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豪华知霜-张天豪华知霜小说阅读

2020-02-14 15:06

《赘婿遮天》讲述了主角张天豪华知霜之间的爱恨纠缠精彩故事,这里为您提供赘婿遮天小说精彩节选:张天豪懒懒看一眼华菁菁手上只有一小包东西。卧槽,你语文老师怎么教你的,那么一点儿东西,不能用扛这个词,要用拿。

赘婿遮天
推荐指数:★★★★★
>>《赘婿遮天》在线阅读>>

《赘婿遮天》精选:

果然胖的是头,开口先说话:长得挺水灵的啊大妹子,怎么一个人出来买东西。买的啥?哦,卫生巾啊,我帮你扛卫生巾吧。

张天豪懒懒看一眼华菁菁手上只有一小包东西。卧槽,你语文老师怎么教你的,那么一点儿东西,不能用扛这个词,要用拿。没救了,语文比我还差。

不用,走开!华菁菁不愧是个富二代。虽然现在家道中落,但气场犹存,不会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孩。

呀,小姨子可以啊,并未乱了方寸。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看你花容失色。这可是姐夫的一个小梦想。

胖混混呵呵笑了,那笑声是浑厚与猥琐融为一体,嗓音别具风格。张天豪内心立刻给他的嗓音点了赞,这么好的嗓子不去唱戏可惜了。

胖混混停住笑,厉声:陪我喝两杯,小费不会少。不会睡你的,放心。一看你活就不好。

卧槽你个死胖子,敢这样跟我小姨子说话,看我不废了你。下流就下流了,还那么不诚实。

张天豪开始活动筋骨,这是在做热身。电视上打拳击的都流行这样,这样是为了接下来出拳更准更快。

在小姨子面前打架,要打出花哨打的漂亮。这样才能赢得她的崇拜!

张天豪预谋着一会儿先来个左勾拳还是右勾拳,或者直拳!对,组合拳,一套狂风骤雨般的组合拳是最酷。

华菁菁并未看到远处躲在一棵树后的姐夫,只能一个人抵挡两个混混:再不走开,我可报警了。秀美轻翘,虽然内心已经狂跳不已,但脸上绝不可显露出来。

胖混混:吓我啊?我庞勇是被吓大的。

瘦混混:告诉你吧姑娘,这是我庞哥,我叫申寿。这一带是我们的地盘,我大哥看上了你,你最好识趣一点儿,免得遭罪。

华菁菁快速取出手机,却被两个混混一人抓住了一个胳膊,动弹不得,更不要说报警。

放开我!华菁菁呵斥。

张天豪从树后出来,看去。看到小姨子稍微花容失色的脸庞。觉得还可以啊,比想象中的要好。

住手!张天豪迈着大步,走向两个混混。

庞勇和申寿一看,这谁啊,半路怎么杀出个程咬金?看长相挺平凡的不像练家子。他们俩又来了胆量。

庞勇:哎,你谁啊,是不是农民工?是的话赶紧搬砖去!

申寿:就你这肾-亏的样子,还想英雄救美,赶紧走开。

华菁菁一看,差点脱口而出:姐但夫字没有说出口。她不想认这么窝囊的人做姐夫。

华菁菁:你赶紧逃命吧,看你穿的鞋就不会打架,你脚指都快出来了。

两个混混看向张天豪的脚,这双皮鞋确实是地摊中的地摊,不由笑起来。

庞勇一脸的目中无人之色:就你这样也敢装逼,给我滚!

华菁菁:赶紧走啊废物!他们两个这么强悍,你肯定会被打成残废。我不是关心你,是嫌送你上医院麻烦。

不会吧小姨子,我在你心中就窝囊成那种境界了?我今天不给你耍两下子,你不知道你姐夫有多强!

