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叶无双全文免费阅读-叶无双小说最新全本

2020-05-22 21:02

叶无双是凌霄宝殿原创都市爽文小说《国士无双》中的主角,泰格文学为您提供叶无双全文免费阅读,叶无双小说最新章节。其少见的车牌,透着霸威和锋利之感,让人忍不住猜测着车主不凡的身份。于商务车后排端坐的叶无双落下车窗,无尽悲思涌上心头。

《国士无双》精选章节

“龙华社燕城最新电,经炎夏御林府批准,任命叶国士为第一代龙骧魁首,特封国士无双……”

津海城各大商场外的液晶显示屏上,正滚动播放着这条炎夏有史以来,最震慑人心的消息!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一则惊天消息,迅速炸响了整个津海城。

亦如今日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一般,正以纷飞倾驰的速度,向津海城的大街小巷席卷而去。

偌大的城池中心街道上,出门赏雪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当场哗然一片!

“叶国士!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莫不是咱们津海城的那个昔年首富之家,叶家双胞胎兄弟中当哥哥的那个叶国士?”

“他不是死了吗?”

现场议论纷纷,更是诧异不已。

有年老者站了出来,揽下了话语权。

“官家消息说的这个叶国士,不是叶家死了六年的那个叶国士,只是重名而已。”

“这个叶国士,乃是横扫九大外邦敌国,一举荡平五十万贼军的举天战神!”

“第十道国门之战,他抱着必死的决心,亲手为自己和麾下的将士们打造了棺材……”

“他们背棺前行,靠着一双血手撕开了敌军数十层包围,一直打到了外邦敌国的帝国皇府。”

“这一战,奠定了咱这炎夏万里河山的太平盛世……”

“天老爷,怎么这么厉害!”

一将功成万骨枯,第一代龙骧魁首,横空出世!

……

纷飞的白雪中,湿滑的城池街道上,一辆黑色商务车踏雪前行。

其少见的车牌,透着霸威和锋利之感,让人忍不住猜测着车主不凡的身份。

于商务车后排端坐的叶无双落下车窗,无尽悲思涌上心头。

叶家,若是倒回六年前,必是津海城无数人仰慕的存在。

只可惜……

那一年的风雪天,无妄之灾降临叶家。

家族生意突然崩盘,巨额债务轰然落下。

大批债主登门,一番交涉之后,其中一个债主却当场吐血而亡。

刑探院赶到,鬼使神差的从叶家搜出了毒物。

叶无双断然知道这是一场阴谋,拎出菜刀誓死抵抗,情急之中失手砍伤了刑探院的一名探员。

匆匆赶回家的哥哥叶国士,冷静的摘下弟弟叶无双手中的菜刀。

而后顶下弟弟过失伤人的罪名,更是一并将“下毒”的罪名扛在了肩上。

这个刚成年的风华青年,当天就被押赴刑场,遗憾走完了此生。

然,这依旧没有换回叶家的太平。

对手不依不饶,寸步不离叶家门庭。

叶无双的父母精神崩溃,于大年夜携手吊死在房梁上。

当年同是刚成年的叶无双,身绑炸药抱着必死决心,要跟那帮畜生同归于尽。

若非同窗挚友拼死拦下,又将他秘密送出津海城,他叶家再无根苗可活。

时过境迁,六年一晃而过。

再次踏上这片如血的故土,叶无双望着车窗外陌生而又些许熟悉的街道,他摊开手掌,迎着风雪,道了一句。

“津海城,你还记得我吗?”

落雪打湿手掌,叶无双紧紧一握。

这一握,大风四起,凛然杀意陡然凝聚。

其脖间挂着的一块蟒龙玉佩,随风摇曳。

四个大字,透出金芒,璀璨夺目。

它是,国士无双!

叶国士,叶无双!

父母取名,寄托夙愿。

如今,叶无双做到了国士无双。

可惜,家人早已不在。

狂暴的杀意直至车窗关上,才让开车的司机从无限胆寒之中回过神来。

“魁首,上峰的任命批文会在一个小时后送达这里。”

“今日大雪,天气不好,属下建议先寻个住处。”

本名荆轲的司机,小心翼翼的说道。

“去西郊刑场!”

叶无双道出目的地。

于心中,则由他不愿诉说的嗜血痛楚。

当年,至亲尸骨无人敢去收敛,六年时间里连灵魂都无处安放。

如今的他,作为叶家仅存的根苗,还要顾及天气寻个住处?

风餐露宿,四海为家,戎马生涯的无数个夜晚,刻骨深仇早已烙进了四肢百骸。

是以落地津海城的那一刻,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复仇!

……

半个小时后。

西郊刑场。

此地坐落于凤凰山脚下,隶属刑探院管辖,乃普通人眼里的禁地存在。

通常情况下,刑探院秘密行刑之后,都会通知家属移交尸体。

但在那一年,哥哥叶国士的尸骨,却是被那帮人当场焚烧。

更让人为之暴走的则是,叶无双双亲的尸骨同样被拖到了这里,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再次被凌刑。

苍天大道,朗朗乾坤,畜生所为,未能被苍天凌迟!

恰逢,今日正是哥哥祭日。

叶无双亲临,亲斩一批,让这帮畜生下去好生向哥哥忏悔!

商务车稳稳的停靠在刑场门口。

车门打开,首先入眼的是一双棕色军靴,继而是一张俊朗且刚毅的脸颊。

其挺拔的身躯一经落地,陡然凝成的狂暴气场,引得这飘扬的大雪都不敢近身。

饶是身旁站着身高一米九的荆轲,于这位无双战神面前,也甘拜下风!

龙骧魁首,无双之王,君临天下的气概,谁人能敌?

“来者何人?”

西郊刑场门口的守卫,从门岗亭走了出来。

荆轲上前交涉,只亮出了一本证件,换来的却是门岗守卫的铿锵敬礼,以及快速打开的厚重铁门。

“通知刑长,当年涉及我哥问斩一事的所有负责人,五分钟之后于行刑台集合!”

叶无双负手前行,直入刑场大院。

“是!”

荆轲领命,保持两米的距离跟随,不忘摸出手机安排此事。

大雪依旧在天空飞舞,悉数落在叶无双身上。

几百米的路程,他走的很慢,直至白了头!

站在这方行刑台之上,叶无双抬头望天,郁气横生。

“人们都说,人在做,天在看,苍天绕过谁!”

“贼老天,六年前的今天,你睁眼了吗?”

“来,今日将你这双浊眼瞪大,好生看着,我以血染天!”

呼呼呼……

狂暴杀意卷起飓风,一瞬间将这方行刑台的厚厚积雪席卷殆尽。

“哥,弟弟回来了!”

“此生无法陪你终老,那就让弟弟替你走完,你所遗憾的此生!”

“无论生死……”

叶无双直直跪下。

这一年的这一天,风雪同样弥漫了津海城。

却有轩盖如云、国士无双者与大雪同行。

这一刻,他是叶无双,他亦是叶国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