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辟方夏青的小说妻临侯门全文在线阅读

2020-02-13 12:03

主角是应辟方夏青的小说正在本热门连载中。该小说叫做《妻临侯门》,作者是吕_高_。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观看。小说段落试读:你让大牛跟着封家军多多学习,我自然也会在他军队里安插我的眼线。

妻临侯门
推荐指数:★★★★★
>>《妻临侯门》在线阅读>>

《妻临侯门》精选章节

“瞧我,光顾着兴奋,都忘了你奔波了那么久,早累了,快进来,娘给你准备了最喜欢喝的汤啊。”美妇拉着封轩就要进殿,却听得封轩道:“娘,您不想见见您未来的儿媳妇吗?”

一说到这个,美妇倒愣了下才笑说:“可不,差点忘了这大事,哎,长这么大,都是该娶媳妇的人了,”美妇又左右看了看,看到夏青时一眼略过了:“她人呢?”

封轩拉过夏青站在美妇面前:“就是她,夏青。”

美妇眨眨眼:“嗯?”

“娘,她就是儿子喜欢的女人,想要成亲的女人。”封轩拉过夏青站在封母面前。

“夏青见过夫人。”夏青朝着封母行礼,不卑不亢。

“嗯?”封母看了会夏青,又看向自己的儿子,眉眼之间的端庄依旧,慈爱依旧:“你说什么,儿子?”

“娘,”封轩的笑容不变,目光依旧是亮晶晶的:“娘,她是我心爱的女人,想要一辈子陪伴的女人。”

封母浅浅的笑着,笑容像花儿一样的美,但那个笑容僵硬了,她看向夏青,细细的看着,从上到下,好半响轻问:“我是不是在哪见过姑娘?”

“是。在欧阳大人的宅子里,夫人问过我关于禹镇的一些事。”夏青平静的道,丝毫看不出心里有什么涟漪。

“噢,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封母笑笑,“你是那会的那个丫头啊?”

“是。”

“即是丫头,便是个婢子,我虽对婢子向来宽容,但怎么说也应该自称奴婢才是,是吧?”封母眼神还是那个笑。

夏青的目光落在封母那微微抖动的袖子上,那手虽然被袖子遮住了,但想来这会应该愤怒异常,夏青淡淡道:“夏青并非婢子,也没有卖身为奴,相反,是封少主的救命恩人,这个夫人不挺清楚的吗?”

封母脸上的笑容挂不住,变得有些难看。

此时,封轩却突然又握过了夏青的手说:“娘,我们累了,饿坏了,先进屋再说吧。”说着,对着他母亲嘻嘻一笑,拉着夏青就进屋。

“轩儿?”封母喊道。

“夫人。”此时,念嬷嬷也走了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轩儿喜欢的女子怎么会是一个丫头呢?”封母显得有些懵愣。

“夫人别着急,”念嬷嬷赶紧道:“或许少主和咱们在开玩笑呢。”

“不可能的。轩儿不会拿这种事来跟我开玩笑。”封母恼道:“那丫头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好,还有这长相,哪点上得了台面,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做轩儿的妻子?”

“夫人,少主年少气盛,才长开,碰到有点心计的女子难道不是对手,依老奴看来,也只是一时迷恋罢了。”

“对。应该如此。那丫头尖牙俐嘴的,一看就知道是有心计的女人。”封母正要进屋:“对了,这件事千万别让城主和那边的人知道,要不然,对轩儿不利。”

“老奴知道。”

这封母应该是极为爱花的人,从殿内各种摆设中都离不开花就可以看出,屏风是花,凳椅上的雕画也是花,墙上挂的图还是花,还有这香檀的香气,泌人心脾,也不知道是怎样名贵的花才能有这样的香味。

夏青低头望着握着她的手,在心里轻叹了口气,他来封城是为了逃避应辟方,才答应了封轩的假成亲计划,可这样真的好吗?从方才看来,只怕她在封城,也不得安静啊。

封轩一进殿,就有婢女迎了出来:“恭迎少主,少主,膳食已经备好了。”

“太好了,还真饿了。”封轩拉着夏青坐了下来,将婢女盛过的饭放在她面前:“快吃吧,这些天你都没吃好,多吃些。”

夏青接过婉饭,看着殿内的婢女们目光都落在她身上,一个个眼里有着好奇,此时,封轩给他夹了些菜放碗里,她又看向他,见他朝她微微一笑,便吃起饭来。

夏青确实也饿了,便低头吃饭,但心里却寻思着是不是应该将实情跟封母说出来,正这时,封母与念嬷嬷走了进来,封母的神情已不像方才时那般轻松和惬意,相反,她紧绷着脸,只在看到封轩时目露慈爱,至于夏青,她是连看一眼也没有,只冷着脸坐到上头。

气氛一时僵硬了下来,直到封轩放下碗筷时,封母示意丫头收拾桌子,几个丫头开始收拾,另一个则丫头二话不说便拿过了夏青正在吃着的碗筷,可也在这时封轩突然冷望向那丫头,喝道:“你没看到青主子还在用膳呢?竟然对未来的少夫人这般无礼?”

