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盛如珠霍泽小说名 霍少宠妻上瘾筱箐

2020-02-13 15:11

霍少宠妻上瘾

推荐指数:10分

盛如珠霍泽是小说《霍少宠妻上瘾》里的主角,这本书的作者是筱箐,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本文以盛如珠意外卷入一起凶杀案展开,背负着嫌疑人的身份和被情敌陷害的风险,在霍泽的帮助下最终洗清冤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业上多次受挫,爱情上坎坷不顺,被人暗送出国。重回故土,惊觉霍泽已有婚约,阻止未果,反被追杀,意外怀孕,流落国外,生活艰险。再见面,她是地下流浪画家,他仍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得知女儿的存在她再次被带回国,,情敌得知后,拿女儿要挟。霍泽重新归队,为击杀黑暗组织被传送命,盛如珠不信,坚持等待,最终等来了幸福......

《霍少宠妻上瘾》 第四章 相亲 免费试读

“你说什么?”盛如珠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紧张听错了。

霍泽又重复了一次:“后天相亲,和唐氏二公子。”

“唐氏二公子?”盛如珠嗤笑一声,“就是那位长的五大三粗喜欢西装裤配运动鞋的唐海波?”

“他或许在......”霍泽停顿了几秒,“某些方面确实不尽人意,但为人处事包括商业上还是可圈可点的。人无完人,你不能这样看。”

“呸!”盛如珠直接拍桌起身,手里的筷子直接掷在地上,“你是不是觉得我惹上凶杀案和你走得近有影响?还是觉得我就是个废物累赘?这么急着把我往外赶?”

这世界上敢当着霍泽面拍桌摔筷子的,盛如珠是第一个。

盛如珠见霍泽一言不发,心里怒意蹭蹭蹭往上涨,讥讽道:“还是说您新认识的哪位小情人又吃醋了?这么迫不及待想娶进门?”

“捡起来。”霍泽好像只关心她把筷子甩在地上的事情。

“我不!”盛如珠倔强的挺直了背,冷笑,“他唐海波算什么东西?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捡起来,不要让我说第三次。”霍泽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盛如珠眼眶瞬间红了,终于绷不住,乖乖蹲下了身捡起了筷子。

她和霍泽对阵从来没有赢过,每次最先低头的都是她。

盛如珠委屈巴巴的抿着嘴,故技重施的喊他,“三叔......我真的不想去相亲......”

然而这次霍泽却不为所动:“这事没得商量。”

“那你给我个理由,”盛如珠问,“为什么?”

霍泽反问:“你也给我一个不去的理由。”

盛如珠到了嘴边的一句“当然是因为不喜欢唐海波”硬生生咽了回去,咬着唇看向他。

“别人或许不知道为什么,但你不能不知道。”

话一出口,她只觉得自己心都颤了起来,咬牙强迫自己和霍泽对视,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一丝露怯。

霍泽直视她的双眸:“我应该知道什么?”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双方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盛如珠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他不知道,或许是知道但是不想知道,但这些都和盛如珠没关系了。

“我知道了,我去。”盛如珠撇过脸去,第一次觉得这样的无地自容。

她又一次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盛如珠到西餐厅的时候比约定时间晚了十三分钟,她精准的在人群里找到了唐海波。

其实并没有她话里那么不堪——唐海波长的堂堂正正甚至算得上英俊,穿的也是中规中矩的成套西装。

“是盛小姐吗?”唐海波看见她的时候皱了皱眉,甚至有点不敢相信。

盛如珠想原因大概是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紧身短裙,稍微一翘腿就能走光的那种短。

她不知道霍泽是怎么和唐海波描述的,大概是大家闺秀温婉贤淑这样的词汇,反正绝对不是现在这样——

栗色的波浪大卷,精致的妆面,嘴唇和指甲都是一样的猩红,热辣又张扬。

她在霍泽眼里勉强也称的上一句温婉可人,霍泽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盛如珠只有对他才是卸了满身的刺,眉眼里全是温柔乖巧。

只有霍泽,只有他不一样。

盛如珠大大方方往他对面一坐:“是我。”

“你和我想的......”唐海波欲言又止,“有点......有点不太一样......”

“是吗?你和我想的也不太一样。”盛如珠垂眸往桌底瞄了一眼,“我真怕你今天也会穿运动鞋搭西装。”

唐海波缩了缩脚,顿时有种不知道脚该往哪放的尴尬。

“waiter。”盛如珠打了一个响指。

唐海波立刻接话道:“我帮你点了一份意面,待会儿就上,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盛如珠愣了几秒:“谢谢。”

盛如珠拿出小镜子补妆,其实她并没有这个习惯,只不过实在懒得面对唐海波那张脸。

唐海波咳了一声:“我听霍先生说你现在是职业画家?”

盛如珠淡淡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画家好啊,我觉得你们这种搞艺术的都挺不错的,像盛小姐你呢,人长的好看,在艺术上还这么有造诣。”

唐海波一连串夸奖的话听的盛如珠快要起鸡皮疙瘩,打断道:“过奖了,我就是个画画的,最多算老天爷赏饭吃。”

唐海波的角度只看得见因为补妆而举起的小镜子:“对了,可能这个问题有点冒昧,但是你和霍先生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记得你叫他三叔,可是你却姓盛......”

“霍泽......”盛如珠立刻改口,“三叔以前是军人,他和我哥哥是战友,我哥哥因为任务去世以后一直是他在照顾我。”

“你父母呢?”唐海波话一出口立刻拍了拍自己的嘴,“该打,我这笨嘴实在不会说话。”

“他们在我才三个月的时候就去世了。”盛如珠对亲人的记忆除了哥哥和霍泽再没其他,所以提起双亲去世也没太大悲喜。

盛如珠百无聊赖的抿了口桌上的柠檬水,撑着下巴望窗外。

忽然,她眼角余光捕捉的一个熟悉的身影,计上心来,立刻坐直了身体。

“魏警官,真巧,你怎么也在这啊。”

盛如珠朝着刚进门的魏来挥手。

魏来挑了挑眉有些诧异,但还是礼貌性的和她点头问好。

唐海波回头看去:“你朋友吗?”

“不是,”盛如珠又喝了一口柠檬水,“负责我案子的队伍组长。”

唐海波愣住了,拿着刀叉的手放了下来:“你案子?你出什么事了吗?”

盛如珠摆出一副特别诚恳的目光来:“我现在是一桩凶杀案主要嫌疑人,不过我觉得清者自清,没做的事情就是没做,你觉得呢?”

唐海波脸上的微笑有点挂不住了,干巴巴笑了两声,应付道:“我当然相信你了,只是......这个......”

“只是什么?”

“我觉得盛小姐各方面都挺不错的,只是我们不太合适......钱我已经付过了,你慢慢吃,我突然想起来今天下午还有一个股东会议,就先走了。”

“那还是开会重要,赶紧回公司吧。”盛如珠憋着笑看着他逃之夭夭的背影,这个人连撒谎都那么蹩脚。

盛如珠心情大好,刚拿起刀叉准备尝一口意面,面前就被一个黑色阴影笼罩了。

“盛小姐,打发相亲对象没必要这样凶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