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周律师不娶何撩_苏澈、周一桐、白晓鸥(浮生若梦)

2020-05-21 15:04
《周律师不娶何撩》是作者浮生若梦最新起笔的现言虐心小说,这部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苏澈、周一桐、白晓鸥,小说文风清新,阅读感极佳,主要讲述的情节是:苏澈一直都喜欢周一桐,可是那些年少时期的情感,被苏澈珍藏了,两人再次见面,已经是剑拔弩张的状态,当他们之间的感情被利益掺杂的时候,周一桐的挣扎让苏澈心痛,当初的那个少年离周一桐越来越远,而周一桐却不愿意放手,两人分手之后,苏澈却依旧是周一桐的太阳和方向。

推荐指数:10分

《周律师不娶何撩》精彩片段试读

“好朋友?呵,一桐,你真的以为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或者说,你还爱着他。”夏之启有些嘲讽的说出这些话,堂堂有名的夏公子,夏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竟然,被自己喜欢的人当做好朋友,可笑,实在可笑。

周一桐没有回答夏之启的话,只说,“很晚了,回去吧。”

便转身离开了。

周一桐和夏之启,因为这件突发的事情,好几天没有见过面了,应该说,是夏之启故意不和她碰面的,夏之启给自己安排了出差,于他,于周一桐,都需要时间冷静。原本周一桐那晚还在犹豫今后再见面的时候,会不会尴尬,现在看来,这倒也是好的。

王何申端着杯咖啡走到周一桐身边,看着周一桐正在泡咖啡,开口说道,“夏总这去一趟海南就去了好多天,现在这个时候去,又绕开旅游旺季,又不算太热,倒是舒服。”

“旅游?不是去谈工作去了吗?”周一桐淡淡的问道,一边搅拌着杯子里的速溶咖啡。

“你没听说啊,夏总好像是和格林集团的千金去的,不过,你没事吧?”说完话的王何申有些担忧的看着周一桐,毕竟传的那些绯闻他也是知道的。

“我能有什么事,我最近被那个案子倒是给难住了,一时半会找不到证人,唯一的证人又不知道去哪找。”

王何申看周一桐没说什么,也不好继续八卦,只说,“那个家暴案啊?”

“是啊,王律,你在铸成企业有认识的吗,李晟赫是高层,我觉得要是能有认识的了解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周一桐认真的看着王何申问道。

王何申思索了一下,“确实有个朋友,不过,品格证据原则我想你比我懂。”

周一桐自然知道王何申提醒的品格证据原则的意思,一个人的相似的品格能够做出的事情不能够成为日后做出这类行为的评判准则,这就是品格证据原则。就像王何申说的一样,就算李晟赫傻到在单位上这样做,但是也不足以定罪,更何况,周一桐相信,李晟赫还不至于不理性到在单位上乱对别人动手,她另有打算。

周一桐笑道,“谢谢王律的提醒,不过,我不是想要调查这个,你能帮忙联系一下吗,今晚我请吃饭。”

王何申笑道,“联系没问题,我正好今晚还不知道去哪吃呢。”

“怎么,嫂子不在家?”

“回娘家了,昨天和我吵架来着,我就说了两句而已,就两句啊,你说,周律,我能不能也申请家暴,家庭冷暴力,你说她这离家出走,可不就是对我的家庭冷暴力吗?”王何申无奈的叹了叹气。

“我说王律你就别瞎起哄了,我给你说,最近好像新出了款口红,要不你试试买来送给嫂子?”周一桐给王何申建议到。

“女人啊,天天脑子里就是口红啊,包包啊。”王何申的话正好被路过的陈曼听到,陈曼不服气的说,“什么叫做我们女人啊,王律。”

王何申见陈曼过来,笑道,“女人心,海底针,不过,周律,你说的那个口红,你给我推荐一下,链接发一下最好,我也不知道什么样。”

周一桐笑了笑,陈曼凑了进来,“你们在聊口红,王律,你要送口红给谁啊?”

王何申见陈曼揶揄的表情,无奈的笑道,“还能有谁,家有妻,不可欺,得哄着。”

“哦~我知道了,王律你肯定又做错什么事了,让嫂子生气了。”陈曼打趣到。

周一桐插嘴进来,“陈曼,上次你不是说有一款新出的口红吗,有链接就发一个给王律,免得他后面都没有饭吃。”

陈曼笑眯眯的将手机点开,顺手将链接发了给王律,周一桐这才想起来托夏之启带的补品的钱还没给夏之启,如果直接问夏之启多少钱,夏之启肯定会说不用给了。

周一桐问陈曼,“你有代购吗?香港那边的。”

“嗯?有啊,周律你要买东西啊?”

“没,就问下,这个大概多少钱。”周一桐将照片拿出来给陈曼看,陈曼说,“周律你把图片给我,我帮你问下。”

“行,谢谢。”

“周律你和我客气什么啊。”

等到陈曼问到后,陈曼积极的告诉了周一桐,不过代购还告诉陈曼,这个补品现在可不好买,香港那边已经好几个月没货,如果需要,还要提前很久预定,陈曼以防周一桐要买,所以也将代购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周一桐,周一桐听完陈曼的话后,凝了凝神,她让夏之启帮忙的事情,夏之启总是很及时的办完,周一桐记起上次夏之启将补品给她的时候说的是正好朋友回来带的,周一桐立即将钱转给了夏之启,附言处倒是写了补品两字,有短信提醒,他应该能知道吧。

晚上,王何申将他的朋友约了出来,原本是本着调查案子的事情约的人出来,结果王何申在介绍李宇航的时候,刻意提了一句,“单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