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狂战神陈天明潇月-都市最狂战神小说

2020-02-14 09:05

《都市最狂战神》陈天明潇月剧情严谨,有看点。都市最狂战神陈天明潇月小说精彩节选:才刚刚入秋,洛城就大雪纷飞,而在私人机场中,竟然还停靠着一座巨大的空艇,难道这棋盘就在空艇之中。

都市最狂战神
推荐指数:★★★★★
>>《都市最狂战神》在线阅读>>

《都市最狂战神》精选:

“千古请随我来。”

才刚刚入秋,洛城就大雪纷飞,而在私人机场中,竟然还停靠着一座巨大的空艇,难道这棋盘就在空艇之中?

千古有点不解,但陈天明却给他足够的信任,“不会让你失望的。”

千古这个倔老头撇了撇嘴,道:“刚从天上下来,现在又要上去,您可真能给我折腾,也罢也罢。”

空艇缓缓上升了,在灰暗的天空中,空艇像只巨大的蓝鲸,游于洛城之上。空艇内,全都是豪华的配置,里面温暖如春,一座真皮沙发以及金丝楠木桌椅,茶几上摆放着侍人们刚刚泡好的茶。

可唯独不见,棋盘和棋子。

千古感觉很是蹊跷,于是询问:“您这是在玩我呢?”

陈天明笑了笑,回:“陈某哪会这样?你还要为我家月儿治疗呢,陈某是拿你当朋友看,千古请耐心一点。”

陈天明将一杯热茶递给千古,然后两人一起来到空艇的阳台处。

他们已经在洛城的最上空,向下看去,脚下的地板竟然由透明的玻璃制作而成,虽然这玻璃牢固无比,但在恐高的人看来,就像是置身于悬崖边。

他们将洛城的所有城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条条的街道相互交错。

陈天明指了指下方,说:“千古,你看洛城的市中心,像不像棋盘最中间的那个点,天元?”

“您的意思是?”

千古不敢想象,眼前这个男人到底会做出什么令人瞠目结舌的操作来,自己活了近八十年,第一次遇见这种气宇轩昂的人,实在是幸运。

陈天明回答:“对,如此强大的残局,当然要足够强大的棋盘才能驾驭,洛城,便是我的棋盘!”

此话一出,如雷贯耳,这是要拿整个天下为棋盘的意思吗?

“那,棋子是?”

天空中,大雪落下,一片雪花落在陈天明的手上。

“雪就是白棋。”

这时,孟天来到陈天明的身后,说:“统领,以市中心为棋盘中心点,以演习的名义,方圆十几公里的人群已经清空了,黑棋来自落云山上的巨石,已经全部送过来了。而且,还有运送积雪作为白棋的十几架直升机,全都就绪,您一声令下,那残局马上铺开。”

“开始铺设。”

“是。”

一声令下,运送巨石的战车和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开动了,街道交错形成的格子,每个街口,都可能是落子的地方。

太强大了……究竟有多高的权利,才能将整个城市视为棋盘,而且陈天明的脸上还带着游刃有余的自信。

两人坐在空艇的阳台上,旁边就是取暖的炉火,桌子上一个巨大的可触摸屏幕,上面正是洛城上空的卫星图。

这真是,太强了……千古望着眼前这份特殊的棋盘,上面有世界上最为特殊的棋子,甚至还有最为强大的残局。我千古有生之年能下一场如此特别的棋,死而无憾!

陈天明使用白棋,就是满天飘散的雪花。千古使用黑棋,来自洛云山上饱经风霜的巨石。

“千古,请!”

陈天明一笑,两人开始在洛城的上空相互对峙。

黑棋出动,坐镇在洛城的西南角,像是一只黑色的鳄龟,攻守兼备!白棋确是如一条白龙一般,无人能当!

“千古,希望你能劫住我的这条龙。”

林起将白棋下在那巨大的屏幕上,同时,武装直升机立马使用积雪覆盖在一个十字路口。

好强势的棋风,千古感叹,年纪轻轻就一已经有如此大的进攻力,这是他活了近百年,第一次遇见这么难敌的对手!千古的每一次进攻,全都被陈天明给劫住,最后化为无用的存在。

这……

这残局的气场,正在将两位给慢慢包围,如果两人都处理不当的话,那么传说中最后的两败俱伤,就很有可能发生。

呼……千古深吸一口气,他看着自己的棋子被逐个瓦解,但是,被瓦解的棋子却成为了一把利刃……黑龙!

陈天明笑了笑:“你要放弃所有的防御和我对阵吗?”

“有何不可?容老夫好好想想。”

陈天明站起来,然后走到阳台的栏杆处,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和地面战车没有他们两人的指令,便不能动弹一下。

征战多年,自己就像是个棋手,但是,却不能输一次,在他手下,每个棋子便是一个部队,几百条生命……

陈天明捏着手中的白棋,说:“你我都是在前线浴血奋战过的,今天就是想要我们各自看一下,当年挥斥方遒般的快感,千古,想好下一步怎么走了么?走错了,在前线上便是丢掉几万人的性命。”

千古满头大汗,在飘雪的季节却热血沸腾,回来了,全都回来了,隐居之前在疆场上浴血奋战的感觉!

陈天明点燃一根香烟,说:“等我荣归故里,衣锦还乡,便不再参与世事纷争,让世界只留下我的传说即可。”

局势还在进行中,这场旷世的决战将迎来最后的结果。

黑龙被完全击溃,千古输得心服口服!他踱步到阳台,雪慢慢停了,他仔细地回味着这次决斗,没想到自己竟然败给了年轻人。最后,千古看着洛城棋盘,白方只胜他一个子!

“妙啊,妙啊。”

“千古,”陈天明走过来,“和你说过,不可轻视任何一个子。”

孟天正在组织所有的武装直升机和战车清理那些巨石和堆起的积雪。

落云别墅区内,千古来了,陈天明抱起方月儿,温柔地对她说:“那个迷题我解开了。”

“迷题的答案是老头吗?”方月儿笑着指了指客厅中的千古。

千古来时,背了一篓子的珍惜草药,按照他的手法,别说是无法修复的骨折,就算是复杂的绝症,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来,把这个给我敷上。”

千古拿起特制的药膏,然后敷在方月儿的腿上,不出一段时间,必然能见效果。

陈天明握了握千古的手,对他说:“陈某今日多谢。希望还能和你一起下棋。”

“哈哈,不敢不敢,我的技术实在不如统领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