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陆云蒸林芝是什么书 陆云蒸林芝免费章节

2020-05-21 21:01

替嫁毒妃求生记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替嫁毒妃求生记》是来自作者佚名著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陆云蒸林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她与宰相府的千金有着一样的面容,为救母亲,她认宰相为父,替宰相千金出嫁。不料所嫁之人,并非良善。表面懦弱多病的旬王,实际上阴险毒辣,暗藏野心。而宰相父女,亦是藏了重要秘密未告知她。出嫁的第一个晚上,她被罚跪在坟墓前,而后,接踵而来的是无数次羞辱和毒打。 后来,她终于明白,若想独善其身,必先毒步天下!

《替嫁毒妃求生记》 第23章 金线蛇 免费试读

“我装什么了”

装你大爷啊,陆云蒸在心里咆哮了一句,又是准备后退,结果,手才刚往后面伸去,就被陈旬一把抓住了。陈旬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陆云蒸,一双眼睛全是考究,

“本王就不信像你这种女人,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

陆云蒸条件反射的向陈旬看去,还好,还好,陈旬下面穿着白色的里裤了。意识到自己竟然看陈旬的身子,陆云蒸赶紧仰起头来,

“什,什么叫做我这种女人?算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放手。”

陆云蒸说着便要挣脱开陈旬,陈旬却是死死拽住了不放,

“白看了就想走?有那么简单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要我脱了给你看回来吗!”

陈旬一愣,这是什么逻辑,完全没想到陆云蒸会这么答。不过,很快,陈旬便转过弯来了,

“你的身体?别污了本王的眼,给本王搓背,搓的不好,本王把你淹死在这里。”

说罢,陈旬便一个用力,陆云蒸还没有醒过神来了,就被拖下了水。

菲姐见陆云蒸好一会儿了,还没有来,便寻思着找找,结果就被看见陆云蒸被拖下了水,赶紧捂住了嘴巴在一旁偷看着。

“噗噗”

陆云蒸连连吐出几口水,陈旬脸都黑了,

“脏死了,滚!”

额,躲在暗处以为会有好戏看的菲姐,被这一幕也是惊到了,还没开始了就结束了?

而陆云蒸第一次感觉到滚这个字也是很好的,赶紧甩开了陈旬的手,一带一丝逗留的摸上了岸,那急不可待的举动又刺到了陈旬的眼,这林芝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他越来越看不透了。

“王妃?”

迎面便撞上了一个人,陆云蒸抬头一看,是沈媚儿身边的那个婢女,婢女手上还拿着毛巾了,咳咳,原来刚才陈旬是在等婢女啊。只是,这婢女是谁不好,偏偏是沈媚儿身边的那位,不知道沈媚儿知不知道了。啧啧,陆云蒸像是一不小心撞见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饶了个圈,避开婢女,猫着身子跑开了。

那样子就像是在无声的说着,我不打扰你们了,我不打扰你们啊。

看得婢女莫名其妙,菲姐恨铁不成钢,陈旬一脸的黑线,她莫不是以为他和婢女在这里有什么吧?

这陆云蒸都撤了,菲姐也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也赶紧撤了。

“哎,菲姐了”

陆云蒸回到原地,没有看到菲姐疑惑的自言自语。

“猪草,蘑菇都在这里,菲姐应该不会一个人回去了,难道去找我了?”

陆云蒸一个回头,

“哎呀,”

菲姐便出现在了面前,

“哎,”

菲姐却是悠悠的叹了口气,弄得陆云蒸莫名其妙。

“菲姐,你刚才是去找我了吗?”

“算是吧”

陆云蒸点点头,“我刚才不小心栽倒水里去了,把衣服都打湿了,水壶也掉了,要不水我们回去喝吧,这里的河水也不干净。”

想着陈旬刚才还在里面洗澡了,呕。

“回去吧回去吧”

菲姐恹恹的说,瞥了眼陆云蒸,一副陆云蒸没希望的表情。

陆云蒸不明白的跟在后面,渐渐的被一路的好风景吸引,也不去管那么多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听见一阵踏马声。

很快,两人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骑马的男子,马儿飞奔,马上的男子也是一脸急切,陆云蒸赶紧和菲姐退到一边。

呼的,看着男子骑着马而过,男子是那个像管家的人。

“菲姐,你知道……”

陆云蒸话还没有问完,谁知马又转了方向,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王妃,看见王爷在附近了吗?”

管家看向陆云蒸,陆云蒸随手一指,

“那边”

管家便骑着马扬长而去,这下陆云蒸尴尬了,看了一眼菲姐,又看了一眼。菲姐没看出什么吧,刚才她还说,果然说谎害死人。咳咳。

菲姐当然知道陆云蒸在尴尬什么,也不揭穿,因为她也偷看了。

“嗯,你刚才想问我什么啊?”

菲姐开口,陆云蒸这才说道,

“哦,我刚才是想问菲姐,你知道刚才骑在马上的那个人是谁吗?是王府的管家吗?”

菲姐上下打量了眼陆云蒸,

“不是吧王妃,吴管家你都不认得?”

