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一世情结三世缘_楚洛墨林子然_微澜子墨

2020-05-22 15:02

一世情结三世缘第1151章 我们该尊重她

沈蔓歌被这样的叶南弦吓了一跳。

他浑身的肃杀之气,就像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一般,那感觉让人十分压抑。

方太太更是承受不了这样的威压,两条腿不由得有些发软。

“你们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我可以告你们私闯民宅,还有故意伤害的。”

方太太明显的底气不足,却又不肯认输的样子。

叶南弦冷笑着说:“那也得看你有命没命出去告我。”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方婷的母亲。”

方太太再次把方婷搬了出来。

叶南弦却说道:“方婷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她是蓝晨的恩人,对,她是蓝晨的恩人。你们如果非要出气,宰了蓝晨就好,和我们没关系的。”

方太太被叶南弦的威压吓得语无伦次了,甚至都不记得刚才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和叶南弦起冲突了,现在的她只想着把蓝晨推出去顶岗。

只要不伤害她和老方,蓝晨的死活她还真的不在乎。

方太太的态度深深地刺激到了蓝晨。

蓝晨对她视同亲生母亲一般,没想到这个女人却巴不得让自己死。

其实这样的结果早就该猜到了不是吗?

如果当初不是方婷拼死护着他,可能他也活不到现在。

终究是他蓝晨欠了方婷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蓝晨的心一点点的下沉,一点点的撕裂着,最后归于平静。

他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拥有幸福?

又有什么资格去追求幸福?

方婷的命早就注定了他这辈子与幸福无缘了。

方太太怎么对他都是他欠方婷的。

想到这里,蓝晨闭上了眼睛,低声说:“叶总,太太,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这是我的家务事,还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这话一出,沈蔓歌直接愣住了。

“蓝晨,你……”

“太太,我知道这么做这么说会让你感觉到失望,可是我本来就是该死之人,这一切都是我欠婷婷的,我也答应过婷婷会照顾好他们的父母的,所以太太就不要管了吧。”

蓝晨的话语之间多了一丝心如死灰。

爱的人都死了,如今这样活着也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要不是为了报恩,蓝晨说不定早就跟着方婷去了。

他看着沈蔓歌那张神似于方婷的脸,眼神多少有些恍惚。

沈蔓歌很生气,非常生气,但是又有点心疼。

这样的心疼哪里算是活着呀!

他这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方太太听到蓝晨这么说,顿时来了精神。

“你们听到没有?蓝晨自己都说了,这是他欠我们家婷婷的。我们自己都没觉得怎么样,需要你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一冷,吓得方太太再次退后了几步。

“你又想干嘛?”

“呵呵。”

叶南弦突然笑了,不过笑意却不达眼底。

“蓝晨,你要照顾她是吗?要替她承担错误是么?行,今天你提前预支的房子首付八十万必须给我还清了。晚上12点之前,如果还不上我就来收房子。你们都从这里给我滚出去!”

“凭什么?这房子是蓝晨的名字,是他卖给我们住的。”

方太太一听叶南弦要收回他们的房子,顿时就着急了。

叶南弦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想要逼蓝晨一把,更是想让方太太知道,没有了蓝晨,她什么都不是,现在也不过就是个可怜妇人罢了。

叶南弦不再说话。

蓝晨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好。”

“蓝晨,你疯了?”

方太太听到蓝晨这么说,顿时急了,想要上前去打蓝晨,但是叶南弦和沈蔓歌在这里,她又有点不敢,不过却急的双目都红了。

“你要是让他们把房子收走了,我和老房住哪里?”

“我会给你们租房子住的。”

蓝晨的话让方太太顿时冷笑起来。

“租房子?你觉得我们方家是可以租房子住的人家吗?老方,你别搞你那个什么实验了,赶紧出来,你老婆都要被人给欺负死了。”

方太太这时候扯着嗓子朝里面喊了一声。

方教授有些不满的走了出来,身上还穿着白色的研究服。

“喊什么喊?整天闹,闲得慌吗?不知道我在做实验吗?”

方教授低吼了一声,这才看到了叶南弦和沈蔓歌。

对叶南弦,方教授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叶,叶总?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老婆还不知道怎么糟蹋我妻子呢。方教授,男人有时候不一定要在事业上成功,也得管管自己的老婆。你看看她都做了什么?蓝晨被打成这样是你默许的?还是你的意思?”

方教授这才看向了蓝晨。

大雪纷飞的时节,他光着膀子,上身伤痕错步,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你又打他做什么?”

