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夫人她又甜又撩_肉丸子

2020-05-21 21:02

《夫人她又甜又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由qq1234小说网提供,主角“肉丸子”小说,《夫人她又甜又撩》情节跌宕起伏,文笔优美,欢迎大家阅读!作者描述了:程锦将酒杯放下,无奈的皱眉摊手,将幼稚娇气大小姐的人设演了个尽兴。偏偏她那张脸生的实在娇美无害,哪怕是任性也让人讨厌不起来。最近几天沈骏兴变得法的讨好她,沈父更是话里话外想要借由她引荐厉君卓,沈太拿她没办法只好无视,沈语柔小动作不断但她通通不接招。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夫人她又甜又撩》精选章节

程锦签了合同,按下指纹。

她看着跪在眼前瑟瑟发抖的斯文男人,奇异的并没有太多愤怒,有的只是悲凉。

“丁志诚,听说你从小过得很苦,你爸爸抛弃了你们,你妈妈身患绝症,你考上大学却没钱去读,是谁救了绝望中的你呢?”

程锦走过去,男人垂下眼,只看到眼前一截纤细的小腿。

“说话呀,是不是觉得难以启齿,你这样忘恩负义之辈居然也有羞耻心?!”

厉君卓坐在上首,仿若一尊雕像,看着眼前的一切。

没有丝毫要干涉的意思,任由程锦发挥。

丁志诚瞬间躬下身,被抽了脊梁骨一般,痛心疾首的忏悔。

“小姐,是我忘恩负义,程总资助我上学,毕业以后还让我留在程氏工作,这一切我感激不尽,哪怕用我的命来还也在所不惜!可是、可是沈庆华用我的孩子威胁我,我要是不从就再也见不到我女儿了,小姐,我女儿才三岁,你还抱过的!”

他猛地抬头,双目通红,“我都想好了,迫不得已背叛您,等我安顿好老婆孩子,我就去死,我到地下去和程总谢罪!反正我也没脸再活着——”

两个壮汉一左一右的架着他,哭诉发誓声戛然而止。

“小姐,小姐您信我,真的。”

程锦从餐桌上摸出一把水果刀,明晃晃的精钢制作,停在丁志诚面前。

“想要我信你,砍下一根手指来证明,不是可以为了愧对我们家而死吗,大可不必,我只要手指,或者其他什么零部件也行。”

她说完,眼神瞄向他身体,仿佛在打量什么地方更合适。

丁志诚一个瑟缩,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子,身下控制不住湿了一片。

“拖走。”

上首男人发话,丁志诚很快消失,脏污也被清洁干净,一如之前那般。

程锦垂下眼眸,看着手中的刀子,有些茫然。

“怎么他女儿的命是命,我的就不是了?我爸妈一手培养他起来,欣赏他、信任他,让他从上不起学的穷小子变成了商界精英,甚至把死后这么重要的事都交给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她的声音低落,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让人看出某种破碎和绝望。

前世临死前她才知道,丁志诚早就和沈家狼狈为奸,他根本没有任何不得已,完全是半推半就,双方合作。都想要吃

所以在看到厉君卓的人将丁志诚抓来的瞬间,她就毫不犹豫签了合约,这份诚意足够了。

“小人之言,不足为信。”厉君卓拧眉,他见过太多叛主的小人,只觉得程锦此刻的表现太过软弱,“打起精神来程锦,让我看到你值得合作的价值。”

“多谢厉先生提醒。”程锦攥紧手指,暗暗吸气。

很快便有人来报告,丁志诚的指纹已经提取完毕,然后便是一个熟悉的人走过来。

程锦疑惑的看过去,随即便发现了不对。

“这是假扮的丁志诚?”

“是,程小姐,我们已经和银行预约好,您方便的话现在就能启程。”阿律尽职尽责,温和有礼的解释道。

这等小事自然不需要厉先生亲自动身,所以当他听到厉先生开口的时候,心里稍稍惊讶。

“走吧。”

程锦跟着厉君卓,还是昨晚那辆车,内饰已经焕然一新,她脸有些发热。

心头的小睡莲又鼓噪起来,仿佛嗅到了生命之水的气息,搞得程锦拼命忍住自己身体的反应,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阿律哥哥,”她顶着难堪开口,“能不能麻烦你和我调换一下座位?”

此言一出,整个车内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我是怕厉先生突然有什么需求,你在他身边比较方便,呵呵。”程锦有些无措的抓了抓头发,尴尬的脚趾头都蜷缩起来。

可她不知道自己此刻忍着羞意的神态和软软的语气,活像……活像是要去撩男人的。

阿律心吓一跳,连忙拒绝。

“不用了程小姐,为了安全起见,您现在还是不动为好。”

也是啊,说不定这会儿沈家狗急跳墙,在打什么坏主意呢,程锦点头。

这奇怪的体质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以后都不能和厉君卓同处一个空间?

一旁的厉君卓早已发现她的异样,那双极具洞察力的眸子逐渐变得幽深。

银行很快到了,一行人很快便到达贵宾室,这是一家信誉良好的私人银行,程锦此行要拿到的是父母留给她的保险箱。

“程小姐,丁先生,请跟我来。”

核对完所有手续后,身穿黑色制服的银行职员微笑躬身。

程锦下意识看了厉君卓一眼,只见男人微微颌首,示意她乖乖跟着去。

不知怎的,程锦一颗提着的心稳稳当当放了下来,而身旁假扮的丁志诚,也不知道如何在短时间内学会了丁志诚的动作神态和语气,如果不是程锦亲眼所见,她可能也分辨不出。

职员带他们走下地库,一道道封锁严密的门被打开,终于,“到了。程小姐,这里就是您的父母存放的保险箱。”

程锦点头,输入自己的指纹,然后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职员,没常识的问道。

“请问我父母当时还有没有说过什么呢?”

失去了父母倚仗的小女孩,渴望得到更多的只言片语,也是可以理解,职员心头微酸。

“抱歉,程小姐,我们只负责接受保险箱委托——”

“咔哒。”

“丁志诚”的指纹也输入完毕,保险箱应声而开。

观察了一番,完好无损。

此时程锦才松了口气,从胸口掏出小巧的吊坠,一按则变成了一把小巧的钥匙形状,她顺着箱子的对角找到轻微的凹槽,将吊坠插进去,箱子打开。

职员松了口气,“程先生当年的委托已完成,请问程小姐丁先生还有没有异议?”

“没有。”程锦差点哭出来。

她不死心的又翻了翻,面对着一家人的美好记忆,只觉得完了。

全完了。

厉君卓帮她拿到继承,合约上写的清楚,一百亿,她要分他九成,也就是说九十亿,可她现在拿什么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