陆云蒸挠挠头,

“脸盲,记性也不好。嘿嘿。”

菲姐无语了,转而说道,

“这吴管家骑得这么快,肯定是出什么事儿了。”

出事?什么事啊?陆云蒸看向菲姐,刚准备问,不过想想,菲姐也不一定知道,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于是跟着菲姐向茅草屋走去。

而此刻,正享受着搓澡的陈旬就没有这个好心情了,

“王爷,”

身后响起吴管家的声音,陈旬回过头去,婢女立即退到一边站着。

“什么事?”

吴管家看了眼婢女,紧接着道:

“宫里出事了,曾妃被蛇咬了,命在旦夕。”

陈旬一听,当即就往岸上走,管家立即拿过一边挂在树枝上的衣服,等陈旬走近,立即给了陈旬。

“怎么回事?”

“初步怀疑应该是宰相那么下的手,蛇是刚发现的,细如发丝。太医断言,宫外乃至京城都不可能有这种蛇,除非是有人专门饲养。”

陈旬将衣服往身上一披,“接着说。”

“估计是宰相已经坐不住了,想要用蛇来试探曾妃怀孕真假。”

“那还等什么,让我们的人也去给曾妃诊治,伺机一探曾妃怀孕的虚实。”

“张太医已经过去了,杜公子在门外等王爷,王爷是直接进宫吗?”

“看到杜升再说吧”

“好”

于是陈旬骑了管家的马,扬长而去。很快便到了王府外,

“王爷”

杜升一见到陈旬走了出来,便直接迎了过去。

“王爷,咬中曾妃的蛇叫金线蛇,一种呈金色,如铜线。一种则是呈黑色,如发丝。这种蛇本不该出现在我们这里,因此推断是故意有人饲养。我已经打听到,这种蛇一般吃天蚕,或者特别好的蚕,而且食量很大。京城里养蚕的不多,我已经调查出了一所专产蚕的蚕坊。或许到哪里,我们能查到这养蛇的人。”

陈旬拍拍杜升的肩膀,

“你还是你最懂我。走吧,上车,车上说。”

于是两个人上了门口的马车,

“虽然知道这就是宰相做的,但是这为宰相办事的究竟是何人,我想王爷和我都很好奇。竟然下手这么快,而且没有暴露行迹。”

刚坐下,杜升便说道,陈旬若有所思,好一会儿才道,

“这人可能就是在昨天曾妃公布怀孕之后下的手,昨天有宴会,人多眼杂,的确是个下手的好时机。”

杜升一怔,“这刚公布,就直接下手了,动作也太快了吧”

“一种可能就是这人做事果断,执行力很强。另一种可能就是,也许宰相早在这之前就已经听到了风声,安排了事情。无论哪一种,现在弄清楚这个养蛇的人最关键,她能养这种毒物,也就能养别的,说不定哪天,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在你我中间种下了什么毒。”

杜升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王爷,桑榆不是也很会用毒吗,或许可以问问桑榆。”

“桑榆,”

说道这里,陈旬叹了口气,

“她还没有从房轩的事情里走出来,等她走出来后再说吧,我们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了。”

杜升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房轩,房轩的死,对桑榆是打击,对王爷,对他们又何尝不是了。只是,杜升看向陈旬,王爷为什么还不对那个林芝动手,还是王爷有其他的打算?

而此刻,不晓一切的陆云蒸正努力的烧着火,菲姐在炖新鲜的蘑菇,

“怎么样,闻到味儿吗?”

陆云蒸点点头,又闻了一下,

“好香啊菲姐,这野生的蘑菇就是香。”

“那可不,”

菲姐勺子一下一下的搅弄着,然后再掰了几片大蒜扔了进去。

“菲姐,为什么要放大蒜啊?”

陆云蒸有点不明白,

“吃过蔊菜没?”

“吃过”

这个母亲经常做的,而且以前院子里就有,不要钱。

“那吃蔊菜放大蒜瓣不?”

“放啊”

“和吃蔊菜一个道理,防止中毒,乡下的老办法了。”

说道这里,菲姐突然想到了什么,怪异的眼神看向陆云蒸,陆云蒸不解的看着菲姐,

“菲姐你这么看着***什么啊?”

菲姐这才疑惑的说道,“不对啊,你不是宰相千金吗,你会吃蔊菜?你吃过蔊菜?”

额,陆云蒸心下一恼,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赶紧转动了下脑子。然后这才开口,

“菲姐,你不知道,我虽然是宰相千金吧,但是我从小就不喜欢吃那些山珍海味儿。反而喜欢吃那些大家都吃的,平常百姓吃的。嘿嘿,”

菲姐还是有点不相信,

“是吗?”

陆云蒸赶紧点点头,

“是啊,否则我怎么知道的,菲姐你现在就别把我当什么宰相千金啊,王妃看了,我就是我。”

菲姐这才撇撇嘴,

“俺才不把你当王妃看了,你也不像啊,”

额。好吧,这话没什么问题。

陆云蒸又想到了什么,看了看菲姐,

“菲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于是陆云蒸这才尝试的开口,

“那个菲姐,你知道房轩这个人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