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滢乐潇钰免费章节-滢乐潇钰小说推荐

2020-02-14 06:04
滢乐潇钰小说 截图1滢乐潇钰小说 截图2滢乐潇钰小说 截图3

滢乐潇钰小说叫《农女医妃种田忙》,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刻画生动,这里为您提供农女医妃种田忙小说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过去的滢乐,竟然成为了一个农家女,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可是遇见了潇钰以后,她发现这个穿越也没有那么差劲。

精彩节选:

如今朝局日渐混乱,大哥收敛锋芒避开京城那个漩涡也是好的,等将来时局明朗些再重返京都,届时也许会有一番新的局面。

此前南宫嘉托他绘制青城洲和望海洲的战略地图,潇钰心中多少有些猜测,此时出言便略带了些试探意味在里面。

南宫嘉闻言朗声一笑,不瞒钰弟,大哥也是这个打算,南宫一族世代为大荣朝征战四方,戍守边疆,凭借军功立世。如今朝局日渐浑浊动荡,今上荣厉帝好色昏庸,大哥只怕白狄一族不会安分,边疆战事将起,到时父兄皆要披甲上阵,我亦不能例外。

所以,大哥才吩咐我提前绘制附近两洲地形图吗?近来他几乎将青城洲大大小小的县镇村落暗访一遍,各处地形了然于心,落于纸上不是难事。

唯余芦河村附近的白虎山连绵起伏,山势巍峨挺拔,绵延无边无际,横贯附近好多村落,传闻里面险峰绝壁无数,山涧激流奔腾,更有猛兽不时出没,山的那边究竟是什么,没人敢翻越过去探究。

今日潇钰便亲自赶去白虎山一探究竟,他仗着武艺在身,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不断深入白虎山探险,翻过一座又一座险峰之后,他的耳边隐隐传来海浪拍打崖壁声,潇钰心头一喜,正打算继续前进,看看山的那边是不是大海。

无奈当时天色已晚,看看眼前依旧苍茫不见边际的群山,潇钰决定暂时返回,谁知归途之时竟遇到拦路截杀的匪徒。

钰弟生就过目不忘,绘制地图一事没人比你更合适,动乱将起,这乱可能不仅仅在边疆,大哥不过未雨绸缪,你可明白我这番苦心?

青城洲乃南宫一族祖籍所在,更是陛下赏赐给齐国公的封地,如果未来真的有了什么变故,这里就是南宫家最坚实的退路和后盾,父亲借着大夫人之手,顺势将他撵回家乡,未必没有多一层的考虑在内。

大哥深谋远虑,潇钰佩服至极,地图不日就能绘制完毕,你尽管放心,要是将来真要打仗,一定要带我同去。

好男儿当驰腾疆场保家卫国,建功立业、封妻荫子,他若娶了夫人,将来定会如珠如宝捧在手心,而不是如父亲一般宠爱妾室,令母亲伤透了心,流干了泪。

一念至此,潇钰眼前不由浮现了一张蒙着面纱的丑脸,那丫头眼神温柔沉静,让他一见难忘,可惜即便蒙着面纱仍旧遮不住右脸的青黑胎记,如果有办法除了那块胎记,面纱下的那张脸又会是什么样子,潇钰一时想的入迷不由痴了。

钰弟,钰弟,南宫嘉连唤两声,潇钰方才回过神来,抱歉道:大哥,夜深了,小弟就不叨扰了,你早些歇息。

背后被缝合好的伤口隐隐作痛,想起滢乐穿针引线利落为他医治,潇钰不由暗赞一句小丫头医术高超,竟能研究出这样的处理伤口方法,如此完全避免了伤口崩裂出血,加快了愈合恢复的速度。

起身送走潇钰,南宫嘉仍是吩咐小厮请了个擅长外伤的大夫送到听溪居,纵然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仍是需要喝些消炎止痛的汤药,如此才能确保外伤尽快恢复。

潇钰才进了听溪居,大丫鬟铃雨便快步迎了出来,公子回来了,伤口还疼不疼,奴婢炖了参汤给你,快喝些暖暖身子。

说着从旁边食盒里捧出一盅汤小心倒了一碗送到潇钰手中,温热的汤汁滑过食管,流入胃腑,潇钰不由满足喟叹一声。

才放下汤碗,便听到外间守门的小丫头回禀道:公子,三少爷差人请了大夫过来,等着为您请脉呢。

铃雨得了潇钰颔首示意,忙掀帘出去将人带了进来,一通忙活,等大夫重新诊完脉,开过方子后,铃雨送了大夫出去,吩咐小丫头按方抓药煎煮,方才又折返回内室,一边服侍潇钰洗漱安寝,到底没忍住开口问道:公子,您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若夫人知道了定会十分心疼。

不许写信告诉母亲,等将来回了京城,也不要在母亲面前提起一句,免得她担惊受怕。潇钰厉声出口敲打,铃雨是母亲送到他身边服侍的,自小陪伴他长大,母亲大概是存了让他将铃雨收为通房丫头的打算,因此这次他陪南宫嘉返乡,母亲特意让铃雨也跟了回来。

奴婢谨记公子教训,绝不敢私下违逆。铃雨委屈的都要哭了,她是公子院子里的人,怎会不知轻重缓急,没经过公子同意,她绝不会将任何事泄露出去,哪怕询问之人是公子的亲生母亲。

哭什么,本公子不是怀疑你的忠心,只是我受伤一事不像表面看到的这样简单,目前情况未明,我手中也没查到切实证据,贸然告诉母亲,除了让她惊惧之外,还会打草惊蛇,你可明白?

刺杀母亲的凶手还未抓到,他却再次遭遇截杀,若说一切只是巧合,潇钰怎会相信,可邹氏远在京城,又是如何指使的动青城洲这里的劫匪,这让潇钰觉得疑点重重。

铃雨得了公子温言解释,不由破涕为笑,她就知道公子是在意她的,公子身边几个大丫头,只有她是与众不同的,因为她是夫人给的,从小陪着公子长大,夫人早就私下承诺过,等将来公子成亲后,就让公子将她收房,堂堂正正抬了做姨娘。

铃雨什么都听公子的,绝不会擅自告诉夫人,奴婢只是担心刺客会再次对公子出手,若公子再被刺客伤到,铃雨万死难辞。

她将未来一生的幸福荣辱全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日常对公子照料的无微不至,唯恐准夫君对她有丁点不满意,潇钰受伤的事让她担忧害怕,刺客一日不除掉,她便一日无法真正安心。

刺客一事我自有主张,夜深了,你退下吧,本公子要休息了。不顾铃雨眼中的担忧不舍将人赶了出去,潇钰上床睡下,他没有必要跟一个丫头解释过多,尤其是在他还没查到证据之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