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188889_楚洛墨林子然_丢了一只龙

2020-05-22 15:02

188889第37章

涂山南漓将装着神魂的玉瓶扔向涂山郁泫,接着,便用束缚咒将涂山柳蔓的神魂捆了起来,以防她逃跑。

涂山郁泫将涂山玉芙的神魂重新引入躯体,虽然是本体神魂,可奈何涂山玉芙缺失了一半神魂在涂山南漓的身上,回魂过程极其冗长。

不过此时也无甚大事,是以他们两人便都呆在这儿。

一个看着涂山柳蔓,一个看着涂山玉芙。

过了好久,确定涂山玉芙没有性命之忧,涂山郁泫才松了一口气,看向涂山柳蔓道:“她是何人?!”

“涂山柳蔓。”

闻言,涂山郁泫顿了下,上下打量着涂山柳蔓的面容。

他比涂山南漓早出生,知道的事自然也比涂山南漓多。

所以涂山柳蔓这个名字他还是挺过的。

“按着辈分,我该称你一声小姨。”

涂山郁泫看着涂山柳蔓说着,而后话头一转,“不过你对我母亲做的事,属实担不起这一声。”

此话一出,涂山柳蔓的脸色有些扭曲,而涂山南漓则是有些诧异。

“哥,你知道她?!”

涂山郁泫看了眼涂山南漓,话头在喉间打了个转,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他第一次知道涂山柳蔓是从他母亲的口中。

不过那时他并未在意,第二次听闻是从他父帝的口中,那时候,便是他母亲仙逝之时。

涂山郁泫到现在还记着父帝那时提起涂山柳蔓时的嗜杀。

只是他没想到,他会在这时见到涂山柳蔓,他以为,她早就死在了父帝的手中。

“我那姐姐都同你说了我什么,要你这般看着我?”

涂山柳蔓丝毫没有被束缚的感觉,她依旧噙着笑看着涂山郁泫,神色癫狂。

“她是不是说我这个妹妹有多不要脸,勾引狐帝,试图抢夺她的夫君!”

“没有。”

“哦?那她同你说了什么?难不成是说我如何对她不好,如何给她下毒,如何杀了她?!”

“也不曾。”

涂山柳蔓闻言皱了皱眉:“那她说了什么,总不能说我们是如何的姐妹情深?!”

她说着,大笑着。

“母亲只是说她有个妹妹,叫做涂山柳蔓,她很后悔,当初应该留下她,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甚至到死都见不到一面。母亲她一直很想你。”

涂山郁泫说着,看着涂山柳蔓不信的双眼道:“母亲从未说过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父帝曾与我说过一次,他很后悔,是他害了母亲。”

提到狐帝,涂山柳蔓的眼神温柔了一瞬。

“他,还是那么好。”

涂山郁泫不知道涂山柳蔓在怀念着些什么,只是继续道,“八百年前父帝战死之时,曾同我说过,要我如论如何都要留涂山玉芙一条命。她并不是父帝的孩子,我能想到的,能让父帝如此护着的,怕是只有一直让母亲念念不忘的你了。”

“念念不忘?是恨的咬牙切齿吧!”

涂山柳蔓讥嘲的笑着,她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涂山南漓母亲的恨。

“不是这样的……”

涂山南漓将一切听在耳中,大抵也捋顺了些什么。

她将从床榻暗格出寻到的画卷展现在涂山柳蔓面前。

“这是我从母亲床榻底下的暗格中找出来的,她保存的很好,这么多年没有丝丝痕迹,足以证明她的珍重。而这张画卷上,只有三个人,想来你该是比我还要熟悉。”

涂山南漓说着,拿着画卷走上前,让涂山柳蔓看的更加清楚些。

涂山柳蔓看着画卷上的三个人,鼻腔忽然涌上几抹酸意。

她记得的,那是他们三个刚认识不久的时候。

那时候,她还没有喜欢上狐帝,而他们之间也没有发展到如今的相看两厌。

可是她……是何时画的?

“我不知道你能否认得出来,这画卷是母亲的手笔,母亲一直记挂着你,她也许怨过你,却更加爱你。你们是姐妹,她又怎么可能会为着一个男子当真同你生分了。涂山柳蔓,一直放不下的是你。”

涂山南漓说着,脑中浮起了那个她本没有多少印象的女子。

那是她的母亲,却在她年幼时便已离去,只给她留下了一个稀薄的记忆。

涂山柳蔓看着眼前的画卷,一抹泪顺着眼角滑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