一拳过去。

啊庞勇的惨叫声。

然后看到庞勇倒在地上,口唇抽搐、捂着左眼。

张天豪又一技甩拳,击中申寿的鼻梁。

啊申寿也应声倒地。捂着面孔痛苦不堪。

华菁菁吃了好大一惊。窝囊废姐夫消失了半年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至少力气见长。

看到小姨子流露出惊讶惊喜崇拜交织的眼神,张天豪感到还算满意。

地上的两个混混爬起来落荒而逃,半步也不敢停留。

华菁菁:谢、谢谢你啊,姐、姐夫。还有点儿不情愿叫姐夫的赶脚。

不用谢。我是你的姐夫,保护你和你姐姐,是我应尽的职责。张天豪甩一下稍显蓬乱的头发,觉得这个动作肯定帅呆了酷毙了!

这时路过一个中年大婶,嘀咕了一句:这人几天没梳头了。两个人一点儿不般配。

张天豪瞪眼,中年大婶加快脚步逃去。

你说那大婶是不是更年期啊,会不会讲话

华菁菁的手机铃声忽然想起:呜哇呜啊呜

这什么声音,跟哭似的。这年头女孩子都流行用这样的铃声了么?张天豪心里琢磨着。

华菁菁挂了手机,一脸急色:不好了姐夫!有人去家里逼债了,说是今天不还钱,就要让姐姐跟他开-房。

什么?一股怒色涌上脸庞,张天豪的一双眸子让小姨子觉得有些吓人。

华菁菁很着急的模样:你走了之后,家族的公司越发不景气,亏了好多钱。也不知道姐姐一共借了别人多少。最近生意虽然有好转迹象,但却没想到债务人这么快来要钱,我还以为可以明年还钱。

华菁菁有些语无伦次。

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动我张天豪的老婆!

你行么姐夫?打两个小混混你或许还可以,但债务人那可是有背景,保镖成群,而且

张天豪没有理会小姨子的问题,而是:地址在哪?带路!

就在前边。

华菁菁一路小跑,张天豪紧随其后。

很快,来到了庄月小区的大门口。

这是一个相对普通的小区,却也配有大门安保人员。

但那个保安此刻却躲在一旁正瑟瑟发抖。原来是四个戴墨镜的彪形大汉立在大门进出口中间,不允许人车通行。

华菁菁犹豫了,正不知道如何办。张天豪却上前:你们在这里是干什么的,是不是等棺材?

四个墨镜大汉都是一愣。他们在这里不许大伙随便出行已经有几分钟,还没有谁敢这样跟他们说话。

就是警车经过也不敢下车说什么,只是在车上随便喊了两句。但这几个墨镜大汉根本不听,仗着后台的势利,就是可以这般无所顾忌。

最为强壮的墨镜大汉看样是他们中的首领:你是谁?是不是来找死的?不想死,马上给我滚的远远的,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本就比较凶狠的脸,此刻更显阴猛。

另个墨镜男补充:我们邝少正在里边处理私事,你敢捣乱,打断你的腿!

华菁菁声音微弱:姐夫,你行么?他们四个人,要不要去找帮手

华菁菁话音未落,张天豪已经出脚。一脚过去,又一脚,再一脚。三个大汉已然倒地。

速度之快,连领头的那大汉都吃了一惊,而退后了几步。

华菁菁更是惊的粉红小口轻启。看着地上三个人有两个口吐鲜血,一个捂住胸无法起来。

窝囊姐夫这是什么脚法?简直比甄子丹的动作还酷。他脚上的鞋还挺结实的诶,脚指头居然还没露出来。

这和入赘时逆来顺受简直判若两人。华菁菁的小心脏狂跳不停,差点高呼姐夫加油。

那个领头的大汉本不想和张天豪过招,因为他的脚法实在太快,他都没看清那三个是如何倒地的。

但就此退却,领头大汉怕是再也无法在属下面前抬头,于是咬紧牙关,冲上去啊一声壮胆吼叫。

那大汉跳起足有一米多高,右脚势大力沉朝着张天豪的脸颊扫去。

若是被扫中,不骨折怕是也会一道疤。

华菁菁小手捂住胸口,比谁都紧张。

而张天豪却闲庭若步,大将风度十足,一拳朝来敌小腿部位击去。

咔一声响。

华菁菁启开小嘴,是姐夫骨折了还是对方?

那领头大汉瞬间从空中摔落在地啊我腿断了,快。快送医院

张天豪:菁菁,带路!

华菁菁哦了一声,忙跑进小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