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全能狂少苏轩全文阅读-苏轩肖雅免费阅读

2020-05-22 18:03

  全能狂少苏轩肖雅小说是由作者前进的暴雨写的一本都市逆袭爽文。“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肖雅,我能进来吗?”门口,传来一道声音。是徐炎的声音,儒雅、温暖,宛若春风一般,让人舒适,但,仔细听,声音里,有一丝丝微微的激动的颤抖。

免费阅读

  秋风萧瑟,阳江市已然入秋。

  路上行人三三两两,他们缩着脑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脚步匆匆。

  此刻,一个穿着普通,身高180cm左右,看起来大概20岁多一点的年轻人,却是不徐不缓的宛若散步一般漫步在满地金黄枫叶的街道上。

  他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驻足,在那些匆忙行走的人群中,显得特立独行。

  年轻人明明穿着普通,但身上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似沧桑,似忧伤,似感慨,给人一种神秘的味道。

  他五官周正,小麦色皮肤,坚毅沉静,剑眉之下是一双精亮中带着三分凌厉气息的眸子,深入龙渊,不见底。

  走着走着,年轻人微微摇头,喃喃自语:“三年了,阳江还是那个阳江,而我苏轩却不再是当年那个苏轩了!我,苏轩,回来了!徐家,你准备好了吗?还有,肖雅……”

  “滴滴滴……”

  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

  一辆的士停在苏轩身旁,一个年过半百、头顶已经地中海、带着厚厚眼镜的中年男人打开车窗,一只手夹着半截点燃的烟,弹了弹烟灰,眼睛则看向苏轩:“小伙子,去哪里?”

  “徐家。”苏轩一愣,继而,笑着道,笑容温暖、阳光。

  自三年前,老头子救了自己后,三年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山上。

  偶尔被老头子安排下山给人治病,也仅限于帝城和魔城等少数几个地方,从没有回过阳江市。

  如今,再回阳江市,苏家已成为过去,无家可归。

  那就直接去徐家吧!

  报仇,不隔日,不是吗?

  “徐家?那个徐家?”中年司机有些惊讶,毕竟,徐家在阳江市非常出名:“小伙子,你是徐家的远方亲戚,今天也是去参加徐家大公子的婚礼的?这里距离徐家倒是不近,加上堵车,得一个小时左右。”

  苏轩打开车门,进了车:“婚礼?徐炎和肖雅的婚礼?”

  中年司机启动的士,从后视镜里看了后排的苏轩一眼:“小伙子,慎言,徐公子和肖大小姐的名字,可不是你我能够随便称呼的。”

  苏轩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深处,闪过一缕彻骨的森寒。

  那森寒之色,仿佛能够冻结一切。

  记忆,回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苏家是名副其实的阳江市的一流家族。

  苏家几乎垄断了阳江市的船业、渔业、玻璃产品。最巅峰的时候,苏家的资产超过百亿。

  那时候,徐家只是一个阳江市三四线的小家族,和苏家是远亲,就是因为远亲这层关系,苏家对徐家很照顾。

  自己和徐炎从小就认识,读的是同一所私立小学,还是同桌。

  徐炎高中毕业,没有念大学,直接去徐家的公司里任职磨练。

  因为缺少经验,徐炎在生意上欠下6000万,需要短时间还上!

  整个徐家都拿不出这个数字!

  最终,是自己去求父亲,拿来了6000万给徐炎,帮他渡过难关。

  同是那一年,徐炎带公司的几个员工出去旅游,也就是所谓的团建,地点就在靠近阳江市的凤凰山。

  徐炎别出心裁,没有选择正常的景区路线,而是选择了凤凰山背面的人迹罕至的小道。

  结果,在半山上一行人迷路了,徐炎更是一个人走丢了。

  得到消息的徐家人如同天塌下来了,哭哭啼啼的去苏家求救,苏家人事实上不太想管的,毕竟,很麻烦很麻烦。

  又是他苏轩,顶着整个苏家的压力,花了不少的精力和金钱,安排了足足十多架直升机,以及上百台无人机,进入凤凰山背面搜救。

  最终,三天后,在一处山崖的巨石旁找到了已经饿的半死的徐炎。

  一句话,自己是拿徐炎当兄弟的,过命交情的兄弟!!!

