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非肉食系反派司徒罗刹尚晏小说()

2020-02-13 18:20

非肉食系反派

推荐指数:10分

很多闹书荒的朋友再找一本叫《非肉食系反派》的小说,是作者北陆冬儿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小孩:嘤嘤嘤,娘,我要吃鸡!老娘:哭什么哭?再哭司徒罗刹出来抓小孩了。小孩:……嗝罗刹可怕,比罗刹更可怕的,是狗官司徒朗月。狗腿子:大人,吃块肉吧。狗官:本官不吃肉,吃斋……狗腿子:大人,您在看什么?狗官:安静,本官在念经……狗腿子:大人,早点睡吧。狗官:把蜡烛点了,本官怕黑……

《非肉食系反派》 十三章 免费试读

临行前一晚上,太子把司徒朗月请到了东宫云觉殿。

许久不曾踏足,一切陈设却不曾变动,一如往昔。

他六岁入宫做太子伴读,和太子住在这个地方整整两年,他们读书,游戏,下棋,甚至在地上打滚,是他一生中最好的时候。

他们随意坐在小案前。司徒朗月手指摩挲着案角的一处刻痕,是太子当年刻下的一弯月亮。   

“阿月,这里没有父皇的人。我们又可以好好下一盘棋了。”太子眨眨眼睛,笑道:“就像小时候那样。”

 他小时候来这儿,与其说是做太子伴读,不如说是做人质的,一颗牵制他父亲的棋子。

就像他两指间夹的这枚墨玉棋子,再华贵,不过一颗棋子。

滚到地上碎了或是不见了,他也不会费力弯腰去看,从棋匣里再取一枚,轻轻放到原本想放的位置就是了。

   可太子陆清不一样,他天生的仁厚,碎一颗棋子都要拾起来叹惋,他一开始就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真心待他,处处想着他。

甚至他父亲皇帝要杀自己的时候,以绝食相逼迫,留了他一条贱命,苟活到如今。   

   “阿月,你这步走得古怪,难不成肚子里又在酿坏水了?”司徒朗月心里想着事,远远落了一子在棋盘正中的肚皮上,左下被困住了反倒不去破。   

   “自然是让让你,否则你输了又得哭鼻子了。”司徒朗月笑了,又捻起一子往白子里头放,像是故意送给他吃的一样。   

   “臭阿月,十几年前的事你还好拿来挖苦我,我今天还非得赢你一次。”他说着敛气袖子,不客气地去吃他的黑子,一颗一颗拨起来,足足放了一掌。

“怎么样?怕不怕?”太子得意洋洋地举起手掌,***似地炫耀。

“嗯,怕极了。”司徒朗月装模作样地点头,指间又落一子,反自又扭转了局势。

司徒朗月抬头,眼里沾染了笑意:“两生勿断,皆活勿连。瞧,你又浮了。”

太子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他下得很认真,鼻头上都沁了汗出来。

这估摸是他做后一次和司徒朗月下棋了,怎么说也得赢这小子一次才好。两人一来一往,逐渐一黑一白遍布了整个棋盘,棋局将了。

  “阿月,你把这个喝了吧。”棋盒里的棋用得差不多了,渐渐显露出一个琉璃瓶子,太子停了下来,把盒中的琉璃瓶子递给司徒朗月。

五色的琉璃小瓶,蕴着温润的光华。司徒朗月拧开盖子,仰头一饮而尽。

他多疑,险诈。是去外头吃茶都要验毒的人,连最信任的小厮阿良都不能近他的饭食。

他知道多少人恨不得他死,可他还不能死,还不能,他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所有人都可能要他的命,唯独大繁的太子陆清,要留他的命。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是太子阿觉。

于是他把所有信任寄托陆君觉身上,沉甸甸的,一股脑儿地,毫无保留。

那液体苦,辣。他觉得一道热流顺着喉管灼入心腹,出了薄汗,有些疼痛。

 “这是焚心的解药,阿月。”  

父皇当年没杀他,却给他服了致命的毒,毒命焚心。

为了活命,司徒朗月每个月都要吃一丸药来缓,这药他足足吃了一纪的时间,把身体都要吃垮了。丸药的配法只有他父皇的死士知晓,连他也是保密的。

服了这毒的人必定得一辈子受制于他,这也是父皇同意放他去建功的原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