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天价萌宝:妈咪不好追纪晨曦容墨琛小说(完整)

2020-05-22 15:01

天价萌宝:妈咪不好追

推荐指数:10分

《天价萌宝:妈咪不好追》小说主角名为纪晨曦容墨琛,是作者丁宸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作为医学系最有前途的女学霸,她找了全华城最尊贵的男人,生了最靓的崽。然而,被亲人陷害,她转眼背锅入狱,早产的孩子也下落不明。四年后,出狱归来,她望着男人身后的小奶包,递上律师函,“容先生,我想跟您谈谈抚养权。”轮椅上的男人回递一份结婚协议,“想养儿子就把字签了。”这时,拿着黑卡的小奶包跳出来,“妈咪不用签字,我有小金库,我养你!”男人,“……”臭小子,拿他的黑卡坑爹呢!

《天价萌宝:妈咪不好追》 第5章 我要验伤 免费试读

容墨琛在听到这个名字,眉骨重重一折,深沉的眸底刹那间透出彻骨的寒意。
-----------------------
男人正走着神,耳畔突然传来‘啪’的一声脆响。
只见门外的中年妇女狠狠甩了纪晨曦一巴掌,然后一把揪住她的头发。
“你个小骚蹄子!敢勾引我老公?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她用得力气极大,纪晨曦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被扯下来了。
“请你放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老公是谁?我根本不认识!”
“***!还想狡辩?”中年妇女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把她头发揪得更紧了,因为愤怒,脸上的肥肉也跟着一颤一颤,“他不是每天都给你送花吗?”
送花?这几天确实有个患者家属给她送过花,可是她当场明确拒绝了啊!
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中年妇女突然大声叫囔起来,“大家都来看啊!这个医院的护士不要脸!长着一张狐狸精脸!勾引患者家属!我们怎么能放心把孩子交到这种***手里?我要投诉这家医院!开除品行不端的***!”
说着,那个妇女又想打她,拉扯间把她脸上的口罩扯掉了。
一张清丽隽雅的脸蛋便暴露出来,只化了淡妆的五官明艳动人。
纪晨曦趁机挣脱她的手,沉声道,“我跟你老公没有任何关系!你如果再无理取闹,我会叫保安把你请出去!”
“怎么?敢做不敢认?”
“我没有做过!”
病房里,容墨琛冷眼旁观着着这一幕闹剧,幽邃的眸底划过一抹嘲弄。
这个纪晨曦果然是本性难移,在监狱待了四年还不安分!
“好啊!你叫保安来啊,我看谁敢动我!你个第三者也敢在正室面前嚣张,还有没有王法了?勾引我老公是吧?今天我非揍死你个不要脸的臭婊砸!”
说着,再次扬起粗壮的手臂朝着纪晨曦的脸狠狠扇过去。
纪晨曦身材纤细,跟她一对比就是弱不禁风的类型。
这一巴掌要是掴下来,估计脸非肿成猪头不可!
容墨琛眉峰一紧,正要上前制止,却见纪晨曦突然抬手,一下子扣住了中年妇女的手腕。
中年妇女没料到她看起来瘦弱,居然能稳稳抓住自己的手,当即就想把手抽出来,但努力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她当场怒了,“***!你敢还手?我要投诉你!”
纪晨曦甩开她的手,清冷地扯了下嘴角,“该说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行得正做得直,绝不会任由别人往我头上泼脏水!”
两人正僵持着,忽然一道男声在她们身后响起。
“晨曦,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程俊宇正在隔壁查房,听到动静立即赶过来查看情况。
中年妇女立即恶人先告状地叫囔起来,“医生,你来得正好!你们医院护士打人了!我要验伤!我要告她!”
程俊宇望着她泼辣的模样,再扫过纪晨曦脸颊上那个巴掌印,眉头当即一皱,“女士,我看你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倒是我们的护士似乎伤得不轻!”
中年妇女见他向着纪晨曦,又大喊大叫起来,“大家快来看啊,医生包庇护士啦!这家医院风气太差,打人还敢包庇,合起伙来欺负人!大家快带孩子转院吧,这种医院不能住!会带坏孩子!”
程俊宇眉峰拧得更紧了,“我们医院里到处都有摄像头,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医院的护士动手打了你,不如这样,我们一起去监控室看监控录像。”
中年妇女一听有监控摄像,气焰顿时灭了大半,却还是不甘心地抬手指着纪晨曦,“小***,今天有男人替你撑腰,算你走运!你别得意,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说完,肥胖的胳膊一甩直接扬长而去。
她一离开,程俊宇就对站在各个病房门口围观的病人道,“好了,大家都回病房休息吧。”
说完,他又转头看向纪晨曦,语气关切,“晨曦,你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纪晨曦摇摇头,“我没事,谢谢学长替我解围,我先去照顾病人。”
然而,她正要转身,却被程俊宇一把拉住。
“学长,还有事吗?”
“等一下。”程俊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创口贴,细心地替她贴在被指甲划破的地方,“女孩子脸上受伤总归不好,脸是门面,得好好爱护。”
由于儿科的病人都是小孩子,他随身携带的创可贴也是卡通的。
“放心,这创可贴很好看,没有影响你的颜值。”
纪晨曦被他的玩笑话逗得笑了起来,“谢谢学长。”
“我还要去楼上的病房转转,你自己小心点。”
“嗯,我会的。”
容墨琛默默望着站在门外的两人,他们站在一处,身上穿着同色系的白大褂,俨然就像是另类的情侣装。
而且,他们长得男俊女靓,外形也很登对。
他将两人脸上的笑容收尽眼底,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生出一丝莫名的异样感,越看越觉得碍眼。
儿子还在发高烧,她居然有闲情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两位,这里是病房,能不能等下班换个地方再谈情说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