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谁知梦里花落_陆萱儿、傅三少_莫琳

2020-05-20 15:02

《谁知梦里花落》精彩片段试读

彩萍这几日很忙,在府里常常看不到她,前一日她给了我出府的腰牌,让我次日去采买茱萸簪花。

清晨我梳洗一番,得上次领菊花的教训,料想这次售卖茱萸簪花之处必是人满为患,不敢耽搁,一大早就出了府。一出门口,就碰见三爷房里的主事丫头柳容,我俩相视一笑,我说:“姐姐也是这样早。”

柳容温言道:“早些置办早些省心,屋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忙呢,咱俩既然遇见,索性搭伴而行,一路说说笑笑,免得途中无趣。”

我欣然笑道:“我也是这样想得。”

柳容与我闲谈,说道:“每日深夜,你在四爷后院可曾听见过什么动静?”

我诧异,不知她为何有此一问,说道:“四爷的院子很安静,倒没听见过什么动静。”

柳容撇了撇嘴,“也是,四爷的后院在西南角,自然听不见公主府的动静,你知道吗,公主府白日安静的很,到了夜里可不消停了,昨儿个夜里公主府那里又闹腾了,我家三少奶奶本就觉浅,那边一闹,又是辗转半宿睡不着觉。

也就是我家主子性情温顺,端庄持重,要是换做大少奶奶,你看她能忍不,她才不管惊扰她的是公主还是王贵呢?”柳容说着有些忿忿不平。

我附和道:“公主有公主的脾气,只是深夜扰民,确实不妥,我入府时间不长,常在四爷屋里不出去,外面的好多事也不知道,昨夜公主那么大的脾气又是冲谁呢?”

柳容一副老生常谈的神情,“还能有谁,自然是二爷,此事说来话长,只说近来这桩是因为一个叫梅英的戏子,二爷捧她,整日在畅音阁听戏,公主每日在府里等得乏闷,只要见到二爷出现就要发泄一番,可公主与二爷不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她越是这样,二爷就越是不见踪影,有时气的急了,公主就拿府上下人出气,你看公主府的里下人一个个穿着油光鲜亮,其实每日战战兢兢,远不如我等自在快活。”

我想起那个落寞身影,我去那日她大概心情还算好吧,所以对我还算温言和善,想来她与二爷大概也被一个情字牵绊,若是公主对他无意,任他风流快活,她又怎么大发脾气?可惜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想想古代大户人家,哪位公子老爷不是三妻四妾。

有多少夫妻是一世一双人呢,堂堂公主又何必拘泥于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我心中苦涩,嘴角含一抹苦笑,“如若公主肯成全,不一定还能成就一段佳话。”

柳容摇了摇头,“你入府晚,好多事情不知道,前些年二爷也捧一位戏子,日夜与她厮混,结果……”安平收住了话,忽而指向前方,“你看——那是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