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萌宝碰瓷:拐个爹地送妈咪免费 南珺琦席承骁小说阅读

2020-02-14 12:18

萌宝碰瓷:拐个爹地送妈咪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角色名是南珺琦席承骁的小说叫做《萌宝碰瓷:拐个爹地送妈咪》,是作者小十九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她深陷出轨门,渣男假闺蜜双双联手,她痛失母亲遗物与父亲公司,更在雨夜被丢出家门。五年后,她牵着萌物正太霸气回归,从南家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亚洲首席执行官,更有萌宝出动,碰瓷总裁拐来撑场面。

《萌宝碰瓷:拐个爹地送妈咪》 第十八章 结果 免费试读

明天鉴定结果就出来了,席承骁很在意这个问题。

南珺琦想了很久,才诚实地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他出现了,我是会恨他,还是感激他给了我嘉赐。”

“会恨吗?”席承骁下意识排斥这个答案。

“事有两面,我根本不认识他,可能也恨不起来吧。”南珺琦自嘲的笑了笑说道。

“但愿如此。”席承骁答了一句。

“你说什么?”南珺琦搞不清席承骁话里的意思。

“没什么。”席承骁淡淡应了一句,此时幻影恰好拐进了园区里,对话终止了,车速很快,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在大门不远处停着一辆自家车库的车。

不过,坐在车上的老黄则注意到了席承骁的幻影,刚才开进小区的,好像是三少爷的车?

席承骁顺着南珺琦的指引停在了她所住的单元楼下,南珺琦邀请席承骁上去坐坐,而席承骁很快同意。

徐柳涵一直在等南珺琦,坐在客厅里的她听到门口传来摁密码锁的滴滴声便赶过来开门,没想到,一抬眼就对上了南珺琦身后一双锐利的眼睛。

席承骁的眼神中有些许的诧异,很快就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徐柳涵心下一惊,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偏开身给南珺琦让路,“南小姐,你回来了?脸上怎么这么红,喝酒了吗?”

南珺琦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丝毫没有注意徐柳涵在自己背后狠狠掐了一下席承骁的手臂,然后抬头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你要是害得我不能陪孙子,我可就翻脸了!

现在,席承骁总算知道为什么最近徐柳涵的行踪这么古怪了,她总说跟老友出去聚会,可哪有人天天聚会约在早上八点,晚上才回来的?

南嘉赐的头发其实是这么来的吧?

想通以后,席承骁回头深深的睨了徐柳涵一眼,毫不意外的,他又收获到一枚充满“母爱”的警告眼神。

“柳姨,你快进来呀。”南珺琦来到沙发边把包包放下,一扭头就见徐柳涵还站在门口,于是赶紧说道。

徐柳涵闻言赶紧笑着关上门往里走,随后就听见儿子带着一丝丝讽刺与调侃的声音落在耳边。

“柳姨你好,我是席承骁。”

你这小子!

徐柳涵在南珺琦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瞪了他一眼。

“柳姨,抱歉,今晚又让你等了那么久,很累吧?”南珺琦抱歉地叹了口气。

“没事,我年纪大了觉少,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吧?”徐柳涵温柔的说着。

“不用麻烦了,我喝点水就好,柳姨,我送你下楼,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南小姐,不用了,我看席先生似乎也要离开了,席先生,咱们一起走吧?”徐柳涵说话的时候已经从衣架拿好外套穿上了,南珺琦有些错愕,正要说什么,下一秒,她就看见席承骁也站了起来。

“我确实该离开了,下次再来喝咖啡。”

南珺琦虽然觉得有点怪,但还是没多说什么,只道,“我喝酒了不太方便开车,能不能麻烦席先生您把柳姨送到家?毕竟现在这个点了,可能也不大好打车……”

徐柳涵楞了一下,没想到她想的还挺周全。

席承骁表情也凝滞了一下,总觉得这种感觉怪怪的?

南珺琦还以为他不同意,不禁有点沮丧,正在盘算着怎么帮柳姨叫车,席承骁就点了点头道,我会送她回家,不过……”

“不过?”南珺琦迷惑的问。

“下次见面,还是不要喊我席先生了。”席承骁莫名的说了一句。

“那我要喊你什么?”南珺琦更加迷惑了。

“自己想。”席承骁说完就转过脸去,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母子俩一前一后进了电梯,电梯门刚关上,席承骁看徐柳涵的眼神里就充满了浓浓的质疑,“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我一个解释。”

徐柳涵干脆豁出去了,把自己前段时间巧遇裴瑾舒的事情告诉了他,最后还理直气壮的说,“既能够照顾我的孙子,又能够了解南珺琦,何乐而不为。”

席承骁实在对母亲的任性感到无奈,“所以你顺手牵羊拿走了人家的头发做检测?”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徐柳涵冷哼一声,“那边有结果了吗?”

还不等席承骁回答,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看清屏幕上的“DNA结果”几个大字,席承骁瞳孔骤缩,立刻接起。

电话那端说了些什么,席承骁应了声后径直挂断电话。

徐柳涵刚刚也看到了屏幕上的字,此刻捧着双手一脸紧张。

“怎么样?结果是什么?是我孙子吗?要不我们现在就上楼?”

看着徐柳涵这幅急不可耐的样子,席承骁颇感头疼,“没有,出于保密性必须要我明天中午亲自去一趟,这么晚了先送你回家。”

“那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问这话的时候,徐柳涵死死地盯着席承骁的微表情。

电梯门打开,席承骁迈开长腿率先走了出去,语气坚定,“没有如果。”

第二天,已经被儿子知道自己在南珺琦家里做保姆,所以徐柳涵大大方方的“邀请”儿子一起送南嘉赐上幼儿园。

“不去。”席承骁直接拒绝了。

徐柳涵暗自努了努嘴,本来她还想多给他们两人一点相处时间呢,南珺琦的上班时间是固定的,但是儿子不是,他可以私下找机会跟南嘉赐维系维系感情呀。

苦心不被认同,徐柳涵也只能自己出发了,而席承骁照常去公司了。

席承骁有生之年第一次在办公室里体会到了迫不及待几个字是什么滋味,桌面上的文件打开了好几本,却看不进去一个字,等到时钟指针指向11,他拿起车钥匙就奔了出去。

下午三点半,席承骁站在了南嘉赐的幼儿园外面。

今天下午阳光不错,小朋友们都被安排到园内的大操场上玩,从铁门看过去就能看见孩子们欢快奔跑的身影。

几乎不用特地的搜索,席承骁一眼就看到了在滑梯附近玩耍的南嘉赐,此时,他的心情真的非常复杂。

亲子鉴定的报告结果就是……

南嘉赐与席承骁的DNA模式相似度为99.99,可以确认为父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