  正因为对徐炎的百分百信任,才有三年前那晚的事。

  当晚,刚刚上大一的自己,利用课余时间,代表苏家,和来自帝城蓝家的嫡女蓝紫焰谈一项生意上的合作。

  彼时的苏轩19岁,第一次参与家里的生意,很慎重,做足了准备。

  一切很顺利,在那间很有格调的茶馆内,只有自己和蓝紫焰两人,面对面而坐,一边谈生意,一边喝茶,非常愉快,很快达成协议。

  虽然徐炎当晚不在场,可那家茶馆是自己让徐炎安排、预定的。

  徐炎毕竟提前一步就步入社会、进入生意场,对整个阳江市的茶馆、咖啡厅、饭店等谈生意的场所很熟悉,让他帮忙安排、预定茶馆是情理之中。

  然而,苏轩死都想不到,徐炎提前用钱买通了那家茶馆的老板、服务员等所有人,于当晚的茶水里动了手脚。

  在喝完茶、谈完生意离开茶馆后,自己开车送蓝紫焰回公寓,她曾在阳江市读过书,所以在阳江市有一套公寓。

  到了公寓楼下,苏轩稀里糊涂的去了她的公寓……

  蓝家嫡女,哪里是他苏轩能攀上的?!

  就算当时的苏家乃是阳江第一家族,可阳江市只是一个三线小城市,和帝城八大家族之一的蓝家,怎么比?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而且,他苏轩光明正大的去了蓝紫焰的公寓,次日才出公寓,以蓝家的能量,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想隐瞒都隐瞒不住。

  暴怒的蓝家根本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更不给苏家反应过来的机会。一夜之间,蓝家几乎就摧毁了苏家。

  这时候,徐家却处心积虑的抓住了机会出手了。

  徐家轻易的将苏家那已经被蓝家打的残破的渔业、船业、玻璃厂等等吞噬的一干二尽。

  更可恨的是,徐家家主徐震翼在将苏家吞噬的一干而尽后,还特地带着儿子徐炎上门,肆意嘲讽。

  父亲经受不住打击,脑溢血,死亡。

  死的时候,父亲生前的那些朋友、好友等等,没有一个出席葬礼的,连那些受到过苏家很多恩惠的亲戚也没有来几个。

  一场落寞葬礼后,母亲也跟随父亲而去。

  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苏漓,流着血泪,怨恨而又心痛,指着自己的脸,喊出了三个字:“我恨你!!!”

  当晚,妹妹苏漓留下遗书跳海,后来,连尸体都找不到。

  至于他苏轩,四肢尽毁,被扔到靠近阳江市的凤凰山山林之中。

  如果不是老头子恰好遇到了,还会起死回生一般的神奇医术,自己就是有十条命,都死了。

  苏轩至今都清晰的记得那一夜,大雨飘洒,宛若老天在哭泣。

  徐炎在一边狰狞着脸狠狠踩踏自己那已经断裂的四肢,一边用手抓着自己的头不断的往铁锹上撞得样子!!!

  更记得他龇牙咧嘴、得意无比的狂笑的每一句话:

  “苏轩,我的大少爷,我的好兄弟,你爹娘都死了,你那年纪轻轻的妹妹更是香消玉殒了!”

  “你这个阳江市第一公子哥,害死了自己爹妈还有妹妹,古往今来第一人了,哈哈哈哈……”

  “也不怕告诉你,就是我买通了茶馆老板,如果没有我,你走不到这一步。”

  “嘿嘿,蓝家人过来调查的时候,我赌咒发誓、痛哭流涕、磕头下跪的保证之所以买通茶馆老板,因为你对蓝紫焰有别的想法。”

  “我不敢不听你的话,毕竟我是你最好的兄弟,还救过我的命,徐家更是依靠你苏家生存,我不敢不听你的。”

  “蓝家人自然相信了,也懒得和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人物计较,只给了我几巴掌,就过去了,蓝家只想报复你这个’始作俑者‘罢了。”

  “哦,还有,徐家能这么快吞噬你苏家,也都是因为我依靠你的关系,找到你苏家的核心弱点。”

  “苏轩,我承认,你对我很好,都当亲兄弟了,更是好几次救了我的命!”

