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赘婿小说我爱吃萝卜-长生赘婿萧辰薛雨柔小说阅读

2020-02-09 18:22

我爱吃萝卜原创小说《长生赘婿》讲述了萧辰薛雨柔的故事,长生赘婿我爱吃萝卜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我爱吃萝卜小说精彩节选:萧辰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薛大山被骗,只能委婉提醒。

长生赘婿
推荐指数:★★★★★
>>《长生赘婿》在线阅读>>

《长生赘婿》精选:

真正的颜真卿字迹,点画丰厚饱满,结构阔大端正,让人望去犹如金刚怒目壮士挥拳般震撼。

眼前这幅,字迹虽然浑厚挺拔,开阔雄劲,但他只是模仿到了颜真卿的形,距离真正的神,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样的赝品,最多也就值二十万。

“爸,这颜大家的真迹,好像有点问题。”萧辰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薛大山被骗,只能委婉提醒。

谁知他刚说完,孙大福还没说什么,薛大山倒先怒了:“你胡说什么!这可是颜大家的真迹,你这个窝囊废,知道个屁!”

孙大福本来被萧辰这话惊了一跳,但当看到薛大山的反应后,孙大福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有薛大山这样的队友,哪怕萧辰真看出来了什么他也不担心。

萧辰不由哑然,自己好歹是薛大山的女婿,但现在,薛大山竟然信一个外人,不信自己。

“爸,这颜真卿的字帖,真是假的,你看这字迹......”

“你给我闭嘴!”萧辰还想再劝,但薛大山根本不听,直接呵斥道:“你有几斤几两的本事我还不清楚?入赘我薛家一年,你连个像样点的工作都找不到,这会儿你在这卖弄什么?不嫌丢人吗!”

薛大山措辞严厉,萧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这字迹是假的,这岂不是说他看薛大山眼瞎了,掏五百万买了个假货。

“韩兄消消气,别跟贤婿一般见识。现在这年轻人啊,电视上看了几期鉴宝节目,就觉得自己是鉴宝专家了,他们根本不懂,咱们这一行的水,有多深。”孙大福假惺惺的道,看似是在劝薛大山,实则是在挖苦萧辰,这点萧辰自然听得出来。

“哼,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赶紧滚回去。”薛大山又冷哼一声,准备离开。

萧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自己这老丈人,真的是又蠢又自以为是。

但偏偏,萧辰还拿他没什么办法,总不可能,像打红毛一样把薛大山打一顿吧。

就在萧辰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的余光却扫到了孙大福摆在角落里的一幅字,瞬间,萧辰眼睛便亮了起来。

“贤侄怎么了?莫不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孙大福眼睛很锐利,发现了萧辰的异常。

“孙老板,能不能把那副字给我看一下。”萧辰指了指方才看到的字卷。

“这个?”孙大福走到角落里,拿起了萧辰指的字卷,满脸疑惑,这东西是他花一千块钱从一个乡下农民手里收的,回来后便发现没有半点价值,所以被他随意扔到了角落里,萧辰怎么会对这幅字感兴趣?

虽然疑惑,但孙大福还是将字卷拿了起来,掸了掸灰,递给了萧辰。

字卷长约三尺,宽约一尺,用的是很普通的宣纸,除了微微有些发黄外,单从外表看,看不出什么稀奇之处。至于上面的字,更是稀松平常,感觉就像刚学书法的小孩子胡写乱画的一般。

孙大福实在想不到,萧辰为什么会对这样一幅字感兴趣。

“老板,这字多少钱?”萧辰笑眯眯问道。

“这玩意不值多少钱,本来我都打算扔的,既然贤侄喜欢,那我就做个顺水人情,送给贤侄吧。”孙大福道,他也懒得问萧辰为什么看上这幅字了,毕竟刚白赚了五百万,这种小物件,白送给萧辰又何妨。

“孙老板确定?”萧辰似笑非笑。

“怎么?贤侄还怕我反悔?我孙大福做生意,一向讲究信誉二字,哪怕这幅字真是个宝贝儿,我也愿意白送给贤侄。”孙大福一副豪气云天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送了什么价值入城的东西。

“那就谢谢孙老板了。”萧辰将字卷装好,笑道。

“你要这破东西干什么?”薛大山恨铁不成钢的道,他想一脚把萧辰踹回去,这丢人东西,就跟个捡破烂的一样,人孙大福准备扔的东西他都要。

“爸,这可是个好东西。”萧辰神秘一笑,道。

“屁的好东西,真要是好东西,还能轮得到你?”薛大山撇了撇嘴,古玩圈里,的确经常发生捡漏这种事。但大多数情况下,能捡漏的都是那些本来就有本事,眼力劲好的古董贩子,像自己女婿这种半吊子水平,说去给人交学费还差不多。

萧辰摇了摇头,不再解释,他手里这幅字,给他十副颜真卿真迹都不换。

“咦,王老!”薛大山刚准备离开,却看到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常州市书法协会会长王培晟。

王培晟不但是常州书法界的泰山北斗,对于古董文物,他也有极其高深的造诣,曾是央视寻宝节目的特约嘉宾,在民间,有着很高的声望。

薛大山心情顿时激动起来,王培晟可是他做梦都想见一面的偶像。

“王老,您怎么来这儿了?”薛大山热切的迎了上去。

王培晟穿着一件黑色唐袍,看上去精神矍铄,完全没有丝毫老态,见到薛大山向自己打招呼,老人皱起了眉头,显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薛大山。

“你是?”

“王老,我是薛大山啊,曾在常州文物博览会向您请教《鉴宝录》箴言的那个。”虽然王培晟对自己没印象,但薛大山丝毫不尴尬,毕竟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的老头子,说他是常州书法界第一人都不为过。

“喔~我想起来了,你是薛崇海的儿子吧。”老人拍了拍脑门,顿时恍然。

“是是是,王老您记性可真好。”薛大山喜笑颜开。

萧辰揉了揉眉心,已经不知道该说自己这老丈人什么好了。

“大山啊,你来这里做什么?”王培晟问道。

“王老,不瞒您说,我今天在这里买了一副颜大家的真迹。”薛大山说着便将手中的字卷拿了出来,言语间不无炫耀的意思。

“颜大家的真迹?!”王培晟精神瞬间抖擞起来。

“嗯,王老您看。”薛大山笑着将字卷展开。

王培晟立即便进入了状态,眼睛一眨不眨的开始研究起来。

店铺内,将这一切目睹在眼里的孙大福此刻头上却满是冷汗,其实从看到王培晟那一刻起,他心头就多了一抹不安,生怕薛大山把字拿给王培晟看,但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薛大山还真把字拿给王培晟看了。

和萧辰这种愣头青不一样,王培晟的话,在古董字画界,那可是金科玉律。一般的东西,只要王培晟说是假的,哪怕本来是真的,也会变成假的。

孙大福现在只能祈祷,张柏豪够给力了,他造的假,能把王培晟这位真正的大师也瞒过去。

但显然,孙大福想多了。

看了一分多钟后,王培晟稀疏的眉毛便皱了起来,随即他拍了拍薛大山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大山啊,你这次,恐怕看走眼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