堆起坏笑,眯着一双三角眼,嘴角微微上扬,醉态朦胧地说:“任总啊,怎么今天还有时间来看你王哥呀?是不是又有啥事儿让王哥给你办呀?”

任紫兰笑着走过去坐在王万山边,关心的说:“王总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难怪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呢。”

王万山挣扎着爬起来,直直的看着她,满脸堆笑,说:“任总啊,怎么啦?有什么事啦?王哥能帮你处理的,放心吧!”

王万山对任紫兰的任何事情都是鼎力相助,只要在他这个煤资局副局长权利之内的事情,他从来没食言过。当然,在华夏,尤其是华夏官场,讲究人情世故和面子的基础上,托人办事,肯定少不了人民币。

任紫兰努嘴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一生气,就显得娇滴滴的,一张丰润的朱唇微微撅着,让王纯情看了,不仅想去嘬一口。“王哥,是您打电话叫人家来的,你忘了啦?”

任紫兰的贸然来访,让半醉的王万山醒了点酒,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是他进了煤资局大楼里给她打电话叫下午来一趟的。

他有件重要事儿要给她说一下,中午林广财邀请了他和证据张淑芬一起去海天大酒店吃饭的事儿。

在河西省,约王万山和张淑芬这两位煤资局正副两把手的老板不在少数,但能有幸邀请到他们的就只有林氏矿业集团的老总林广财、神府石矿老板高虎虎和眼前这位徐老板娘风韵不减当年的任紫兰了。

这三位但凡要请局里一二把手吃饭,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对啦,是王哥打电话叫你来的。”王万山一脸鬼笑,凝视着任紫兰的粉腮白颈。

“王哥啊,打电话叫我来不会只是想这样看我一下吧?”任紫兰故意挑着眉头,一脸妩媚的看着他,与他的视线交织在一起,让醒了酒的王万山又有点醉倒了。

“王哥肯定是有事给你说的嘛。”王万山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任紫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上,“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想任总,你肯定感兴趣这件事。”

王万山一副迷醉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任紫兰故弄玄虚卖关子。

官商之间的交往只有一种——利益,互相利用,彼此为伍。

任紫兰见王万山一副吃人的样子,知道他又想要干什么。王万山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就是钱财和女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任紫兰曾在市委办公室做过几年小秘书,对商场之道早已熟透于心,善于察言观色,好于抓住王万山的弱点,从中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每次的委身与他,都是一次暗中交易而已。

任紫兰故意把王万山的手拨开了,笑道,说:“王总啊,我可听说您今天中午和林氏矿业的老板还有张总一起吃饭了啊?”

她明知王万山叫来她就是因为这事,却还故意套话,为的就是让王万山知道自己也消息灵通。

王万山怔了一下,满脸堆笑说:“任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王哥今天叫你来就是想给你透露一下消息嘛。”说着话,一张咸猪手又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不怀好意起来。

“那您就给妹妹说说,林广财请您和张总长吃饭,不可能只是吃饭吧。”

“任总,你心急什么呢。”

王万山的手游走到了她的棉质短裙里,抹着光滑白嫩的大腿,一脸坏笑,说:“张总向市委交了一份提案,是关于开发蒲村镇矿的事。”

任紫兰被王万山揽住腰,慢慢拉着躺了下去,斜着脸妩媚地说:“王哥,这件事大家不是都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但是现在市委市政府已经同意开发那一块啦,林广财早已经瞅中了,他想搞到开采权。”

王万山的手肆无忌惮,一脸猥琐,“任总就没有对那个矿有什么想法嘛?”

“王哥,您说呢?”

“放心吧,王哥知道你心里有想法,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开采权搞到手的。”

“还是王姐你明白我的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