未来的少夫人?那丫头自然是没想到夏青的身份会有这般重,她只是照夫人的眼色行事而已,但这会见到少主发怒,是吓的跪在了地上,就听得封轩道:“来人,拉下去杖打二十,重重的打,以儆效尤。”

“是。”立时,有二名侍卫走了进来拉丫头拉走,那丫头吓得连救命都无法喊出来。

殿内的其它丫头早已跪了一地,封母与念嬷嬷皆惊讶的看着这个她们养大的孩子,封母又看向一脸平静的夏青,越看越觉得闹心,却又不想对儿子发火,只得道:“轩儿,你怎能在母亲面前这般大声说话?再说,那些丫头毕竟是我的贴身丫头,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而要动母亲身边的人?”

“娘,我不是跟你说了,青是我心爱的女人,怎么会是外人呢?”

“父母之命,媒妁之方,那才是姻缘,你这种私订终身的,不算。”封母恼道。

“怎么能不算了?娘亲不是总教孩儿若真心喜欢上别人,就应该挡起男儿的责任,绝不可做出对不起那人的事来吗?”

封母瞪着这个儿子,这会着实恨极自己教他这些干什么:“那也找得找配得上你的人啊,你看看她,一看就知道不是大家闺秀出身。”

“娘,您平常不是教孩儿勿以贫贱而轻视他人,青的身份虽非贵胄,但她身上有很多儿子喜欢的地方,相信娘也会喜欢的。”封轩看着夏青,目光充满了骄傲。

“真是气死我了。”她会这么教他,怕的就是他的身份会让他的心偏离了正道,不想他变成纨绔子弟,可不想……封母舍不得对儿子动气,便怨恨的看向夏青:“你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未来的封城城主,岂是你这样的人能喜欢的?你若识相,便赶紧离开这里。”

夏青想了想说:“夫人,暂时夏青会住在这里一陈子。”

“你说什么?”

夏青又朝着封母福了一福:“叨扰了。”

“什么?”封母不可思议的看着夏青,那些大家闺秀哪些不是脸薄的,就这个女人脸皮厚得跟什么似的。

封轩眼角带笑,丝毫不介意自个母亲被气得脸色铁青,对着丫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收拾最好的厢房。”

“是。”丫头匆匆离开。

“轩儿?”封母是拿自己的儿子没辙,这世上,她谁都不在乎,只有儿子是她的心头肉,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捏在手里怕疼了。

“娘,我带青去熟悉下环境。”说着,封轩就拉着夏青离开。

“真是,真是气死我了。”封母气得一手拍打在桌上。

“夫人,小心,别伤着自己。”念嬷嬷赶紧检查封母拍桌子的手是不是受伤了:“您也别气了,不过,咱们有的是办法让那个夏青离开。”

“我现在就不想看到她。”

“少主也真是的,看上谁不行,非得看上一个丫头。”

“嬷嬷,你马上让阑珊来我这里住几天。”封母突然道:“再看看各家包衣弟子中有没有跟轩儿年纪差不多的,对了,就上次送去亚夫家的那些孩子送到这里来。”

“夫人的意思是?”

封母冷哼道:“以前是轩儿还小,不懂男女之事,如今他已然有了心仪的女子,自然也是开了窍了,那些人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段,都是佼佼者,不管怎么说,让他眼里不要总是那个女人就行了。”

“夫人有理,老奴马上去办。”

花城宫殿的环境是开阔的,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气质,不是别的能比得上的,或许是因为它是建在山上的原因,就算是在炎炎烈日,这里依旧清凉。

不过,夏青哭笑不得的看着封轩给她的封城地图,他说带她出来熟悉下环境,却是给了她一张封城的地图,可当夏青看清地图上所标的一些东西时,却笑不出来了,她虽不懂地图,但地上图那几个字却是认识,这个地图与其说是封城的全貌,不如说是封城的防戒图,暗道,兵马布置都一一俱全。

“你怎么能把这种地图给我看?”夏青看着封轩,他怎么连一点防备的心也没有呢?

封轩凭栏而立,俯看下整座封城,轻轻道:“如果有一天,我出了意外,你就可以照着地图上标出的暗道逃生。”

“你在胡说什么呢?”

封轩突然凑近她,突然放大的俊脸让夏青一时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就听得封轩说道:“就在方才,你心里是不是后悔了?想要把我们假装要成亲的事情都告诉我母亲。”

夏青后退了一步:“她毕竟是你母亲,欺骗她并不是好主意,如果你真的不想这么早成亲,大可以告诉她。”

“我喜欢你是真的,我只是以这样的一个借口让你来封城而已。”封轩耳朵微红:“虽然封城并不算是个好地方,但至少应辟方不会来这里,你可以安心住下。”说完,他便握过夏青的手道:“而且,大牛他们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你怎么知道大牛他们在哪里?”

封轩嘿嘿一笑:“你让大牛跟着封家军多多学习,我自然也会在他军队里安插我的眼线。”

夏青失笑,不过,这事她也早已是料到,罢了:“我会安心住在这里。”

“真的?”封轩脸上一喜。

夏青笑着点点头,她确实会安心住在这里,只有在这里,她才安全,而且她也等着那一天,等着这个少年坐在那把椅子的那一天,到时,不管她去哪儿,相信都不会再有人阻拦。至于这个少年所说的喜欢她,呵呵,不过也是一时的年少冲动而已。

她感动,却不会当真。

一个想要往上爬的人,能给她真心,能给她这短暂的温暖,已经够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她会记得他曾经对她的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