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穿越之王爷的腹黑医妃全文目录 君陌归聂韶音小说

2020-02-14 15:14

穿越之王爷的腹黑医妃

推荐指数:10分

火爆新书《穿越之王爷的腹黑医妃》是来自佚名著作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君陌归聂韶音,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说好的只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然后各奔东西的,请问,你这是干什么?”聂韶音忍无可忍地推开眼前颜值逆天的男人。不料,传说中的病娇她根本就推不动,硬生生把她给压制在墙角:“本王所需尚未得到!”聂韶音:“你还想要什么?”君陌归:“你。”不畏强权而死,穿越获新生,聂韶音决定这一次:她要做那个强权!婆家让我做妾?休夫、踹!娘家陷害压榨?掀桌、撕!王侯将相找茬?手术刀一把、银针一盒,战!很好,世界终于清静了,医馆开起、学徒收起、名满天下!转身见到某人还跟着身后,她皱眉:“说吧,你想怎么死?”出门弱不禁风居家生龙活虎的某人挑眉:“本王想死在你怀里!”聂韶音吐血:“......那样死的是我!”

《穿越之王爷的腹黑医妃》 第010章 利用 免费试读

她朝那些药橱走过去,一个个打开小抽屉,发现里面的药品质还是不错的,眼里顿时都是惊喜!

“哎呀,暴殄天物啊!逸王,我认为你需要聘请一位识药高手来看管药房才行。瞧瞧这二百年品相菌丝的野灵芝,居然随便放在抽斗里!不知道跟这些药材放一起,会让菌丝发育不良吗?”

“还有这这这......五百年的何首乌,你就让这宝贝跟甘草放在一块?”

“我的天,这人参有几百年的,也有几十年的,怎么都混着放呢?”

“......”

拉开好几个抽屉,聂韶音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君陌归见她不停地查看药材,皱着眉头盯着她,也不说话。

聂韶音绝对是对药材非常了解的,看一眼,闻一闻就能知道药材的品性如何,年份如何。

这么一柜子的上等药材,全被糟蹋了!

转头,见君陌归跟在她身后走过来,凤眸都是审视的神情,她不得不将心思从药材上拉回来,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传说中的聂韶很不一样?我告诉你原因呀!因为......我是鬼上身的呀!”

“胡扯。”君陌归明显不信。

聂韶音也不解释,勾唇笑了笑。

这年头啊,说真话往往不能让人相信,还不如假话!

她觉得与其跟他掰扯这些,还不如讨点便宜:“逸王,看你也不是个爱惜药材的,不如......随便送我几株?”

君陌归手中的剑拐了个弯儿,顿时寒光四射。

“你昨日对本王下毒,利用了本王。解毒之后,又留下玄机,现在还有胆子跟本王要东西?”

感觉到有杀气流露,聂韶音瞳孔微缩:“......逸王这一个利用,从何说起呀?”

君陌归淡淡一哂,道:“本王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行。”聂韶音略略后退半步,做出防备的姿态。

毕竟,这个男人此时看起来太危险了!

长得好看本来就犯规,她很容易被“美色”蛊惑的!他的剑还可能不老实!

他便问:“你为何不想嫁入安侯府?你可知道,休夫会对你造成怎生影响?回了聂家,你又要面对什么?”

聂韶音翻了个白眼:“这是三个问题,谢谢!”

君陌归顿住:“......”

在他脸上看到尴尬,倒是挺逗的。

聂韶音笑了声,道:“原因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这个人呢很小心眼的,我的男人决不允许他纳妾!安思勋有十八个小妾呢,他还有病,活不了多久的。到时候啊,还得赖在我头上,说是我克死的!”

她伸手继续翻看药橱里的药材,继续说道:“至于休夫的影响,本来便是我要的,不用嫁人了更好!”

“回了聂家,你的日子不会好过。”君陌归说破了事实。

聂韶音觉得好笑,道:“难道我嫁进安侯府做小妾,日子就能好过?”

君陌归又道:“女子终究要找一个归宿的。”

关于这个问题,聂韶音想都没想就有了答案:“那可未必。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虽然大环境不好,却不能代表所有人都要随波逐流。世道不容女子抛头露面,我偏要反其道而行,那又如何!”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

穿越到这具身体,她才十七岁。而在现代,她都三十二了。

过了三十的女人都被说是剩下的,她早就习惯。

可她有自己感兴趣并且能为之奋斗的事业,男人......大猪蹄子多,想要猪蹄子不如去市场买!

君陌归盯着她,道:“所以,你不想嫁给安思勋,因此便暗中收买市井贩夫走卒,四处宣扬聂二小姐克夫的传闻,令安侯府忌惮。”

聂韶音一顿,回过头来。

只见这男人继续说道:“安思勋是个怕死的,怕被你克死,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不娶你。”

他目光如梭盯着她,像是能够穿透她的心底,又道:“在安侯府思量对策的时候,你再暗中安插人在酒楼里,状若无意地说出来解决的方法,便是把你从侧门抬入为妾,没有明媒正娶,自然也就化解了克夫的命格。”

“当众休夫,将罪责压在安侯府身上。你作为受害的一方,别人只会同情你。却不知道,休书早就准备好了,包袱也备好了。”

“聂韶,你一开始就想着要趁这个机会,摆脱这一切!”

“你最终目的不是摆脱与安思勋的婚事,而是脱离聂家!”

一句又一句,说得聂韶音脸色慢慢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到现在的忌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