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夏大大司徒殇 臣妾是被吓大的章节试读

2020-02-13 12:06

臣妾是被吓大的

推荐指数:10分

臣妾是被吓大的男女主角为夏大大司徒殇,是火鑫撞地球所著的穿越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别人穿越成公主,她却给人当丫鬟,最大的爱好是男扮女装,不成想,一不小心招惹了不少花美男?皇上看上要她做宠妃?王爷对她情根深种?这还了得,敢跟帝王抢女人,上面一发怒,某女,小心了!

《臣妾是被吓大的》 5、可儿 免费试读

当然,这些她们也不会懂。也只得回给蓝月一个同样的微笑,示意她不会有事。

此时,后宫嫔妃们已然是到齐了,只有司徒明心是最后一个到的。当然,她们平日里的请安,司徒明心本也不用来,大家也都没有太在意。

“明心给皇嫂请安。皇嫂万安。”司徒明心带着两人给皇后行礼

司徒明心行的是半蹲礼,而蓝月和夏大大则是行的跪礼。

“妹妹今日怎的来了,好是稀奇。”皇后的手微微一抬,对着旁边的宫女小声道:“赐座,上茶。”

“皇嫂,今日妹妹来,是想给您看一个人。”说着,对夏大大微微颔首,夏大大会意,走上前,恭敬的给皇后行了一礼:“奴婢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皇后疑惑的看着司徒明心,问道:“妹妹这是?”

“这是妹妹新带进宫的宫女,特来带给皇嫂看一看。”说着,司徒明心亲自扶着夏大大站起身,边道:“这宫女,是妹妹出宫时遇到的,她无家可归,妹妹看着可怜,再加之她人聪慧机敏,就给带回来了。”

对于皇上的这个亲妹妹,皇后自然是不能多管些什么,毕竟,她不同于其他宫妃那般。她想要带进宫里的人,其实只消和皇上或者是太后打声招呼即可。肯带来给她看,已是给了她很大的面子。

别看她是皇后,但有些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如此,她也只能佯装大度的道:“妹妹觉得好的人,自然就是好的。本宫看着,倒也是个可人儿呢。”

说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娘娘的话,奴婢名可儿。”夏大大恭敬答道。

“可儿。”听了夏大大的答话,皇后满面笑容的点头:“是个好名字,也配你。行了,本宫也算是看过了,带去给母后看看吧。”

这就算是看过了?夏大大心里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这皇后也不算是太不食人间烟火的嘛,还挺平易近人的。

然而,直到很长时间一段过后,当夏大大真正和皇后接触时,她才明白,自己此时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幼稚。

接下来,就是司徒明心带着夏大大去看太后了。太后很宠爱这个公主,自然是对她没话说。然而面对太后,司徒殇和司徒明心的娘,那股威严,就已经让夏大大腿脚发软了。

直到回到公主府,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夏大大呆滞的样子,司徒明心拉过她的手道:“好了,该见的人都带你见完了。唯有皇兄你还没有看到。不过,皇兄他国事繁忙,这种小事,也不用和他知会了。等过些时日,他想起来有我这个妹妹了,你自然就能见到他。”

不见最好,省的他们见面了,反而更加尴尬。而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现在不是见司徒殇的时候。

而自从夏大大走了之后,司徒殇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过她。他也不知是为什么,总觉得,见不到她,心里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明明是把她当做军师来看待的,她走了,自己也应该是为了少了一个军师和国家栋梁之才难过才对啊,可是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呢?

见不到她,会觉得空落落的。每天都会派人去她的那个客栈里打听,她究竟有没有回来。

可等到的,却都是属下的恭敬回话:“回皇上,掌柜的说,没有回来。”

而那个房间,他也一掷千金,将那个房间始终留着,他有感觉,她是会回去的。

派出去的人一拨又一拨,大街小巷,全部都找遍了,就差将整个京城翻了天,却还是没有她一丝一毫的踪迹。

彼时,夜已深,徐公公从殿门外走了进来,看着站在书案前的司徒殇,徐公公深深的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皇上最近为何会突然变的神不守舍,派出去找的人究竟是谁。可能让皇上如此牵挂的,还当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那个人若是知晓皇上如此惦念他,会是何感觉啊。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

走上前几步,徐公公小声的道:“皇上,夜深了,您快休息吧。”

“朕不累。”司徒殇回答道,从书案前走过,负手而立在站在窗前,看着那一轮弯月,闭上眼,呼吸着夜里有些清凉的空气。

还记得,之前她还在那个客栈里住着的时候,客栈老板就说过,她白天就会躲在客栈里睡觉,也不出房间,反倒是晚上,会有灯火通明。

此时,她可会依旧在那个房间里,点燃那一盏烛火?而白天,则是躺在房间里睡觉呢?