  “我原本一无所有,跟在你身边,才渐渐有了金钱、地位,有了很多从前不敢想的东西!”

  “可我就是不爽啊!!!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你生来高贵、是阳江第一公子?”

  “凭什么你能得到肖雅那样的阳江第一美女的亲昧?凭什么我想要和肖雅说一句话,她都不理睬?!”

  “我恨,我不服,所以,我要搞死你和苏家,哈哈哈哈,我做到了!”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想要一个痛快的死亡都是奢求,真是可怜的让人恶心!”

  “苏轩,你去吧,放心,苏家的产业,我帮你继承,肖雅,我帮你照顾,哈哈哈哈……”

  ………………

  苏轩思绪纷纷,不知不觉中,攥紧了拳头。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情绪波动了。

  在山上三年,每日浸泡药浴,跟随老头子修炼《太玄吞灵真经》,学习《鬼门金针》《药家巨典》等。

  他早已经成为修炼者,心境平稳、心神安仰,早已经嵌入骨髓才是。

  可直到此刻,苏轩才知道,那一切都是假象。

  他要报仇!!!

  ——————

  阳江市。

  东南国际大酒店。

  这是阳江最好的五星级酒店。

  酒店的后堂,新娘肖雅正坐在镜子前,化妆师在为她化妆。

  肖雅一身红色的中式婚纱,修长高挑的身材,在中式婚纱的衬托下很美。

  尤其是一双笔直的腿,再加上若隐若现的被红色的婚纱遮掩,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

  肖雅一张瓜子脸,头发很密,乌黑乌黑,皮肤非常的白皙,五官并不算绝对的精致,可搭配在一起,却很漂亮,气质上,偏向一些冷艳的味道。

  不过,此刻,肖雅似乎在失神,心神不太集中。

  “这个时刻,不知为何,我还能想起你?”肖雅想到了苏轩。

  即使三年了,苏轩的脸,依旧清晰的在她脑海里。

  或许,这也是为何三年来自己一直保持单身!!!徐炎那么真心实意的追求自己,自己一直没有同意、甚至连搭理都懒得搭理的原因吧?

  直到这几日,爷爷重病,公司出现重大变故,父亲和大伯再三逼迫,母亲都要给自己跪下,她撑不住了,只能同意嫁给徐炎。

  可纵然有再多的原因,最终,她还是同意嫁给徐炎了!

  就像是三年前,在苏家最为灾难的时刻,在苏家趋于灭亡的时刻,在苏轩最需要安慰的时刻……

  自己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能陪在他身边,不能安慰他,不能帮他。眼睁睁看着他父母双亡、妹妹跳海,看着他走向死亡。

  纵然当时同样有万般原因,可结果就是她肖雅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

  就在这时。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肖雅,我能进来吗?”门口,传来一道声音。

  是徐炎的声音,儒雅、温暖,宛若春风一般,让人舒适,但,仔细听,声音里,有一丝丝微微的激动的颤抖。

  “不能。”肖雅淡淡的道:“我在化妆。”

  门外。

  徐炎那带着金丝眼镜、儒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的狰狞,继而,恢复平静,他笑着道:“好,那你先化妆,我去待客,你有什么需要,电话给我。”

  徐炎的牙齿都咬的咯吱咯吱的响。

  三年了,在苏家灭亡后、苏轩死后,他一心一意的追求肖雅足足三年!

  想尽了办法、费劲了心思。

  却换不来肖雅的感动。

  要不是这次他做足肖雅爷爷、父母亲人的工作,甚至,暗地里针对肖家的公司等等、把肖家逼到了绝境,肖雅根本不可能答应嫁给自己。

  更憋屈的是……

  就算现在肖雅答应嫁给自己了,可她哪里有把他当做是她的未婚夫?

  说出来都辛酸、可笑,今天都要大婚了,他和肖雅连最基本的接触都没有,不要说接触了,他甚至到现在连肖雅的手都没有拉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