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卿九凤玺小说 毒妃倾城:夫君别乱来章节阅读

2020-02-14 06:05

毒妃倾城:夫君别乱来

推荐指数:10分

高质量小说《毒妃倾城:夫君别乱来》由著名作者十一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卿九凤玺,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二十一世纪天才杀手卿九,医毒双绝,魂穿异世成为东辰国最受人唾弃的卿家大小姐,长相丑陋,性格傲慢,天生废材而且还好色成性?这实在是……太好了!性格简直完全对她的胃口,九姑娘说了,她前世活的太累,这一世定要潇洒过一生,生平只有一个目标,“吃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男!”可为何会惹上这么一个可怕妖孽的男人?美的人神共愤,狠的阎王让路,顿顿只给她吃胡萝卜,而且她还不能睡他……“丫的,姓凤的,离我远点,你有情花毒,谁睡谁死,姑娘我还没活够。”“啥?嫌弃她长得丑?开什么玩笑?她脸上这胎记是圣女印,跟男人睡一觉就没了!!但是姓凤的,你把美男还给我!”封印破,倾世貌,情毒解,身份现,四国风起云涌,这天下谁主沉浮?

《毒妃倾城:夫君别乱来》 母亲的遗物 免费试读

  “爹,我先出去了。”

  卿荆山在心里憋了半天的话终于问了出来,他本来不打算说的,想等着看看这个孙女儿的医术究竟是到了何种地步,等将他治好之后再说其他的事情也不迟,可刚才九丫头那一脸自信又狂妄的模样刺激的卿荆山没忍住,终于是问了出来。

  可话音一落,卿羽便转了轮椅,准备出去。

  他不想听,也怕听。

  已是绝望,所以想在临死之前了结心愿。

  他曾经抱过多少次希望,便面临了多少次绝望。

  “羽儿。”

  卿荆山岂会不知卿羽的心结,看他这模样,更觉心疼。

  卿羽却苍白着脸色,转着轮椅就准备离开,只是略显苍白的脸色泄露了他悲痛的内心。

  “小叔,我退您回去吧。”

  此时,卿九接过话,自然而然的将手放在轮椅上,看一眼卿荆山道,“爷爷我去小叔的屋子里坐一坐,您先去吩咐王伯将我需要的东西备齐,你身上的毒既然发现了,那就早做治疗,回头我去找你。”

  “好。”

  卿荆山点头,再不提卿羽双腿的事情。

  *

  卿九推着卿羽出了书房,雷大一个健步就冲了上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卿九,那双铜铃大的眼珠子警惕的盯着卿九,“将军,我推您回去。”

  话落,高大的身子便挤了过来,很明显是想将卿九给挤到一边去。

  卿九眼神一冷,这个煞风景的玩意。

  当即闪电般的抬起右脚,对着雷大的腿窝子便踢了上去,冷哼道,“长这么丑,别挡道。”

  雷大被踢的一个踉跄,碍于身份才没有一个大刀反手扔回来,可还没有站稳就听到那道女声冷冷的开口,那一本正经的讽刺口气~

  雷大有一瞬间的蒙圈,他没有听错吧?

  他虽然长的黑了点,高了点,壮了点,但是跟丑不沾边吧,可以说他的长相是粗狂威武的,而且他是被那个卿九九嘲讽了吗?有没有搞错,一个整个帝都都知道卿九九丑八怪的女人现在嫌弃他丑?

  雷大简直怀疑人生了。

  “卿九,你说谁?”

  等反应过来,雷大深深的觉得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当即也顾不得主仆身份,一声怒吼,他需要找回男人的尊严。

  “谁丑我说谁。”

  卿九扬眉,一脸的挑衅。

  雷大气的要死。

  “九九,让雷大推我回去。”

  雷大被卿九气的头顶冒烟,眼瞧着两人还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卿羽开口了。

  “小叔,让我去你的小屋坐坐,顺便看看~”

  “不必了。”

  卿九一听卿羽赶人,于是开口,却被卿羽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知道九九要说什么,根本不愿意面对,在他的心里面,不管九九的医术到底如何,他却是已经对自己的双腿不抱希望了。

  雷大上前一步,挑衅般的瞪了一眼九九,接过轮椅,推着卿羽离开。

  卿九看着卿羽离开的背阴,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并不知道卿羽的双腿是什么样子的,当年断裂的程度,以及这么多年肌肉筋脉是否都萎缩了,加上之前摸过他的脉象有些奇怪,所以才想着跟去竹林详细看看,却没想到卿羽根本不给她机会。

  “你小叔心结太重了。”

  身后卿荆山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原来这老头儿一直在身后瞧着呢。

  “老头儿,别担心,我先帮你把毒结了,小叔的信心会多一些,心结自古难解,需要的时间。”

  看卿九一副睿智的模样,一番话倒是坦然,卿荆山都有些自愧不如,这臭丫头以前还真是藏拙了呢,他真像昭告天下他的这个孙女儿有多好。

  “爷爷,我先回去了,东西买回来了送到我的地方去。”

  卿九准备回自己的香榭小阁去睡个午觉,下午的时候有精力做她需要的东西。

  “等等,九丫头,爷爷有东西要给你。”

  刚迈出去一只脚,就被卿荆山给喊了回去,卿九不解,“什么东西?”

  卿荆山将她叫进去书房,然后左右看了看院子里没有人,这才警惕的关了门,这气氛那是一个严肃紧张,倒是让卿九疑惑不已。

  看什么,神神秘秘的。

  然后就瞧见卿荆山走到书房的一面墙壁处,左敲敲,右敲敲,然后咔擦一声,墙壁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暗格。

  这下子倒是让卿九好奇了,这老头要给她什么东西啊,还藏的这么严实,而且刚才当着卿羽的面都没有拿出来,显然是不想第三个人知道。

  此时就见卿荆山从暗格内捧出一个挺大的暗红色盒子,上面雕刻着古老的图腾,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样子。

  “九丫头,这东西是当年你母亲留下的,她离去前曾告诉我,等你满十七岁及笄,便将这东西交给你,可是如今爷爷觉得时候到了,不必等到那么时候,所以你拿回去看看吧。”

  卿荆山郑重的将盒子递到卿九的眼前。

  得知这东西的来历,卿九的心思有些复杂,这是属于这句身体的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吗?意义非凡。

  卿九接过盒子,不是很重,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爷爷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从你娘交到我的手上开始,我就没有打开过。”

  似乎知道卿九想问什么,卿荆山主动开口。

  “哦~那我回去看看。”

  卿九心思复杂的捧着这份贵重的遗物出了书房,一路回了她的香榭小阁。

  房间内,卿九慵懒的躺在床榻上,手上还捧着那个古老的盒子,看还是不看呢?思索良久,卿九终于决定看看云素锦留下的东西,既然她从此就是卿九九,那么云素锦就是她的母亲,母亲留下的遗物当看。

  下了决定,便没了顾虑,然后将盒子打开。

  入目便是一封暗黄色的信,放在最上面,信的下面,两样东西安静的放在里面,一条紫色的藤鞭,一枚蓝色的戒指,这是娘亲云素锦的遗物,并且留给她的?什么东西这是~嫁妆吗?而且这两样东西看起来很平常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为何云素锦会这般小心翼翼的托付卿荆山留给她呢?

卿九将信展开,刚要阅览,雅居的门却被敲响,小丫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姐,老爷让您即刻到前院去,二小姐出事了。”

  二小姐?是卿蓉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