倘若如此,他也愿意同她一样,深夜不眠,白日休。

这一幕看的徐公公甚是焦急:“皇上,此时已是三更了,您再不睡,明儿个早朝,您怕是又要疲惫不堪啊。不管怎样,您可还是要保重龙体的啊。”

听了这话,司徒殇微微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言:“朕自己的身体,朕知道。更何况,朕还年轻的狠,又不是老的走不动,担心那些做什么。”

“可是皇上……您在年轻,那身体也是自己的啊,您……”徐公公的话还未说完,就硬生生被司徒殇用眼神制止了,只得闭嘴。

徐公公也算是伺候皇上的老人了,自然知道司徒殇的脾气秉性。而他们又是自小长大的情谊,司徒殇自然也知道徐公公那眼里落寞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好了,朕知道了。这便去休息。”到底还是不忍让他担心,也知道,若是自己的身体休息不好,是撑不到找到她的那一日的。

听到司徒殇说肯去休息,徐公公一脸的笑意,连声答应,帮着司徒殇去准备。

而公主府内,夏大大亦是辗转反侧。

今日夏大大和蓝月都不用去值夜,她们二人难得的能在一个屋子里一起睡觉。

听着蓝月沉睡的鼾声,夏大大的唇角扬起一丝笑意。看蓝月多好,无忧无虑,只消想着如何伺候好司徒明心就可以了。她倒好,她牵挂的,可是什么呢……

又一次翻了一个身,深深的叹口气。夏大大努力的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入睡。

“可儿,你在做什么呢?怎的还不睡?”不知何时,蓝月已经醒了,见她还是毫无睡意,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有点想爸爸妈妈。哦不,想爹娘了。”夏大大随口扯了一句。

一听这话,蓝月也有些伤感:“你想爹娘了啊?我也想了。不知道,他们二老现在过的好不好……”

“你是什么时候入宫的?”夏大大问道。

蓝月仔细的想了想,道:“大概……十岁左右吧?那个时候,我们家里很穷。恰巧宫中正在招宫女,我就背着爹娘入了宫。临入宫前,爹娘才知道我要去做什么。爹娘很伤心,却也不得不让我入宫来。”

二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夏大大也在这不知不觉间渐渐沉睡……

这一日,宫中没有多少事情,夏大大也难得的忙里偷闲,可以在这宫中转一转。

“皇上,关于此次科举之事,您还有什么要特别交代的吗?”不远处,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夏大大正在御花园中观察着之前没有看过的一种花,想要摘回去几朵,放在她的房间里。她的房间虽然小,东西也少,但放些花,总能添些生气。

她并没有听到此人的话,依旧在想找一朵开的比较茂盛的花,去采摘。

发现花丛中有一朵开的正盛,脚微微的向前探了探,手也努力的想要伸的更长,却在听到一个人的话时,愣是硬生生的停住了。

“没有了。今年的科举答案和往年一样,记住,定要找出忠心为国之人,栋梁之才。”司徒殇淡淡的道。

是他?夏大大只觉得脑中一片轰鸣,连下意识的思考也来不及。

他现在,可能就自己的身后,随时都能发现自己……回过神来之后,这是夏大大的第一个反应。

万万不能让他看到!不知为何,夏大大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不是一直都在想着他在做什么吗?不是一直都在想着他过的好不好吗?

虽然这个想法很幼稚,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担心。明明知道他是皇上,断然是不会有什么不对。可她就是觉得,会想一想。

下意识的后退,想要躲起来,却没想到被杂草绊了一下,险些滑到。就是这么一瞬的功夫,司徒殇已经快要走到了眼前。

在顾不得什么颜面,或是被他看到,夏大大只觉得她想要赶快的逃。但老天好似在故意捉弄她一般,绊了她一脚不说,还要将她的裙子缠绕在这杂草里。

心下一横,夏大大已来不及想那许多,一咬牙,直接将裙角撕扯下来,布料发出的声音果然成功吸引到了司徒殇的目光。夏大大飞快的跑到了假山后。借着假山的遮挡,她以最快的速度逃出了御花园。

而另外一边,司徒殇皱眉走到刚刚夏大大离开的那个花丛中。低头正好看到她所留下的那一个衣角。弯腰拾起,他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子。

夏大大惊慌失措的跑回了公主府,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小厨房里。

“嘿!”蓝月猛地一拍夏大大的肩膀,吓得她差点把手中的茶盏失手摔碎。

“你在发什么呆呢?是不是……有意中人啦?”蓝月一脸八卦的样子,用她的肩膀撞了撞夏大大的,眉毛还往上挑了挑。

虽说是开玩笑的话,夏大大却是当了真。心头漏跳了一拍,她有些慌张的道:“才没有,你想多了。”

话虽如此,但脸颊上的绯红,却是出卖了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