方教授气呼呼的转身吼了一声方太太。

“我打他做什么?还不是他惹我生气了?”

方太太在方教授的眼神下有些气弱。

方教授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嗡嗡的响。

他指着方太太说:“蓝晨现在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动不动就动手是想要干什么?况且你知不知道,现在是蓝晨养着我们,你哪里来的优越感?居然还对蓝晨动手?他不还手是因为婷婷,不是因为怕你。你这个妇人,再胡闹你给我离开这里,我要和你离婚!”

这话一出,方太太直接愣住了。

显然她也没想到方教授会为了蓝晨和自己离婚。

平时他醉心研究,对外界的事情基本上不管不问的。现在他居然为了蓝晨这么一个试验品要和自己离婚?

方太太觉得所有的怒气都聚集在胸口,快要爆炸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和我离婚?你是不是忘记了,是谁拼了性命给你生儿育女的?是谁为了生下婷婷大出血,差点死了,又是谁为了你这辈子都不能做女人了?你现在居然为了这么个东西要和我离婚?你难道忘记了是谁害死了婷婷吗?那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啊。”

方太太说完就嗷嗷大哭,哭声让人心里很是难受。

方教授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看着叶南弦和沈蔓歌说:“叶总,对不起,她只是还没从婷婷死去的事情里缓过来。”

“是吗?但是这不是她可以伤害我妻子的理由。她污蔑我妻子和蓝晨有染,这一点我不能接受。”

叶南弦没有说蓝晨。

因为从蓝晨的态度和话语中叶南弦能够知道,蓝晨还没能从方婷的死和愧疚中脱离出来,他总觉得是自己欠了方家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再为蓝晨讨公道的话就有点多此一举了。

虽然有点冷血,但是叶南弦就是这么理智。

方教授顿时被叶南弦的话给惊着了。

他偷偷地看了沈蔓歌一眼,那张神似于方婷的脸让他都有些恍惚。

方婷去世之后,他一直沉浸在实验中,他知道自己这是一种逃避,他更是知道自己现在安稳的生活是怎么来的。

是沈蔓歌给了蓝晨机会和工作,才有了他们现在稳定安稳的生活,可惜现在却被老太婆作死的可能要终结了。

“叶总想要怎么做?”

叶南弦宠妻是出了名的,据说曾经因为苏南说了沈蔓歌一句什么,就被叶南弦炸出了几千万的钱才算平息。

如今方太太这么不知好歹,不知轻重的污蔑了沈蔓歌,方教授知道,自己怎么着都要做出点什么的。

蓝晨连忙说:“这事儿我来处理吧。”

方教授深深地看了蓝晨一眼。

蓝晨是他的试验品,说句实在话,他也是受害者。

如果不是自己做那种实验,也不至于蓝晨在娘胎的时候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自己把蓝晨带回了实验室,也不会让方婷认识了蓝晨,或许方婷也不会爱上蓝晨。

其实从头到尾蓝晨什么都没做错,是他做错了。

是他做下的孽才有了如今可悲的蓝晨,才有了如今可怜的方太太。

方教授的心不由得钝疼起来。

“你怎么处理?本来你就是个受害者,你还要替我们承受什么?蓝晨,你不欠我们的,你也没必要承受这一切。”

方教授的话顿时让方太太尖叫起来。

“他怎么没做错什么?如果不是他勾,引婷婷,婷婷怎么可能会看上这个怪物?”

“你给我住口!”

方教授的脸色很不好看。

怪物?

她居然叫蓝晨是怪物?

难道她不清楚蓝晨的如今是谁造成的吗?

方教授突然觉得心力交瘁。

“我和我太太搬出去,从今以后不会再找蓝晨的麻烦,蓝晨你也没必要再管我们了。我知道婷婷临死前让你照顾我们,但是这真的不是你的责任。以前是我们做错了,现在我们没必要对你再进行道德绑架。”

方教授的话让蓝晨直接震精在当场。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方教授,才发现自从方婷去世之后,方教授的鬓角多了很多白发,现在的他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意气风发,反倒是多了一些慈祥和落寞。

“教授,我没有觉得是道德绑架,是我欠了婷婷的。”

“婷婷是为了爱牺牲的,她自己觉得这种活法是值得的,那么我们就该尊重她。如今她不在了,我们有共同思念的人,就该好好地活下去,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才不枉婷婷的死。如今是你阿姨做错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至于你受到的伤害,你说该怎么样便怎么样,我没意见。”

方教授的话顿时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