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难季夏楚穆全章节在线阅读

2020-02-12 21:14

《泥难》是佚名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要人物是季夏楚穆,喜欢这一类故事的书迷就来这里看泥难季夏楚穆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节选:楚穆盯着忙着喝豆浆的季夏,双眼放光,期待着她的回答。

泥难
推荐指数:★★★★★
>>《泥难》在线阅读>>

《泥难》精选章节

哟,在吃早饭呢,许阿姨。已经进门的楚穆先和许言红打了招呼。

是呀,小楚一起吃点吧。说着许言红便拿了副干净的碗筷来。

好嘞。楚穆见好就收,毫不客气,立刻在季夏身边的空位上坐下来。

找我什么事?季夏知道楚穆的心思,也丝毫不客气。

想问一下小季夏今天下午有没有时间,最近上了部不错的电影,一起去看呀?楚穆盯着忙着喝豆浆的季夏,双眼放光,期待着她的回答。

嗯季夏皱了皱眉,假装思考中与纠结的样子,然后干脆的回答到:看店,没时间。

店里有我们,老板放心去!阿文在老板姻缘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十分的积极性。

对!小徐看热闹不嫌事大。

夏夏,看电影放松放松也是可以的。许言红也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建议着。

你们季夏对自己的叛徒队友表示无语。

全票通过!那我回去准备了,下午三点我来接你!楚穆说完,不等季夏回答,便起身离开。

不是下午吗?怎么这么早?季夏疑惑的转过身,留给她的已是潇洒的背影。

因为还要一起吃晚饭呀。已经出了店门的楚穆大声的说着,生怕街坊邻居听不见的样子。只留下一脸无语的季夏,与三个暗自窃喜的叛徒。

楚穆是客栈隔壁乐器店的老板,两年前季夏在这儿开客栈的时候,楚穆就已经在这儿了。卖吉他,架子鼓和葫芦丝,季夏第一次发现这种奇怪的搭配的时候,确实憋不住想笑,但是楚穆严肃的表示,弘扬民族乐器一样重要。

没有客人的时候,楚穆自己弹吉他或者练架子鼓,当然,偶尔也会吹吹葫芦丝,他技术不赖,季夏经常跑去听,客栈吧台兼卖时令鲜榨果汁,楚穆便也经常借着买果汁的借口在饭点儿时候跑来客栈蹭吃蹭喝,一来二去也就熟络起来。

不过,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小子对她有坏心思的呢?季夏也不记得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明明比她要小四岁的楚穆开始肉肉麻麻的叫她小季夏,每天都会找时间在她面前晃一晃,说着网上新学的土味情话,问她想不想和他来一段旷世绝恋。

一般这个时候,季夏只会一脸冷漠的回他一个字:滚

楚穆表示很受伤,但是他自我修复迅速,在季夏这儿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楚穆离开后,季夏把枪口对准了两个叛徒。

你们俩!吃完赶紧干活去!

阿文和小徐深知此时的老板惹不得,赶紧收了自己的碗筷,逃之夭夭。

早饭后,阿文和小徐躲开季夏,收拾客房,季夏和姨妈在吧台洗杯子。

夏夏,我觉得小楚挺不错的,如果你喜欢的话,其实可以可以试试看。许言红其实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这句话,但是她还是觉得,季夏大了,或许应该考虑考虑了。

季夏其实早就看出来姨妈的心不在焉,知道她想什么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没停下擦杯子的手,笑着对许言红说:放心吧姨妈,如果合适的话,我会试试看的。其实季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合适,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接受一段正常的爱情,是否能接受恋人之间的亲昵,是否能真正放下那一段噩梦般的记忆。她只知道她不想让姨妈担心。

那今天好好打扮打扮!许言红欣慰的笑了笑。

姨妈,我还没决定要去呢。

去去去,人家小楚都定好了,可不能失约。

吃过午饭,姨妈,阿文和小徐就开始催着在吧台不慌不忙算着账的季夏回房打扮,季夏被催得头疼,乖乖上楼收拾自己。

脱掉宽大的体恤和蓝色牛仔裤,季夏换了一身酒红色的吊带裙子,白色勾花外套,套上黑色帆布鞋,优雅又充满活力,把高马尾放下来,戴上了很久没戴的珍珠耳环,对着镜子化了淡妆。一切准备就绪,季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用手在镜子上触摸自己的轮廓,一瞬间她觉得不真实,一切都不真实,这让她觉得很恐惧。

小季夏,你好了吗,我来啦。楚穆的声音适时响起。

季夏回过神来,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拿起包下楼。她能感觉到四双盯着她看的眼睛,毕竟她确实极少极少这样打扮,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尽量镇静。

夏夏,你,很好看。季夏径直走到楚穆面前,他眼神炽热,这让她有些不自在。

走吧。季夏不知道该说什么,尽量用往日的高冷模样对楚穆。

普通的爱情电影,剧情不算有趣,季夏还算认真的看着。但是某人明显心思在别处,不管是悄悄偷看,还是想借伸懒腰搂季夏的肩,都被季夏面不改色轻轻的一声:滚给吓了回去。

电影结束,楚穆带季夏去他订好的餐厅吃饭。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楚穆牵住了季夏的手,然后说:走吧。

那一刻季夏下意识的想挣脱,但那只手温柔,仿佛包裹她整个手掌,她有些恍惚,愣了愣,就那样任由着他牵住她的手。

餐厅环境不错,正对着海边,风景很好,认真起来的楚穆是个很细心且很懂得照顾的人,不过一聊起天来就暴露逗比性格,楚穆话很多,季夏适时调侃几句,整顿饭吃得很舒服。

快吃完的时候,坐在海边弹尤克里里的年轻人,开始弹起节奏欢快的曲子,他身边开始集聚越来越多的人,随着曲子跳舞。楚穆坐不住了,也拉着季夏参与进去。而季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楚穆牵引着胡乱舞动。

海风不断吹着,吹得他们发丝凌乱也无所顾忌,摇摆着身体,牵着手转圈,大声笑着。季夏确实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她看到楚穆的脸,很好看的酒窝,很可爱的凌乱头发和映照出她的脸的眼睛。

一曲结束,楚穆忽然紧紧抱住了她,他比她高出一大截,几乎把她完全圈在怀里。

季夏笑容凝固在脸上,整个人忽然僵住,只剩下窒息感,脑子里是女孩的尖叫哭泣,和那张可怕到扭曲的脸。

放过我,放过我。季夏下意识的呢喃着,仿佛用尽全身力气般挣开楚穆,跑着离开。

季夏?楚穆也被季夏的反应吓到了,她惊恐无措,仿佛一瞬间生气被抽离。

他不敢再次刺激她,乖巧的在她身后默默的跟着,送她回家。

一路无言,季夏一点一点自我安抚,整理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快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季夏并没有打算停留,低着头一路向前。

对不起。楚穆说得很轻很小声。

季夏停下了脚步,愣了愣说:没事,是我的问题。然后径直走进去。

季夏仍然低着头,没有和吧台边的阿文和小徐打招呼,直接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本想询问战况如何的吃瓜群众们,见势也闭紧了嘴。

推荐阅读: