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龙帝战婿_李无极、慕容嫣_不良帝尊

2020-05-20 18:04

一代龙帝战神回归,见到妻子受辱,一怒之下,神州十万将士回归……从今往后,这天下再无人敢欺负你!

免费阅读

凌晨一点四十五分,李无极结束了半宿的忙碌,准点下班。

更衣室内,同事们早早换装离开,他最后一个出来,迎面跪着徐阳伟、张森、安世强以及唐一航、赵鑫蕊的父亲,一个个战战兢兢,噤若寒蝉。

朱雀手里拿着一根皮鞭,舞得猎猎作响,暗处,五十名亲龙卫高手,环伺左右。

见此一幕,李无极眉头一蹙,道,“朱雀,你又调皮了。”

“得罪了帝尊的人,就该死!”

“啪——”

大皮鞭狠狠地抽打在这几人的身上,他们强忍着疼,眉开眼笑。

“好了,可以了。”

“遵命。”朱雀起身,丢掉了皮鞭,问道,“帝尊,那他们这些人怎么处理?”

“我得回家了,你看着办就行。”

“恭送帝尊。”

李无极离开后,朱雀脸上那份恭送又化作了凛然,吓得一众人胆颤心惊,屁滚尿流。

“你们啊,做什么不好?非要作死!”

“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晚了!”

朱雀面色一横,一股威压顿时充满了森谣酒吧,“江州,往后再无唐、赵两家。”

唐一航父亲和赵鑫蕊父亲互相对视了一眼,双眼往后一翻,直接晕死。

先前,这位可是直接将江州总督出马直接召唤他们来此地,总督大人态度坚决,一听语气他们就知道今天摊上大事了,可断然没想到会闹到这种地步。

兔死狐悲,唇亡齿寒。

徐阳伟喉头火热,额前后背皆是冷汗,其实,他一直都沉浸在被拆房的恐惧中,还未走出,却马上又招惹到了这位活阎王。

“张森啊,你可害死我了……”

张森心中也有苦说不出啊,你说你一个超级大佬,来什么酒吧当侍应生啊?

“大人,我们……我们……”

“张嘴八十,赶紧滚蛋。”

“是,是。”

徐阳伟和张森如蒙大赦,最后,此刻竟幸福地笑了,‘啪啪’扇得那叫一个尽兴。

至于,安世强……

“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要眼何用?”

“嗖……”

一道气芒闪过,安世强双目皆废。

……

建设大道路口。

李无极骑着电瓶车风驰电掣,赶往回家,前面就是江州大桥,过了大桥,北岸复行三公里,就是慕容家。

然而,当他行至大桥之上时,忽然背后冲来了三辆丰田陆巡,呈掎角之势,将其包抄,一直企图往桥边的位置别。

这座大桥,可足足有百米之高,这要是掉下去,普通人恐怕连尸体都找不到。

“呵……”

李无极嘴角闪过了一抹狞笑,骤然提速,瞬间与那三辆越野车拉开了距离,扬长而去。

“见鬼!”

三名司机几乎下意识地揉了揉眼,还以为眼花了,一辆破电瓶车,竟然跑得比陆巡还快?

“兄弟们,追啊!”

当即,三辆车加速,果断地追了上去,却发现李无极在桥头等着他们。

“没电了吗?呵呵,这小子……”

然而,他又跑了。

司机简直想骂娘了,感觉像是被当猴儿耍,他们只好继续追。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一片荒凉的地方。

李无极下了电瓶车,就安静靠在一棵大树上,面无表情,似乎,已是恭候多时。

“娘希匹,这货太可恶了。”

第一辆车上,一名光头纹身大汉攥了攥拳,下令出击。

他乃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丧彪座下八大金刚之一,外号‘狂拳’的金旺霸,身高一米九八,以前打地下黑拳的,一身横练功夫,霸道无匹。

“速战速决,那小子练过,大家小心点。”

“遵命。”

一行人从后备箱中抽出了大砍刀,二话不说就冲向了李无极,一个个闷着一股杀气,狂冲而来。

“杀啊。”

李无极淡漠如是,置若罔闻,这帮人还以为他吓傻了,然而,就在这时,李无极动了。

“嗖——”

众人只觉得一股残影流转,劲风扑面,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到倒飞而出,剧烈的罡风撕裂全场,瞬息之间,十几号人化作了漫天齑粉。

狂拳金旺霸:“……”

这……这什么鬼啊?

“妈呀!”

从来纵横无匹的他,这一刻,居然吓得屁滚尿流,哭了。

“你以为跑得掉?”

李无极一念闪现,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噗通……”

金旺霸下意识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饶命,爷爷饶命啊……”

“谁派你来的?”

“丧彪,江州地下势力的魁首。”

“我跟他无冤无仇。”

“是范家,是范家委托的。”

“行,你算个聪明人。”

“谢谢,谢谢,我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砰!”

一指气芒,金旺霸原地炸成了齑粉。

“但你作恶多端。”

“嗖……嗖……”

几十道身影急速奔袭而来,是朱雀率领五十名亲龙卫赶来了。

望着满地狼藉,朱雀汗颜而单膝下跪,“请帝尊责罚,我等救驾来迟。”

五十名亲龙卫齐刷刷下跪。

“起来吧。”李无极目光微微一缩,道,“朱雀,其实,我真的不想杀人,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帝尊,可知主谋是谁?吾等这就领兵去灭了此等杂碎。”

“范家。”李无极沉声道,“但七日之期未到,我还不想动他们。”

“那……”

“你知道丧彪吗?”

“知道。”朱雀作为龙帝战神座下四大圣使之一,此次战神的贴身护卫,来江州之前,肯定做好了一切的功课,“一个地头蛇罢了,纠结着一帮亡命之徒,干一些灰色勾当。”

“调一万朱雀营士兵过来,灭了!”

朱雀的嘴角剧烈抽搐,什么玩意儿?就值得一万朱雀营士兵出手?就她随身率领的这五十名亲龙卫,就能在一刻钟之内,将其和部众,彻底毁灭。

“有问题?”李无极神色一凛。

“遵命!”

朱雀当即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火鸟形状的号角,对着天空吹响。

“咣当……”

睡梦中的江州总督崔凯旋倏然从床上跌了下来,摔得人仰马翻。

“老头子,半夜三更你搞什么啊?”总督妻子揉着惺忪的睡眼,埋怨道。

“出……出大事了。”

崔凯旋浑身震颤,目瞪口呆,这个号角的声音,可是……

江州又要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