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情非得已:莫少求放过厉之晴莫邵珩小说(完整)

2020-05-22 06:01

情非得已:莫少求放过

推荐指数:10分

厉之晴莫邵珩是小说《情非得已:莫少求放过》里面的主角,作者是佚名,接下来为大家重点介绍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厉之晴被逼替姐嫁入豪门,被莫邵珩当成仇人百般折磨,忍辱负重,好不容易才能和莫邵珩关系缓和,却遭姐姐带儿破坏陷害,厉之晴奋起反抗,与姐姐斗智斗勇,争得总裁欢心后逃离,被莫邵珩强行带回,厉之晴求饶:“放过我吧,这不是我的错呀!”

《情非得已:莫少求放过》 第4章 苦心难懂 免费试读

当时围在自己身边的人群散去后,莫邵珩找了半天也没见到厉之晴,不知为何他就忍不住四处寻找她的身影,正好看见会场外面的她。他本来只是随便问了一句,没想到单纯的厉之晴连撒谎都不会,一下就被说中了。

莫邵珩没有松开放在厉之晴胳膊上的大手,见到厉之晴慌张的模样他有些怒不可遏,手上的力道也随之加重。

“疼……”厉之晴害怕自己叫唤的声音太大会更加惹恼莫邵珩,一向怕疼的她也只能轻轻低呼出声。

莫邵珩微微松了一点劲,然而还是没有放开厉之晴。他拖着她来到会场外,招来自己的司机,然后十分粗鲁地将厉之晴扔进了车的后座,他紧跟着上了车。

司机见到自己老板的新婚夫人,十分恭敬地冲她点了点头,但见二人脸色不郁,他眼观鼻鼻观心,选择了沉默。

“回绿竹湾。”司机在得到莫邵珩的命令后,沉稳地向绿竹湾的方向驶去。

绿竹湾是本市最有名的别墅小区,有市无价,那里是权贵人士的地盘,能住在那儿不单单是有钱就可以的。厉父一直想在绿竹湾买套房子,然而一直无果。厉之晴只当莫邵珩是单纯的有钱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有钱有势。

车子开了大概40多分钟终于停在了莫邵珩在绿竹湾的别墅门口,厉之晴下车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然而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她并没有看出什么出众的地方,感觉和厉家的别墅别无二般。

莫邵珩下了车看着这栋他特意为自己和厉之恋准备的婚房,心中百感交集,想到今天他就要和另一个女人住进这里,心中很不是滋味。

莫邵珩从厉之晴身边走过,狠狠地撞了她一下,厉之晴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看着莫邵珩越走越的背影,即使心里百般个不乐意,厉之晴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厉之晴进了别墅,来不及参观里面的情景就被莫邵珩拽去了楼上的卧室。看着卧室中间洒满了玫瑰花瓣的大床,厉之晴一下白了脸。她知道自己和莫邵珩已经算是夫妻了,有些事迟早要做,但现在这么突然,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把衣服脱了。”莫邵珩声音低沉且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什么?”这发展的也太快了吧……听到莫邵珩的话,厉之晴没有照做,反倒收紧了外套。

见厉之晴迟迟没有动作,莫邵珩失了耐心往前走上一步,准备自己动手。厉之晴被他的举动吓到,她想都没想就扯过床上的被子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莫邵珩被厉之晴幼稚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他仍是板着一张脸走上前去粗鲁地拉扯着被子。

厉之晴吓得尖叫起来,她知道莫邵珩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但从没有想过他会使用暴力、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叫什么叫!给我去卫生间洗澡!再叫就把你扔出去!”今天本来就喝多了酒,厉之晴的尖叫声吵得莫邵珩的脑仁快要炸开了。

明白过来莫邵珩不是对她有所企图、只是想让她去洗澡而已,厉之晴这才放下心来。

真是的,想让人去洗澡直说不就好了吗!干嘛动手动脚!即使心里有再多的不满,厉之晴也只能憋在心里,乖乖地进浴室洗澡。

热水冲去了一身的疲乏,厉之晴用浴巾擦干身子后这才想到一个问题:这婚结得匆忙,她什么都没有带过来,睡衣什么都没有,她不会就要这个样子出去吧?

莫邵珩在外面等了厉之晴半天也没有见她出来,他抬起手“嘭嘭”地敲着浴室的门。“厉之晴你在里面磨蹭什么呢!”

“我……我没有睡衣……”厉之晴的声音听起来又无奈又委屈。

真是……莫邵珩无话可说,转身从衣柜里面拿出了一套酒红色的真丝睡衣。这套睡衣本来是给厉之恋准备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要穿在了她的妹妹身上。

莫邵珩无奈一笑,只觉得今天真是过得无比的荒唐。

“衣服我给你放在外面了。”

听了莫邵珩的话,厉之晴喜出望外,有睡衣穿总比裹着浴巾强。她正想开门走出去,结果在门口又顿住了。

他不会偷看我吧……

厉之晴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比起风情万种的姐姐自己这种小身板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安慰自己一番后,厉之晴放下心来,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发现莫邵珩没有留在卧室,厉之晴松了一口气,她赶紧将床上的睡衣套上。

没过一会儿莫邵珩回来了,他换下了一身西服,穿着一身银灰色的居家服站在卧室门口,显然他在另一个房间洗过澡了。

“你睡这个房间,我睡书房。”不等厉之晴做出反应,莫邵珩转身离开了卧室,像是一秒也不想在这个房间多待。

莫邵珩的举动正合了厉之晴的意,说实话她还没有做好准备该怎么面对她。

从窗帘后透过的隐隐一点月光勉强照亮了漆黑的卧室,厉之晴在黑暗中睁大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她已经很累了,但她一直死撑着不敢闭眼。虽然莫邵珩说过他睡书房,但这是他的家、他的地盘,而厉之晴才和他认识短短一天,她害怕他会对自己图谋不轨。

厉之晴强忍着睡意翻了个身,她想着等快要天亮时再睡一会儿吧。然而睡意越来越浓,眼皮也变得更沉重,厉之晴差点就睡了过去。

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厉之晴隐约听到一点声响,将她的睡意吓得全无。她睡眠一直很浅,所以厉之晴坚信刚刚的声响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幻觉。

会不会是小偷?厉之晴这样想着,同时觉得是小偷的可能性很大。要不要这么倒霉,刚住进来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小偷!

厉之晴从床上坐起捞过一旁的手机,准备出去一探究竟。她害怕拖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会引起小偷的注意,所以只能赤着脚。深秋的凉意透过地板,从她的脚心传遍全身,来到一楼的客厅时厉之晴隐隐约约在黑暗中看见一个人影。她这时才觉得害怕,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